|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2034章 柳哥出手

第2034章 柳哥出手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6-07-01 01:29  字數:3319

周大丹講完之後,現場立刻響起了一陣熱烈的掌聲,很顯然,大家都對周大丹如此直白的演講風格十分喜歡。

畢竟在場眾人全都是周大丹畢竟信得過的人。大家彼此之間的利益都是相互交織的,話說得直白一些也無所謂。

掌聲漸漸落下,周大丹正準備繼續往下說的時候,啪啪啪的掌聲突兀響起,這掌聲在原本已經漸漸趨於平靜的宴會大廳內頓時顯得比較突出。

眾人紛紛順著掌聲之處望去,發現此人正坐在宴會廳的一角低著頭大力的鼓掌,很多人不由自主的皺了一下眉頭。

這是一個很多人看上第一眼都感覺到陌生的男人,大部分都可以肯定,這個男人根本不是他們這個小圈子裡的人。

他是怎麼進來的?他是啥時候進來的?很多人的臉上都帶著滿臉的疑惑。

「你是誰?誰讓你進來的?」市人防辦副主任董曉峰陰沉著臉問道?

柳擎宇這時才緩緩抬起頭來,臉上帶著一絲淡淡的笑容說道:「沒有人讓我進來,是我一不小心誤入進來的,不過真沒有想到,今天聽到了周大丹同志這麼精彩絕倫的講話,真是讓我柳擎宇大開眼界啊,大開眼界!」

「柳擎宇!」當這三個字突兀的出現在眾人耳中的時候,已經有些人認出了柳擎宇的真實身份,看向柳擎宇的眼神開始收縮起來,有些人甚至已經開始找犄角旮旯的躲藏起來,他們已經嗅探到了空氣中瀰漫著的一縷危機。

「柳……柳書記,你……你怎麼來了。」周大丹看著柳擎宇,眼睛裡寫滿了震驚和焦慮,說話的時候因為高度恐懼,聲音有些哆嗦。

柳擎宇淡淡一笑:「周大丹同志啊,你剛才的這番話當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我真的沒有想到,你們市人防辦修建這麼一座門樓竟然還有著這麼多的名堂和好處,更沒有想到,修建這座城樓的過程中你還找了大師來幫你看看風水不知道你所說的大師是哪位啊?能不能給我介紹一下?」

周大丹立刻老臉通紅,支支吾吾的不敢回答。

柳擎宇的目光看向了身穿粗布麻衣的呂大師一眼,隨即又看向周大丹說道:「怎麼,周大丹同志,你不願意為我引薦一下吧?我可是聽說了,昨天晚上你們市人防辦內動作很大啊,在你們大院的後院還出現了一塊巨大的石頭,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那塊石頭應該屬於風水中的靠山石吧?據說你辦公室那邊也動作不小,是不是也擺放了室內靠山石之類的東西啊?」

聽柳擎宇說得這麼專業,周大丹心中就是一動,連忙說道:「柳書記,您既然想要認識呂大師,我自然願意為您介紹。」

一邊說著,周大丹一邊用手一指呂大師說道:「柳書記,這位就是我說的那位呂大師。呂大師,這位就是我們天都市市委書記柳擎宇。」

呂大師立刻雙手抱拳笑道:「柳書記,幸會幸會。」

呂大師並沒有選擇握手,而是選擇抱拳行禮,他想要用這種禮節來彰顯出自己的卓爾不群。

柳擎宇只是沖著呂大師微微一笑,問道:「呂大師,不知道你的名諱可以告知嗎?」

呂大師笑著點點頭:「我姓呂,道號天機。」

「哦,原來是呂天機大師。正好我有問題想要向你請教一下?」柳擎宇笑著說道。

「請教可不敢當,有啥事柳書記你儘管問,咱們之間可以交流探討一下。」呂天機是一個識時務之人,既然知道了柳擎宇的身份,他自然不敢造次。

柳擎宇點點頭:「我想請問呂大師,你認為周大丹的官運如何?」

呂大師立刻笑道:「還不錯,雖流年不利,但經過風水局運作,危機尚可化解。」

柳擎宇又問道:「呂大師,周大丹購買的那塊靠山石你賺了不少錢吧?」

大師頓時眉頭一皺:「柳擎宇,我不知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柳擎宇笑了笑:「呂大師,其實呢,東郊奇石廠的那位老闆和我們天都市市紀委的一名工作人員關係不錯,昨天晚上你和周大丹離開之後,市紀委的工作人員便得到了消息,經過和奇石廠的老闆溝通之後,得知在交易完成2個小時之後,他已經給你的銀行賬戶上打了200萬回扣,這筆錢賺的真是輕鬆寫意啊,你根本什麼都沒有做,只是在周大丹面前忽悠了一圈,200萬輕鬆到手,高人啊。」

呂大師立刻老臉通紅,冷哼一聲,卻不在說話。

周大丹看到呂天機大師的表情,便知道柳擎宇所說的是真的,心中雖然有些不舒服,但卻並沒有在意,他既然敢重用呂天機大師,就是因為在之前為他父母遷墳的問題上,他感覺到大師還是很有本事的,雖然貪財了一些,但只要真正能夠幫助他逆天改命,那對他來說也沒有什麼損失。反正他的錢也全都是別人行賄給他的,花起來根本不心疼。只要確保他自己的仕途之路步步高升,錢會越來越多的。

看到呂天機不說話,柳擎宇也就不再為難他,畢竟,他的級別和層次太低,根本不夠資格進入柳擎宇的法眼,柳擎宇剛才那番話只是用來告訴在場的所有人,這個所謂大師,表面上是大師,是神運算元甚至什麼老神仙,其實,他的本質就是神棍,他的最終目標還是為了賺錢。

蛇有蛇路,鼠有鼠道。每個人的行動不管表面上看起來多麼光鮮亮麗也好,骯髒無恥也罷,在他們行動的背後,肯定有著一個最終的**動機,不管是圖名也好,圖利也罷,最終都難逃名利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