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2030章 表裡不一

第2030章 表裡不一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6-06-29 03:56  字數:3265

雖然季建濤感覺到周大丹這次要倒霉,但是,既然周大丹已經投靠了自己,他還是給周大丹打了這個電話提醒他一下,讓他在柳擎宇到了之後,盡量有所表現。

周大丹能夠做到人防辦主任這個位置,政治智慧還是有的。在接到季建濤這個電話之後,他立刻意識到,自己之前一直躲避這些農民工的鴕鳥行動有些失策了。

尤其是在一名農民工已經跳樓死亡、柳擎宇馬上就要趕到現場的情況下,所以,周大丹立刻調整策略,立刻帶著市人防辦的主要黨組成員從辦公室內走了出來,他的手中拿著一個大喇叭,來到辦公大樓外面,對著那些被警方隔離在辦公大樓外人防辦大院內的農民工大聲說道:「各位農民工兄弟,我是市人防辦新上任不久的主任周大丹,對於大家之前所反映的拖欠你們工資的事情,我深表遺憾。

也許大家會問,為什麼我這麼長時間一直沒有出來和大家直接對話,甚至有人會認為是是害怕大家了,說我是膽小鬼不敢直接面對大家和問題。」

說道這裡,周大丹突然提高了聲調,大聲說道:「但是,我要告訴大家,我周大丹並不是一個膽小鬼,我周大丹小時候村裡人就給我起了一個外號叫周大膽,因為我從小膽子就大。」

說道這裡,周大丹再次調整了語氣,語氣中帶著幾分悲傷:「說實在的,各位農民工兄弟們,我周大丹從小就是從農村長大的,我對農民兄弟們的難處和苦處非常了解,所以,在我得知大家這麼多匯聚到我們市人防辦門前聚眾討要被拖欠的工資時,我心情非常沉重,也非常同情大家,所以,我第一時間就命令我們的財務部門對賬目和整個事情進行審核調查,直到剛剛財務部門才查清了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

但是非常遺憾的是,已經有一名農民工兄弟太過於心急而永遠的離開了我們,對此,我表示深深的歉意。」

說完,周大丹向著農民工深深的鞠了一躬。他的臉上更是明顯流露出農民的痛苦悲傷之色。表情拿捏得非常到位,其精湛的演技絕對趕得上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的表現。

其實,在他內心深處,對眼前的這些農民工充滿了強烈的鄙視,他一邊鞠躬,一邊心中暗暗的說道:「刁民們,你們受了老子這一拜,最好給老子我懂事一點,不要再鬧事了,否則的話等老子騰出手來,一定會收拾你們的,哼,想要從老子的手中拿走這筆工資,想的別想,因為那筆工資早已經從財務的賬目上消失了。」

周大丹鞠躬完畢,抬起頭來,繼續演說:「各位農民工兄弟們,對於你們的遭遇,我感覺到十分的同情,當然了,由於拖欠你們工資的事情發生在我上一任的領導身上,項目也是他在任的時候建設的,所以,對於你們被拖欠的工資如果現在讓我們市人防辦一下子就拿出來那麼多,這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可能大家不太清楚我們機關單位的資金是如何使用的,在這裡,我可以告訴大家,我們的每一筆資金都是有預算的,那一年甚至哪個月需要花費多少錢,這些都是提前就確定好的,所以,我可以十分肯定的告訴大家,要我們市人防辦一下子拿出這麼多錢來給大家發工資,這是根本不可能的。」

當周大丹說道這裡的時候,人群中已經有些開始小聲的討論起來。

同時,一個農民工突然大聲問道:「周主任,你到底想要說什麼,就直接說出來吧,不要再繞什麼彎子了,我們這些農民工已經被你們市人防辦忽悠了半年多將近一年了,我們不想聽你們到底在說些什麼,因為你們這些當官的話,都是滿口的官話,廢話,只是聽起來很好聽,冠冕堂皇而已,實際上沒有一句是有用的,我們現在就想要知道,你們市人防辦到底會不會歸還我們被你們拖欠了半年之久的工資,因為我們很多人的孩子都到了開學要交學費的時候了,而且有人家裡老人還重病住院呢,急需要這筆血汗錢來救命啊!」

說道這裡的時候,這個農民工淚水已經忍不住的流淌了下來,他聲音有些哽咽的說道:「周大丹,你知道嗎?就在距離你10多米遠的地方,我們的同事江志剛已經永遠的閉上了雙眼,他雖然是自己從你們人防辦樓頂上跳下來的,但是,他的死,完全是你們逼的!他是真的走投無路了啊!你知道嗎?他的父親去年去世的,而他的母親三個月前也因為患了重病住進了醫院,現在需要做手術來緩解病情,但是,做手術還差2萬多塊錢。

但是,他父親去年去世之前因為住院花費了家裡所有的積蓄,能借錢的親戚朋友他們也都借遍了,但是,還差2萬多塊錢沒有辦法住院做手術,而你們這欠了他整整3萬元的工資,但是你們卻一直拖欠著,而就在5天前,他的兒子也因為發生了交通事故,肇事司機逃逸,現在已經住進了醫院,每天都需要幾百塊錢的治療費用,而他,為了維持而且的治療費用,幾乎每天都要去地下血市去賣血啊!

而他的母親為了給孫子治療讓路,已經決定不再做手術了,但江志剛是一個孝順的兒子,他希望老媽能夠通過手術恢復健康,所以,我們這些農民工兄弟為了幫助他,也為了幫助我們自己,討回我們的血汗錢,所以這才逼不得已才過來聚眾討債的。

現在呢?江志剛死了!他的死,是你們逼的!是你們逼的啊!」

說這句話的時候,這個農民工眼睛裡流出來的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