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2002章 暗流涌動

第2002章 暗流涌動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6-06-13 02:21  字數:3357

整個上任儀式進行得非常順利,在這種重要的時候,各方自然都不會搞一些小動作,畢竟,現在大家的級別都已經足夠高了,再搞那些小動作已經沒有任何實際意義,只會讓人覺得小氣。

在參加完中午的上任午宴之後,王洪浩的事情算是結束了,不過由於柳擎宇除了是天都省省委常委之外,還有另外一個十分重要的職務——天都市市委書記,所以,柳擎宇下午還得前往天都市上任。

這一次送柳擎宇上任的是省委組織部部長潘成武。雖然一開始柳擎宇剛剛就任天都省反貪局局長的時候,潘成武對柳擎宇的態度是倨傲的,是居高臨下的,但是這一次,潘成武卻和之前完全變了樣子,看向柳擎宇的時候,就連眼皮子都在笑,只是他的笑容很假,在潘成武笑的時候,柳擎宇總是感覺到頭皮一陣陣發麻。

這一次和柳擎宇剛剛上任反貪局局長的時候不同,潘成武並沒有搞小動作來刁難柳擎宇,而天都市市委市政府方面,所有常委悉數到齊,眾人在市長季建濤的帶領下,在市委大院門口親自迎接潘成武、柳擎宇兩人。

潘成武親自為柳擎宇一一介紹了天都市所有市委常委們,柳擎宇一一記住了他們的名字。

見面之後,眾人來到市委大會議室,舉行正式的市委書記上任儀式。

在這次儀式上,柳擎宇和在省委舉行的儀式上保持著同樣的風格,低調、內斂,和柳擎宇剛剛到任反貪局的時候完全像是換了一個人一般。

隨後舉行的晚宴上,柳擎宇的表現也是中規中矩。

晚宴結束之後,眾人紛紛散去,市委秘書長鬍瑞麟走了過來:「柳書記,您的住處已經給您安排好了,就在距離市委最近的天方大酒店內,我派司機送您過去吧?」

「天方大酒店?」柳擎宇聞言眉毛挑了挑,笑著重複了一句。

「是的,就是天方大酒店,那裡距離市委比較近,上下班比較方面。之所以安排在那裡主要是因為由於這次人事調整比較倉促,現在王書記還沒有搬離市委大院一號院,所以,只能委屈您現在酒店裡住段時間,等王書記搬離一號院之後,我們市委辦公廳會在最快的時間內以最好的質量進行重新裝修之後,安排您住進去。」胡瑞麟滿臉恭敬的說道。

胡瑞麟是一個五十歲左右、臉龐白凈的男人,看起來十分溫和,說話的時候總是滿臉含笑。

然而,柳擎宇聽完胡瑞麟的話之後,卻並沒有答應對方,而是淡淡一笑說道:「酒店?我暫時就不去那裡住了,我在天都市已經買房子了,暫時先住在那裡吧,至於說市委一號院,啥時候王洪浩同志搬出去之後,你通知我就可以了,至於如何整理,我會安排人和你進行接洽的。我還有些別的事情,你就不用派車送了。」

說完,柳擎宇向外走去。

看著柳擎宇離去的背影,胡瑞麟的眉頭微微皺起,雙眼之中閃過兩道寒光。

恰在此時,柳擎宇突然轉過身阿里,胡瑞麟眼神中的寒光立刻一閃而逝,取而代之的是一臉溫和謙卑的笑容:「柳書記,您還有什麼指示?」

柳擎宇早已經把胡瑞麟臉上的表情和眼神看在眼中,不過他的表情依然平靜如水,笑著問道:「胡秘書長,你剛才說的那個天方大酒店是幾星級的啊?」

胡瑞麟連忙恭敬的說道:「是五星級的。」

柳擎宇點點頭,轉身離去。

只是在轉過身的那一剎那,柳擎宇的眼睛已經眯縫了起來,嘴角上露出一抹一般人難以覺察的不屑弧度。

剛剛上任的市委書記、安排去住五星級大酒店,這件事情一旦曝光出去,將會給自己帶來多大的麻煩?更何況,對於天方大酒店的來歷,柳擎宇可是清楚的,這天方大酒店和天福大酒店一樣,都是屬於天都市的一個大老闆賈立剛所有。

對於賈立剛的身份,在他擔任反貪局局長期間是有所了解的,孟歡也曾經向他反映過賈立剛的一些情況,知道這賈立剛很不簡單,他以黑道起家,初期只是做運輸、強拆等行業,後來不知道投靠了什麼關係,開始發跡,從拆遷變成房地產開發,現在已經是坐擁一個大型房地產開發集團、多家五星級酒店的民營企業家模範,天都市政協委員。

雖然胡瑞麟這個安排表面上是在為自己考慮,貌似想要讓自己住的好一點,實際上,這裡面卻是包藏禍心。

一旦自己住進了天方大酒店,那麼很有可能這件事情就會被有關人員泄露給媒體,而媒體經過炒作之後,那麼自己這個剛剛上任的市委書記立刻就會變成違反八項規定的典型人物,其中存在的政治風險是不言而喻的。

想明白這些事情,柳擎宇感覺到後脊背一陣陣發涼。

自己今天可是還沒有正式在天都市市委書記的位置上展開工作呢,針對自己的陷阱就已經開始一個接著一個的布設了,當真是步步殺機啊。

再聯想到之前不管是在省委迎接儀式上還是在市委迎接儀式上,天都省、市各方勢力表現出來的那種低調和平靜,柳擎宇便意識到,恐怕之前所有的舉動是對方有意而為之,目的就是為了讓自己降低警惕,從而在晚上這次酒店入住安排上中招。

可惜啊,他們這些人並不太了解柳擎宇,柳擎宇從來不是一個喜歡享受之人,也不是一個講究排場好面子的官員,他做事從來以簡單為主,對於吃住都比較隨意,而且他從內心深處就對享樂之風、奢靡之風十分排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