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1996章 求證

第1996章 求證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6-06-09 11:14  字數:3364

「什麼?不讓我離開?潘劍,你以為你是誰啊,你以為你們反貪局是什麼單位啊?你知道我到底是什麼身份嗎?我盧東波可是堂堂的政法委副書記,你們有什麼資格禁止我離開?立刻放我離開,否則的話,我會讓你丟官罷職!」盧東波充滿憤怒的盯著潘劍說道。

潘劍沉默以對。

這時,監控室的房門一開,柳擎宇邁步從外面走了進來,臉上帶著淡淡的冷笑說道:「盧書記,你真是好大的威風啊,怎麼,要我的手下丟官罷職,你憑的是什麼啊?難道僅僅是因為你是政法委副書記嗎?你這算不算是威脅呢?」

盧東波看到柳擎宇進來,眼神狠狠的收縮起來,冷冷的說道:「柳擎宇,你們到底是什麼意思?憑什麼不讓我離開?憑什麼不把我的手機還給我?」

柳擎宇冷冷的說道:「盧東波同志,我不知道在高明遠同志派你到我們反貪局來進行監督職權,有沒有向你交代一些事情,但是,我們反貪局這邊卻接到了省委下發的一份關於這次監督的具體文件。」

說著,柳擎宇把文件輕輕放在桌面上,推向盧東波說道:「盧東波同志,麻煩你看看這份文件,文件上說得非常清楚,這一次,你是以監督員的身份前來全程監督我們這次的訊問過程的。我們在訊問過程中的一切舉動你都有權也可以進行監督,但是,這份文件上也明確寫明,在整個案件沒有審查清楚之前,在我們正式封閉卷宗移交給法院之前,你這個監督員是要聽從我們反貪局這邊的安排的。

當然了,我們負責審訊的人員,也必須要24小時和你在一起,既方便你來監督我們,也為了防止我們訊問過程和內容提前泄露出去,這是為了保密的需要。盧東波同志,你先看看文件吧,如果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可以問我。畢竟,從現在開始,我們24小時都要呆在一起了,大家之間最好還是多一份信任比較好。」

「什麼?24小時呆在一起?柳擎宇,你們這種行為是軟禁!軟禁懂不懂!我要向省委告你們!」盧東波充滿憤怒的拍著桌子大聲說道。

「向省委告我們?可以啊!潘劍,把省委曾書記的電話號碼撥通了,交給他!盧東波,你到底告還是不告?」

柳擎宇話落下,潘劍接過柳擎宇的手機,調出了曾書記的電話號碼,直接撥打,在電話還沒有撥通之前,潘劍把手機遞給了盧東波。

盧東波剛才只是在威脅柳擎宇,卻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跟他玩真的,直接撥通了省委曾書記的電話。

其實,盧東波是想要找機會用電話向趙棟材或者高明遠進行告狀的,如此一來,他就可以把一些事情通過語氣等手段暗示給高明遠等人。

但是,卻沒有想到,柳擎宇玩了這麼一手,如此一來,他就騎虎難下了。

電話響了兩聲之後,便接通了,曾國海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柳擎宇,什麼事情?」

說話的時候,曾國海的語氣顯得十分和藹。

盧東波聽完之後,臉色變了變,此刻,他突然感覺到手中的這個手機有些燙手。他想要跟曾國海說話,但是話到嘴邊,卻咽了回去,他心虛了,無奈之下,把手機又遞還給了柳擎宇。

柳擎宇接過手機,直接打開免提,說道:「曾書記,現在我在反貪局監控室內,省政法委過來的盧東波同志就站在我的身邊,他剛剛通過監控看完我和李坦平等同志對侯玉強的訊問過程,現在,侯玉強已經初步交代了他通過博望大廈項目,通過和蔡偉超內外勾結,狼狽為奸,通過一系列的金融操作手段將國資委旗下博望投資集團100多個億轉移到了國外,他在供述中說,這100多個億全都是在他的名下,但是銀行賬戶和密碼等東西全都忘了。

在我們審訊完之後,盧東波同志想要回去,被我給阻止了。我記得省委下發的關於本次監督的的文件中明確指出,監督人員到了我們反貪局之後,不能擅自干預我們的訊問過程,在保證可以全程監督本次訊問過程的情況下,聽從我們的安排。在訊問過程沒有結束之前,不得擅自離開。

然而,盧東波同志卻要去現在就離開,然而,我們的訊問過程並沒有結束,所以,我們雙方僵持不下,盧東波同志表示要向省委控告我。現在,請曾書記為我們雙方進行仲裁。」

說完,柳擎宇看向盧東波說道:「盧東波同志,你有什麼想法現在可以向曾書記表達了。」

見事情被逼到這個份上,盧東波只能控訴道:「曾書記,我認為,柳擎宇他們的行為是在限制我的自由,這是違法違規的。」

曾國海聞言,只是淡淡的問道:「盧東波同志,你在前去反貪局監督之前,高明遠有沒有告訴你有過這次監督任務的特殊性?」

盧東波猶豫了一下,盤算著自己到底應該如何回答,如果回答高明遠告訴過自己,那麼自己現在的行為就是無理取鬧,但如果說沒有告訴自己,那麼就是高明遠傳達意思不到位,那麼曾國海就會訓斥高明遠,那麼自己回頭還是會被高明遠訓斥。

猶豫了一下,他緩緩說道:「高書記倒是跟我提到了一些,說是讓我過來監督的時候,必須要本著認真負責的態度來進行監督。」

這是一個模稜兩可的回答。也是典型的官話,說了和沒有說沒有什麼本質的區別,但是這種回答卻緩解了他不能直接回答曾國海問題的尷尬,算是一個無奈之舉。

曾國海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