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1975章 出人意料

第1975章 出人意料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6-05-27 11:01  字數:3531

?

曾國海雖然知道孟歡,但是孟歡直接越級向他彙報工作是不符合規定的,更何況現在還有一個趙棟材在身邊。

不過孟歡提到關於曹淑慧被綁架之事,曾國海就不能熟視無睹了,他沉聲說道:「你說吧。」

趙棟材坐在旁邊,眉頭緊皺,臉色有些難看,趙棟材自然清楚,孟歡是柳擎宇那邊的人。

孟歡此刻已經被侯玉強給氣得火氣狂冒,在向曾國海彙報的時候,沒有一絲一毫的隱瞞,直接把綁架之後發生的所有事情全都一五一十沒有絲毫加工的詳細的闡述了一遍,包括他分析推斷認為侯玉強很有可能是市政府秘書長下達指示的幕後推手,還指出,針對曹淑慧的綁架案是一起內外勾結早有預謀的事情。

聽完孟歡的彙報之後,曾國海的臉色變得異常難看,他沉默了一會兒,緩緩說道:「好,這件事情我會讓王洪浩親自去處理,確保你們天都市公安局有足夠的力量能夠投入到這次的人質綁架事件中去,至於說綁架案過程中的所有參與者,都將會得到最為嚴厲的懲罰,尤其是市局內部的人,不管是誰,只要查出來參與其中,嚴懲不貸。」

掛斷電話之後,曾國海並沒有立刻給王洪浩打電話,而是直接看向趙棟材,冷冷的說道:「趙棟材,我看這件事情不用商量了,你先去解決一下天都市的內部問題吧,我希望你能夠儘快查出來,天都市到底是誰在背後使絆子,讓市局那邊無法全力去破案。」

趙棟材的臉色陰晴不定,他沒有想到,侯玉強竟然出這種昏招,這絕對是昏招,竟然惡意破壞市公安局的查案行動,你丫的腦袋被驢給踢了吧。曹淑慧是誰你不知道可以理解,但對方好歹是柳擎宇的妻子啊,你就算對柳擎宇心存不滿,也不能做出這種完全不符合官場規則的行為啊。

其實,平時的時候,侯玉強還是挺精明的,否則的話,他根本不可能走到如今這個位置。但是這一次,由於柳擎宇對他調查的力度太大,步步緊逼,讓他心情極度不爽,壓力巨大,再加上經過之前一連串事件後,他深深的意識到,大師找替罪羊以及滅口的做法雖然有些卑鄙無恥,但是,卻不失為一種很有效的能夠達到目標的做法。

所以,在暗示秘書長採取這種做法之前,他就已經清楚的考慮到了這樣做的後果,他甚至和秘書長都提前告知了此行的危險,但同時他也向秘書長承諾,只要能夠度過這次危機,他會建議提拔秘書長到副市長的位置上,當然了,如果要是失手的話,秘書長也得自己扛下來。

秘書長當時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同意了。因為秘書長非常清楚,他和侯玉強早就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如果侯玉強一旦被反貪局拿下,那麼自己也跑不了。

所以,現在秘書長只能充當擋箭牌。他沒有任何選擇,這就是小人物的悲哀。

趙棟材離開了曾國海辦公室之後,回到自己辦公室,二話不說,立刻拿出手機撥通了侯玉強的電話:「侯玉強,你腦袋是不是被驢給踢了啊,你怎麼能派人去阻礙天都市公安局去辦理曹淑慧被綁架一案呢?」

侯玉強被趙棟材沒頭沒腦的罵了一句,當時腦門上就見汗了,連忙說道:「趙省長,這事情……這事情不是我乾的。」

「不是你乾的?是秘書長乾的是嗎?別人不清楚你們兩人的關係,我還不清楚嗎?沒有你的授意,他那個人敢這樣去做嗎?怎麼,跟我你還打算隱瞞真相嗎?」

「不敢不敢,趙省長,這事情,的確是我授意的,不過我已經準備好後手了,我的想法是……」

還沒有等侯玉強說完呢,趙棟材便憤怒的吼道:「侯玉強,我不管你到底有什麼想法,但是你給我弄明白一點,我們是官員,我們是國家幹部,在平時鬥爭較量的時候,在規則允許的範圍之內,你可以玩弄一些陰謀詭計,這沒有任何問題,甚至我還會給你以支持,但是,你必須要清楚的認識一點,那就是你國家幹部的身份,身為國家幹部,做事情必須要遵守規則,尤其是那些涉及到大是大非的規則,必須要嚴格遵守。

是,你的確可以讓秘書長當你的替死鬼,但是你有沒有想過,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這事情幕後是你在操控,就算你能夠躲過這次危機,你認為你還有機會躲過下次危機嗎?更何況,在干某些事情之前,你為什麼不好好的調研一下相關的背景呢?

曹淑慧是什麼人你知道嗎?你惹得起嗎?柳浩天和柳香薇是什麼人?是,你知道他們是柳擎宇的兒子和女兒,但是你可知道,他們還有其他的身份,隨隨便便哪個身份都不是你能夠惹的起的,你在這種事情上使絆子,簡直是自尋死路。」

說到這裡,趙棟材直接命令道:「侯玉強,你要是不想我親自來處理你的話,從現在開始,立刻由你親自挂帥,集合天都市所有能夠動用的力量,盡你能夠做到的最大努力,想辦法把柳擎宇的妻子和兒女給救出來,也許這樣,你還能夠有一絲一毫的緩解餘地。否則的話,如果柳擎宇的妻子和兒子、女兒出現生命危急,不用等反貪局出手,我第一個就先拿你開刀。」

說話的時候,趙棟材語氣中殺氣瀰漫,嚇得侯玉強渾身哆嗦。

對於趙省長的做事風格他是清楚的,雖然平時的趙省長看起來溫文爾雅,做事情不疾不徐,但是,一旦真正到了該出手的時候,趙省長從不手軟。

以前的時候,如果自己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