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1970章 簡訊威脅

第1970章 簡訊威脅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6-05-25 01:58  字數:3462

?下一頁

「什麼?都被反貪局叫去喊話了?你怎麼不早點通知我?」接到這個消息,蔡偉超的臉色一下子就陰沉了起來,原本淡定、輕鬆的心情一下子就變得異常難看起來:「都有誰被反貪局那邊喊過去進行訊問了?」

「現在確定的人包括蘇慶陽妻子和兒子、趙曉麗、牛凡根以及之前咱們前去參加那次秘密會議的所有人員。」辦公室主任的臉色也十分難看。

蔡偉超的臉色一下子就蒼白起來,雙手顫巍巍的摸出一根煙來點燃,使勁的抽了幾口,一股濃烈的煙味進入肺部,狠狠呼出,輕輕閉上眼睛,沉吟半晌,蔡偉超這才緩緩說道:「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

辦公室主任苦笑著說道:「蔡主任,我也剛剛接到的消息,現在,有些人已經訊問過後被放回來了,還有一些人現在正在訊問中。」

蔡偉超沉默著在辦公室內走了兩步,慘笑著說道:「媽的,我被柳擎宇給坑了。」

「坑了?怎麼回事?」辦公室主任滿臉震驚問道。

蔡偉超慘笑道:「當初得知蘇慶陽被抓的消息後,我太心急了,所以立刻展開善後處理,雖然我的想法是好的,但是現在想來,蘇慶陽被逮捕應該只是反貪局柳擎宇設計好的一個圈套而已,否則的話,反貪局在逮捕蘇慶陽的時候為什麼會容忍他往外撥打電話呢,那樣的話太不合理了。現在想來,從那個時候,柳擎宇便開始設計圈套了。」

說道此處,蔡偉超聲音中多了幾分蕭索之意:「真沒有想到,柳擎宇年紀不大,心機竟然如此深沉,竟然從我的性格出發來設計這個陷阱,這跟頭栽得不冤啊。」

「主任,那我們今後怎麼辦?」辦公室主任問道。

蔡偉超嘴角上露出一絲冷笑說道:「沒事,天塌不下來的,柳擎宇再有心機,又能如何,在利益面前,他的心機沒有任何用處,我相信,那些被叫過去訊問的人只要不是傻得腦袋秀逗了,肯定不會說出柳擎宇想要聽到的內容的。」

對於自己做思想工作的能力,蔡偉超還是有著相當的自信的。看到蔡偉超滿臉淡定之色,辦公室主任終於心中安定了很多,小心翼翼的離開了。

辦公室主任離開之後,蔡偉超的表情卻是完全變了。剛才不過是他的偽裝而已,在下屬面前,他必須要表現出鎮定自若的神態,但此時此刻,只有他心中清楚,自己的形式已經岌岌可危了。

雖然他對自己之前串聯的那些人有信心,但是,對於反貪局那邊的心理戰能力他也有所耳聞,馮正泰,可是孫清成的鐵杆盟友啊,其忠心程度毋庸置疑,但是結果怎麼樣,最好還不是該交代的都交代了?這說明什麼?這說明反貪局那邊的心理戰水平相當之高。

此刻,反貪局內。

柳擎宇正在組織所有專案組成員開會。

「各位同志們,現在,所有和蔡偉超相關的人我們都已經確定了,並且帶到了反貪局進行了第一輪的訊問,大家現在有什麼收穫和想法沒有?」柳擎宇笑著問道。

「柳檢,我先說一下吧。」第一個發言的是李坦平。

柳擎宇輕輕點頭。

在柳擎宇開會的時候,大家有一個習慣,那就是想說就說,不用考慮什麼級別和先後順序,這是柳擎宇在剛開始上任的時候就提前宣布的,他這樣做的目的非常簡單,第一就是在開會的時候首先去官僚化,第二就是要讓敢說想說有想法的人能夠充分表達自己的意見。

李坦平接著說道:「通過這第一輪的訊問,我發現,幾乎所有人在接受訊問的時候,幾乎立場都出奇的一致,那就是對於蔡偉超的事情不太了解,和蔡偉超之間的關係十分簡單,再結合之前這些人都分別和蔡偉超見過面,所以現在可以肯定,蔡偉超之前見他們的目的就是為了串供,給這些人以信心。」

柳擎宇笑道:「這個不難理解,關鍵是,你有沒有什麼辦法來破局呢?」

李坦平點點頭:「我認為,在經過第一輪的訊問之後,我們已經掌握了眾人的心態,那麼下一階段,我們要做的就是儘快選擇一兩個比較好的突破口。」

「選擇誰?」柳擎宇步步緊逼。

「我認為,蔡偉超的情人趙曉麗應該是一個不錯的選擇,首先她人比較年輕,社會閱歷比較淺,但是呢,身為蔡偉超的情婦,她肯定知道不少蔡偉超的秘密,所以,這是一個不錯的突破口,至於第二個突破口,我認為應該選擇蘇慶陽的妻子,因為她跟著蘇慶陽身邊多年,肯定對蘇慶陽和蔡偉超之間的關聯十分清楚。而且他也是女人,相對來說,心理防線比較容易攻破。」

李坦平對自己的看法十分有信心。

柳擎宇笑了笑,並沒有立刻回答,而是笑著看向其他人問道:「大家對於李坦平的提議有什麼看法沒有?」

「我不認同李坦平的意見。」這次站出來的人是沐小四。

眾人一愣,紛紛看向沐小四。對於李坦平的意見,大部分人還是比較認同的。

柳擎宇向著沐小四點點頭,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沐小四也不客氣,直接說道:「雖然趙曉麗和蘇慶陽妻子是女人,表面上看起來容易突破,但是我們卻不能忽略一個事實,那就是雖然他們是女人,但是他們卻都是和蔡偉超、蘇慶陽有著利益關係、親人關係的人,她們身為女人,為了保護自己的利益、保護自己的親人,在特定情況下,是可以爆發出強烈的抵抗意識到,所以,我認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