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1962章 突然出現

第1962章 突然出現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6-05-20 02:22  字數:3276

一時之間,原本那些柳擎宇在任之時和偵查一處、偵查二處眾人關係走得很近的、沒事就喜歡到這兩個處室轉悠轉悠的各個處室的人全都不見了蹤影,偵查一處和偵查二處的辦公室門前門可羅雀,相反的,那些和朱小勇關係比較近的、朱小勇分管的辦公室內人頭攢動,前來過來攀交情、打探消息的人絡繹不絕。

大家都是明白人,一眼就能夠看得出來,胡益華被派出去學習絕對是天都省高層有人故意為之,其目的應該是為朱小勇騰地方,畢竟,傳聞說朱小勇將會接替胡益華的位置早就已經沸沸揚揚的了,在柳擎宇沒有來之前,朱小勇也一直以後背檢察長而自居,只是因為柳擎宇到來之後,胡益華的態度才變得強硬起來,這也導致朱小勇在檢察院內部備受打壓。

然而,隨著胡益華被派出去學習,柳擎宇又生死未卜,朱小勇在檢察院內可謂一家獨大,這個時候,正是他可以放手施為的時候,只要他這次人事調整完畢,就算是胡益華學習歸來,一切都已經塵埃落定,到那個時候,就算是胡益華想要再次恢復柳擎宇時期的人事格局,恐怕難比登天。

畢竟,沒有了柳擎宇的強力支持,胡益華要想和背景深厚的朱小勇掰手腕基本上很是費解,贏的幾率並不大。

可以說,朱小勇這次行動佔據了天時地利外加人和。

因為在郭城銘這件事情上,很多人並不希望看到郭城銘之事被炒作得沸沸揚揚的,並不希望郭城銘之事被曝光出來,更不希望因為此事,導致天都省被迫站在外加爭端的第一線。

所以直到此時,郭城銘之事並沒有曝光,所有關於此事的消息全都被有關部門強行把這些消息給按了下來,各路媒體也對此事保持著沉默。

此時此刻,就在天都省檢察院內部人心惶惶的時候,朱小勇直接撥通了胡益華的電話:「胡檢,我是朱小勇啊。」

此刻,胡益華已經處在乘車趕往燕京市的路上,接到胡益華的電話,他語氣平淡:「朱檢,有事嗎?」

朱小勇笑著說道:「胡檢,您看啊,您現在去燕京市學習了,而反貪局的工作又是我們檢察院工作中分量比較重的一塊,本來這個事情是由柳擎宇同志分管的,但是現在柳擎宇同志被送往天涯省就醫去了,反貪的工作就暫時停滯了,為了確保反貪工作能夠正常進行下去,我看反貪工作還是需要重新制定一個人來抓起來啊。」

朱小勇話說道這裡,並沒有在繼續說下去,而是想要聽聽胡益華的態度,他這是在試探胡益華。

然而,胡益華讓朱小勇失望了,朱小勇並沒有按照朱小勇的希望,表示同意,更沒有說讓朱小勇繼續抓此事,他只是沉默。

看到這種情況,朱小勇臉色一沉,直接厚著臉皮說道:「胡檢,我以前就是分管反貪局的,對反貪工作十分熟悉,所以,我看您不在檢察院的這些日子,就暫時由我來主抓反貪局的工作好了,我相信,我一定不會辜負您的期望的。」

在朱小勇看來,自己都毛遂自薦了,就算胡益華再怎麼對自己不滿,也應該不會再反駁自己了。畢竟,他都暫時離開天都省了。自己之所以這樣做只是跟他通個氣而已。

然而,讓朱小勇沒有想到的是,胡益華聞言直接冷冷的回應道:「這個事情我不同意,只要上級有關部門一天不把撤銷柳擎宇檢察院副檢察長和反貪局局長的文件下發下來,他柳擎宇就是他原來的位置,沒有任何人能夠替代他,朱小勇,我知道你到底打的什麼算盤,但是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你的如意算盤絕對不會得逞的。」

說完,胡益華直接掛斷了電話,嘴角上還露出了一絲不屑的冷笑。

對於朱小勇的如意算盤,胡益華早就看得清清楚楚了。

聽到電話里傳來嘟嘟嘟的忙音,朱小勇氣得臉色鐵青,狠狠一摔電話怒聲罵道:「胡益華,你這個老不死的,竟然都已經離開了還想要對我表示不滿,我還就不信了,你現在遠在燕京市,對天都省的局勢已經鞭長莫及,沒有你在檢察院里,我朱小勇就是事實上的一把手,我想怎麼做就怎麼做。」

說完,朱小勇直接起身來到窗邊,點燃一根煙狠狠的吸了幾口,目光望向窗外大院內進進出出的人群,一種豪氣油然而生,從現在開始,我就是天都省檢察院事實上的一把手了,院里的人事大權、財政大權暫時由我全權負責,這種站在人生巔峰的感覺真是好啊。

這一刻,朱小勇志得意滿,這一刻,朱小勇滿懷壯志,這一刻,朱小勇滿眼的權力和慾望。對於下午的全體會議,他勢在必得,他相信,這個時候,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止自己將檢察院的人事架構重新調整,他要趁著胡益華不在的這段時間,充分將自己的人安插在各個關鍵的位置,他要保證等胡益華回來之後,他對整個檢察院的掌控徹底衰落到最低點。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然而,對胡益華來說卻是度日如年,他現在所過的每一份每一秒都感覺太慢了,他真的希望馬上就到下午3點,到那個時候,他要直接宣布新的人事調整計劃,他要大刀闊斧的施展自己的計劃。

在朱小勇痛苦的煎熬中,時間終於流逝而去,下午2點55分,朱小勇便提前來到了大會議室內,坐在主席台上,坐在原本屬於胡益華的主持席位上,以一種居高臨下俯視眾生的姿態望著台下的那些人。這一刻,他突然產生了一種心理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