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1954章 放他回去

第1954章 放他回去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6-05-16 02:23  字數:3517

黃子林心中發慌,臉上卻還不敢表現出來,只能勉強抑制住內心的惶恐,勉強擠出一絲笑臉說道:「王處長,你說得沒錯,如果有誰真要是這樣做的話,的的確確是違法行為。」

王健笑著點點頭,不慌不忙的說道:「黃子林,你做過這種事情嗎?」

黃子林連忙梗著脖子說道:「當然沒有,我可是國家官員,對於法律我比誰研究的都清楚,我雖然愛好收藏,卻只會用自己的工資去搜集自己喜歡的東西,絕對不可能會通過行賄受賄的方式去搜集的。」

雖然心中這樣說,但黃子林眼神中慌亂的神情更濃了。當然,他掩飾得很好。

他的心臟在砰砰砰劇烈的跳動著。

王健見狀,感覺到火候差不多了,立刻突然說道:「黃子林,我相信你說的是真的。」

黃子林頓時一愣,隨後心中暗喜:「我還以為這個王健多厲害呢,原來啊,只是一個大草包,三言兩語就被老子給忽悠過去了。」

這一緊張一放鬆兩種狀態交織之下,黃子林內心的警戒之心放低了很多。

就在這個時候,王健突然快速大聲問道:「黃子林,你是什麼時候逼著段風雲去幹掉柳擎宇?」

「是幾天之……」黃子林本來想要說是幾天之前的,但是剛剛說了幾個字,他就意識到情況有些不對勁,這才意識到,原來,王健在這裡給自己設下了一個圈套,想要套自己的話,他連忙改口說道:「王處長,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也是幾天之前才知道柳擎宇出事的,但是這事情跟我沒有任何關係。」

黃子林反應還是相當機敏的,在經歷了最初的突然襲擊之後,很快便站穩了陣腳,並且很快通過言辭彌補了之前在話語之中的漏洞。

然而,他卻不知道,在王健這種老反貪工作人員的眼中,他剛才的反應基本上已經透露出了太多的信息。

王健現在基本可以斷定,之前的段風雲的的確確沒有撒謊,他肯定是受到這個黃子林的逼迫才去找人幹掉柳擎宇的。

王健臉上露出一絲冷笑,目光盯著黃子林突然說道:「黃子林,難道到現在你還想要再繼續否認嗎?要不要我把剛才那段視頻監控錄像再重新播放一下,讓你看看你自己剛才是怎麼說的?你的表情是什麼?」

黃子林很是堅決的說道:「重放就重放啊,那事情不是我做的,我肯定不會承認的,再說了,人家段風雲可是武平市副市長,他怎麼可能會被我威脅呢,王處長,就算是你想要誣衊別人的話,也得找個合適的理由啊。」

「段風雲和趙婉蓉的事情你敢說你不知道?」王健突然問道。

「我的確聽說過一些,不過這事情很多人也都知道啊,在整個武平市都算不得什麼秘密。」黃子林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心中轉了好幾個圈,本來他想要回答說不知道的,但是又感覺到那樣回答可能會陷入王健的陷阱之中,因為他此刻已經意識到,這個王健十分厲害,話語之中總是潛藏著不少陷阱,所以他決定謹慎行事,不給對方留下一絲一毫借題發揮的機會。

聽黃子林這樣說,王健嘆息著搖搖頭說道:「黃子林,如此看來,你還是不肯承認啊,這樣吧,我先給你講解一下我們反貪局的各項政策吧。」

說著,王健不耐其煩的向黃子林宣傳起反貪局的各項政策。

自始至終,柳擎宇都坐在隔壁的房間內通過電腦屏幕觀看著這個房間內的所有訊問過程。

看到王健詢問到這裡,柳擎宇的嘴角上露出了一絲微笑,他已經注意到,王健的行事風格和李坦平、沐小四等人完全不同,他們很多人往往都是一上來先向被訊問對象闡述各種政策,然而,王健卻並不是這樣,他這次是先把對方問到了窮途末路之後,然後在宣講各種政策,這兩種方式雖然時機不一樣,但是效果卻殊途同歸,柳擎宇相信,在王健這種政策宣傳之下,黃子林心理崩潰的時間應該不遠了。

政策宣傳,王健整整花了一個小時的時間,掰開了,揉碎了、不厭我煩的進行講解,從各種角度、舉出各種案例來進行講解。不管黃子林接受還是不接受,他都聽到了所有的事情。心中對各種政策有了一個全面的清晰的認識,而他的心理在這個時候,也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而就在這個時候,王健突然笑著說道:「黃子林,現在你是否願意交代所有的事情?」

黃子林依然十分頑強的抵抗著:「王處長,我不知道你這到底是什麼意思?我根本沒有做的事情,我怎麼可能承認呢。」

「哦?是嗎?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這樣吧,你先聽聽這幾段錄音吧,這些內容是段風雲親自向我們交代的。」說著,王健拿出一隻u盤,插在電腦上,播放起了段風雲交代內容的錄音,當然了,柳擎宇訊問的問題已經被剪輯掉了,這個時候,柳擎宇的存在肯定是不能讓黃子林知道的。

只是聽了幾句話之後,一直表情平靜的黃子林終於再也無法保持平靜的了,他的腦門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他千算萬算,沒有算到反貪局方面竟然提前攻下了段風雲,不過讓他感覺到十分意外的是,他並沒有聽到任何段風雲被反貪局逮捕的消息,按理說,如果段風雲都已經交代了這麼多內容,其罪行怎麼著也夠得上犯罪了,被逮捕是很正常的,但是為什麼卻偏偏自己沒有聽到這個消息呢?

心中帶著疑惑,帶著不安,聽完了所有錄音的內容,黃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