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1938章 小長假的算計

第1938章 小長假的算計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6-05-06 00:44  字數:3408

侯玉強聽完大師的分析,臉色有些蒼白。

他不是沒有把柳擎宇往深里去想,甚至把柳擎宇當成自己最強勁的對手去對待,但是,聽完大師的分析之後,侯玉強卻有一種感覺,自己好像還是輕視了柳擎宇。按照大師的分析,柳擎宇現在所表現出來的手段和城府,比起曾國海、趙棟材這種級別的老狐狸不逞多讓。

柳擎宇有這麼厲害嗎?侯玉強對此還是心存懷疑的。

畢竟,自己也是五十多歲的人了,而柳擎宇不過才是一個三十歲剛剛出頭的年輕人,他進入官場的時間還沒有自己一半長。他怎麼可能這麼厲害呢?

似乎看出了侯玉強的懷疑,大師淡淡的說道:「侯玉強,最近這段時間,你和王洪浩那邊最好什麼動作都不要做,只是默默的看著就可以了,我懷疑,柳擎宇接下來肯定會還有新的動作,他下一步的動作才是決定柳擎宇接下來真正要做什麼事情的關鍵所在,所以,這個時候,你們的破綻越少越好。

侯玉強輕輕點點頭。大師揮了揮手說道:「好了,你先回去吧,柳擎宇那邊有什麼事情及時跟通個電話就可以了,就不用過來了。現在我們戰隊正在打天階聯賽,我基本上每天都有比賽任務。」

說完,大師轉過身去,繼續盯著電腦屏幕開始玩起遊戲來。

與此同時,在柳擎宇辦公室內,眾人對於貪官不容易還是好官不容易的話題討論依然在繼續著。

沐小四說道:「柳檢,我感覺那些貪官也挺可憐的。」

柳擎宇微微一笑:「哦?可憐?怎麼個可憐法?」

沐小四道:「在我看過的那篇文章中,那位貪官說,雖然他們貪官有了錢,但他們上面有紀檢和反貪,中間有無數雙時刻等著攀上他們位置的豺狼,下面則是無數擦亮了眼睛的人民大眾,到處危機四伏。一個舉報電話,嚇得三天都魂飛魄散!一有官員被揭發,嚇得三夜都合不上眼,神經系統長期承受壓迫性煎熬,還患警笛綜合症,只要一聽到,就心發慌,腿發軟,一旦東窗事發,就得東躲西藏。我看完這段話之後,感覺他們貪官的確真的也不容易呀!」

柳擎宇和眾人立刻哈哈大笑起來。

這時,旁邊的胡立偉立刻笑著說道:「沐小四,你這麼一說,我也想起那篇文章來了,那篇文章寫得實在是太妙了。簡直把貪官的心態描繪得惟妙惟肖啊,我現在也記起了一段內容,這是關於他們的生活生活狀態的。」

眾人立刻看向胡立偉。

胡立偉模仿那位貪官的語氣說道:「我們貪官活得很煩、很累、很沒情趣啊。我天天守著錢,睜著眼怕搶,閉著眼怕偷,一聽見輕微的動靜,我就懷疑自己家裡到處藏的都是賊。

雖然我很有錢,卻不能隨意花。因為那些穿名牌、住別墅,招搖過市的貪官,很容易讓人識別。抽盒名煙,喝瓶名酒,戴快名表,都有網民檢舉你,有錢還得偷偷存到國外去,孩子送到國外去,時時提心弔膽,提放被檢舉。

人最傷心的事不是沒錢花,而是有錢找不到地方花。看你們屁民平時數錢數個十來遍也就幾分鐘就完事,可我呢?別說一張一張地數了,就是一捆一捆地數,也需要個把星期,苦不堪言啊!

錢這東西一多,就不再是錢了,你說我擱這麼多廢紙在家,我累不累啊,家裡的電器也不知換了多少遍了,有時壞了一點我都不花錢修,直接換,可即使這樣,家裡的錢還是堆積如山,佔地方啊,可我又不敢往銀行存,這玩意,一凍結就真的成紙了!」

聽著胡立偉模仿得惟妙惟肖的語氣,眾人立刻哈哈大笑起來。然而,眾人笑罷過後,卻是滿臉的沉重。

盧鵬宇苦笑著說道:「柳檢,從這些貪官的心態和表現來看,我們反貪局的工作依然任重而道遠啊。」

柳擎宇點點頭:「盧鵬宇說得沒錯,我們反貪工作的的確確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也曾經聽一個貪官發出牢騷,那個貪官說,他天天吃海鮮、熊掌,喝五糧液,吃久了看著就反胃,打心裡犯噁心。他還強調說,如果沒有他們,這麼貴的東西,誰能吃得起,還說他這樣做是為了刺激消費,為了讓資金更好地周轉,是為了本地的經濟發展?因為他並不喜歡吃那些東西。」

說道此處,柳擎宇嘆息一聲說道:「很多時候,人總是喜歡為自己的錯誤找到一個冠冕堂皇的借口和理由,貪官更是如此,他們可以找出各種各樣的理由,但是,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掩飾他們貪婪的本質。」

聊了一會兒之後,柳擎宇看向眾人說道:「好了,現在進行最後一個議題吧,是關於這次中秋小長假的假期的。最近這幾個月的時間,大家都辛苦了,這次中秋小長假大家就好好的放鬆一下,陪一陪家人。」

「柳檢,您打算怎麼度過這次小長假?會燕京市陪家人嗎?」劉野笑著問道。

柳擎宇搖搖頭:「不,我這次小長假去武平市度假。」

「去武平市?」聽到這個消息,眾人頓時一愣。

大家都是聰明人,武平市雖然目前由偵查一處負責,但是,他們對那邊的情況也是有所了解的,他們自然之道武平市那邊的局勢也是十分嚴峻。柳擎宇要在小長假期間去武平市,難道真的是為了度假嗎?

「柳檢,要不我們也陪你一起去那邊玩上兩天吧?你一個人去太寂寞了。」盧鵬宇有些不放心的說道。

柳擎宇笑著擺擺手說道:「不用了,你們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