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1922章 緩兵之計

第1922章 緩兵之計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6-04-27 01:47  字數:3397

?

讓柳擎宇更加詫異的是,在盧鵬宇、李坦平、劉野、沐小四四人都已經成功提交訊問報告及相關的彙報材料之後,董憲和胡立偉這兩個傢伙竟然根本就沒有絲毫焦慮之感。反而是接連三天沒有對李東鵬進行任何的訊問。

他們的這種舉動讓柳擎宇頗感意外。因為一般情況下,訊問人員都會想辦法儘快突破犯罪嫌疑人的心理防線,但是這兩個傢伙,這次竟然不著急。

不過對於兩人的訊問過程,柳擎宇並沒有給予任何干涉,只是默默的等待著,同時關注著兩人的一舉一動。柳擎宇一向都堅持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方針。

在柳擎宇看來,盧鵬宇、李坦平、劉野、沐小四、董憲、胡立偉六人不管是從年紀上、能力上都相差不是太多,所以,他相信既然董憲和胡立偉不著急訊問,肯定有他們的思考,而作為一名反貪局的一把手,他必須要學會放權,同時也要相信自己的手下。

在這三天沒有訊問的日子裡,董憲和胡立偉帶著反瀆職侵權局的兩個人和市局的兩個人一起對李東鵬的兩處居所進行了地毯式的搜查,並對馮正泰就李東鵬的問題再次訊問了馮正泰,隨後,對相關線索進行大規模排查,雖然這三天並沒有毒李東鵬進行訊問,但是,兩人帶著他們這個行動小組的人卻一直沒有閑著。

柳擎宇注意到,這兩人每天都早出晚歸,煙圈都有些發黑。

很顯然,他們都已經意識到這次的訊問對手李東鵬的狡猾程度,所以,內外結合,多角度出擊,想要將李東鵬一舉擊潰。

這兩天,柳擎宇也一直在觀察著李東鵬的表現。

柳擎宇注意到,在這三天沒有被訊問的日子裡,李東鵬的神情明顯變得有些焦慮不安,甚至有些時候還會不由自主發脾氣,甚至對監控人員大吼大叫,要求釋放自己,很顯然,他的內心似頗受煎熬。

這個時候,柳擎宇笑了。

他看出來了,董憲和胡立偉玩得是一招緩兵之計。

方面通過接連三天不訊問李東鵬,讓李東鵬承受相當大的心理壓力,讓他對各種事情浮想聯翩。

人往往就是這樣,你越是對他好,越是親近他,他就越不把你放在眼中。相反的,當他習慣了你的示好和親近一段時間之後,當你突然之間不搭理他,表現出不再在意他的時候,往往他心理狀態就會失衡。

這一招可以看做是緩兵之計,也可以看做是欲擒故縱,很多男生在追求美女的時候,有些人就會採取這種手段,在商戰中,兩個大公司在進行談判的時候,也常常會採取這種手段。

當然了,之所以說這是緩兵之計,是因為故意擱置、甚至表現出疏離姿態只是表象,真正的文章是在這種表象之後的努力,如果表象之後不努力,只想要通過一個表象就獲得成功,那麼最終的結果只有一個——失敗!那才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弄巧成拙。

董憲和胡立偉在經過三天充分的摸排之後,拿著取得的大量的線索和證據,在三天之後,再次對李東鵬展開了訊問。在這次訊問中,李東鵬明顯有些心不在焉,這讓已經充分領悟並理解柳擎宇對犯罪嫌疑人心理動搖所歸納的八條經驗總結的兩人立刻意識到機會來了。

於是,兩人趁熱打鐵,加大到了訊問力度,並不時的拿出他們的搜查結果、摸排線索以及馮正泰的相關供述、蘇莎莎的相關供述等資料不斷的對一直負隅頑抗的李東鵬進行分化瓦解,尤其是這一次,兩人同樣演了一場戲,董憲唱黑臉的,不斷對李東鵬提出各種各樣的證據和線索對李東鵬進行心理施壓,而胡立偉則負責唱紅臉的,不斷的像李東鵬講解各種政策和法律法規,甚至還不時的吹捧李東鵬幾句:「李總,你好歹也是名牌大學的研究生畢業,而且還有律師證,我相信,你在法律和政策上研究得比我們精通多了,所以,我們的各種政策你應該是最清楚的,坦白從寬啊!這可是你最後的機會了。錯過這次機會,恐怕以後就沒有了……」

最終,在兩人默契配合下,李東鵬的心理防線徹底崩潰,全面失守,最終交代了他和孫清成、蘇莎莎之間的一系列行賄、受賄、權錢交易的內幕。

而這個時候,隨著李東鵬的供述,柳擎宇等人也意識到,這個蘇莎莎的的確確非常狡猾,他的供述中,雖然也涉及到了李東鵬,但是只是蜻蜓點水的點了那麼一下,而且貌似李東鵬在她的話語之中根本就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

然而,通過李東鵬的供述眾人從意識到,這個李東鵬可是一條大魚。蘇莎莎的供述明顯是在保護李東鵬。

這讓眾人對蘇莎莎的狡猾程度有了一個清晰的認識。這女人絕對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根據李東鵬的供述,李東鵬與蘇莎莎等人產生聯繫是因為一個名為貴族家園大型高檔小區的項目,當時,李東鵬想要拿下貴族家園小區這個項目的土地,但當時競爭非常激烈,多家房地產商都盯住了這塊土地,因為這塊土地的位置非常之好,如果能夠拿下,那麼將會獲得豐厚的利潤回報。

一開始的時候,李東鵬愁眉不展。

這個時候,李東鵬控股的一家大公司的另外一名董事在吃飯的時候,聽李東鵬提到想要參與貴族家園項目的競爭,但卻沒有什麼太好的門路,跟當時負責主管這個項目的副市長孫清成之間搭不上線。

這位董事聞言,立刻笑著說這事情並不難,我給你引薦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