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1904章 培訓班

第1904章 培訓班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6-04-16 00:18  字數:3589

在眾人的注視下,柳擎宇淡淡一笑說道:「這位學員,你叫什麼名字?」

柳擎宇一說完,全場議論聲再起,眾人都在悄悄議論著,柳擎宇是不是想要問出此人的名字,然後在打擊報復呢?

有些人已經開始用憐憫的目光看向此人,認為這傢伙簡直是找死,竟然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給柳擎宇難看。

這個學員倒是沒有絲毫擔憂,立刻很爽快的回答:「柳檢,我叫盧鵬宇,來自西江市檢察院反貪局。」

「什麼職務?」柳擎宇繼續問道。

「反貪局副局長,級別,正科。」說道這裡的時候,盧鵬宇看向柳擎宇的目光中充滿了羨慕。看著柳擎宇和自己一樣,都是30多歲,而人家柳擎宇已經是正廳級了,而自己僅僅才是正科級,這差別不是一般的大啊。

柳擎宇這才不緊不慢的點點頭:「嗯,你的確很有個性。那我就回答你的問題,我們這次反貪案件偵查與訊問課程中要講述下面這些要點,請你記清楚了:職務犯罪案件訊問規律、應激微反應在訊問中的應用、偵查證據的採獲與固定、偵查細節的觀察與把握、反貪辦案過程中如何正確適用法律、訊問心理學在反貪中的應用、運用科技和信息化手段提高線索初查的立體化和精細化、數據恢復取證技術、網路偵查技術在刑事偵查中的運用。」

在眾人的注視下,柳擎宇沒有藉助於任何的資料,直接滿臉含笑看著盧鵬宇,十分淡定從容的說道。

看到柳擎宇竟然直接說了出來,不僅盧鵬宇有些震驚,現場主席台下面那一百多號學員也十分震驚,就連省委書記曾國海看向柳擎宇的目光中也多了幾分欣賞。

曾國海非常清楚,這個學員的問題的的確確非常刁鑽,一般情況下,沒有哪個省反貪局局長會在開班儀式上去背誦今後要學什麼課程,頂多有些局長在出席的時候,念一篇秘書給寫出來的稿子就差不多了。更何況,一般情況下,不會有學員敢在這種場合去為難上級領導的。

但是現在,不僅出了一個盧鵬宇,而柳擎宇卻偏偏把所有要學習的內容全都背下來了,這可就功夫到位了。

這時,盧鵬宇眼珠一轉,立刻說道:「柳檢,對於您能夠記住我們要學的內容我欽佩之至,不過您還沒有回答我另外一個問題,對於這些內容,你是否了解並能熟練運用呢?」

柳擎宇立刻大笑道:「盧鵬宇同志啊,你這個問題還真是問到點子上了,實話實說,我的的確確是反貪領域的半吊子,論起專業素質,我未必會比你強多少,所以啊,我決定,在這次培訓期間,我會同樣以學員的身份全程參與本次培訓。」

說道這裡,柳擎宇突然說道:「盧鵬宇同學,還希望你後面可要努力哦?可別等到最後考試的時候,你拿到的分數還不如我這個半吊子考的分多哦?我當年可曾經也是學霸級的人物。」

柳擎宇最後這句話說出來,全場立刻一片鬨笑之聲。

現在,大家全都看出來了,柳擎宇這位省檢察院的副檢察長、反貪局局長並不是那種官威特別重的人,相反的,這位年輕的反貪局局長和他們一樣,不僅年紀差不多,心態也相似。

就這麼一句玩笑話,很快就拉近了與所有學員之間的距離,尤其是柳擎宇說他將會以學員的身份全程參加本次培訓的時候,更是讓很多學員感覺到興奮和激動,要知道,在反貪局系統,下面各地市的人員還是非常希望能夠有機會調入省局的,畢竟省局各個職務的級別比較高,晉陞比在下面的市局要容易得多。

所以,能夠和省局局長之間拉上關係,是很多人的希望,但是,平時的時候,以下面之人的人脈關係,很難和這麼大的局長拉上關係,但是現在,柳擎宇竟然要和他們一樣,以學員的身份全程參加培訓,這不是相當於給了他們一個非常好的接近柳擎宇的機會嗎?而且如果表現良好的話,很有可能會進入柳擎宇的法眼,甚至有機會被柳擎宇看重直接提拔進省局。

盧鵬宇笑道:「柳檢,我保證,我絕對不會輸給你的。」

眾人再次被盧鵬宇的執著和堅定給逗笑了。

柳擎宇也笑了,只不過,他笑容中多了一絲欣賞。對於盧鵬宇的這次刁難,他並沒有放在心上,做官做到他這種級別,在看待很多問題上,早已經達到了一定的境界。

經過這次小風波之後,開幕式順利的進行了下去。隨後,在主持人的主持下,幾位重量級的老師一一登場亮相,引來了一陣陣熱烈的掌聲。對於這幾位來自燕京市的頂級反貪專家,所有學員們全都是發自內心的尊敬。

開班儀式結束之後,眾人紛紛散去。

盧鵬宇回到自己是宿舍躺在床上,看著對面空空蕩蕩的床鋪,心中有些納悶:「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我的房間內就我一個人呢?而其他同學的房間內都是兩個人?難道有人沒有過來報道不成?」

這時,房門處傳來了嘟嘟嘟的敲門聲,盧鵬宇連忙過去打開房門,隨即便呆住了,只見柳擎宇背著一個背包走了進來。

盧鵬宇眼睛瞪得大大的,問道:「柳檢,你這是?」

柳擎宇笑著說道:「盧鵬宇同志,從今天開始,咱們就是同學了,以後可要相互照顧哦。」

說完,柳擎宇把背包放在那張空置的床鋪上。

這下子,盧鵬宇徹底石化了。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和柳擎宇是一個房間。

盧鵬宇並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