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1897章 有何不敢?

第1897章 有何不敢?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6-04-13 09:24  字數:3423

柳擎宇聽到黃志成一口氣說出了這麼多內幕信息,臉色越發嚴峻起來。

雖然現在黃志成所反映的這些事情並沒有詳實的證據,但是,如果他所說的事情屬實的話,那麼他們反貪局接下來可能會面臨十分嚴峻的挑戰。

第一,孫清成到底有沒有問題?馮正泰和孫清成、侯玉強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到底反貪局要不要介入調查?

第二,如果黃志成反映屬實,那麼王洪浩很有可能會牽扯其中,而王洪浩是什麼身份?那可是天都市市委書記,省委常委,他柳擎宇不過是檢察院的副院長,反貪局局長,他有資格和王洪浩掰手腕嗎?

但是,如果後面真的有證據顯示王洪浩的確牽扯其中了,如果自己不出手的話,那又絕對不是自己的性格!

在柳擎宇看來,不管是誰,只要犯法了,必須要接受法律的嚴懲。

黃志成看到柳擎宇沉默了下來,以為柳擎宇對王洪浩和侯玉強充滿了忌憚,臉上的嘲弄之色更加濃烈了:「我就知道,你們這些當官的一個個的都是官官相護,趨利避害,怎麼樣,害怕了吧?王洪浩啊,那是什麼身份啊,你敢動他嗎?你要是真敢的話,我黃志成算是真的服了你!」

柳擎宇猛的抬起頭來,冷冷的看著黃志成說道:「有何不敢?」

「哼,吹牛皮吧你!就你一個小小的反貪局局長,你敢動他,恐怕你還沒有動他呢,就被他給拿下了。」黃志成充滿不屑的說道。

柳擎宇依然表情冷漠道:「只要我有足夠的證據,只要在我的權力範圍之內,不管是誰,我都敢動!法律賦予我的每一項工作,我都會一絲不苟的去完成,就像當初我要動你爸黃昆鵬一樣,那個時候,有誰看好我能夠動得了你爸?那個時候,你爸也是對我冷嘲熱諷的,不相信我敢動他,甚至那個時候,我們檢察院的副院長朱小勇還親自出面為你爸說項,最終怎麼樣?我不還是照樣搜集到了足夠的證據,將你爸繩之以法?」

柳擎宇說道此處,黃志成和朱雪玲的臉色全都陰沉了下來,黃志成的臉上更是恨意滔天,充滿怨毒的看著柳擎宇。

柳擎宇不屑的看著黃志成說道:「黃志成,你也不用用激將法來刺激我,我知道,你的主要目的不過是想要玩一招借刀殺人,想讓我和侯玉強甚至王洪浩硬碰硬,然後借他們的手來收拾我,也好為你爸報仇雪恨。網說實在的,我還真不在意。

我再明確的告訴你,只要你能夠提供關於孫清成、侯玉強甚至是王洪浩的犯罪證據,我向你保證,我一定會和他們硬碰硬的。就怕是你手中沒有什麼證據,只是隨口那麼一說罷了!」

說話之間,柳擎宇嘴角上充滿了嘲諷和不屑。

看到柳擎宇那種表情,黃志成頓時感覺自己好像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一般,憤憤的看向柳擎宇,咬著牙說道:「好!好!柳擎宇,你有種!你也跟我玩激將法是吧?好啊,我上當了,可以嘛!你不是想要證據嗎?我給你不就行了嗎?你要是不敢硬碰硬,你就是我孫子!你敢不敢接招?」

「有何不敢?」柳擎宇冷冷的說道。

「好,我手中的證據是關於孫清成的兒子孫益科的,在名義上,皇家三號其中一個大股東乃是副市長孫清成的兒子孫益科,他的手中應該有兩成皇家三號的股份,每年,他都能夠從皇家三號分得五分之一的紅利。

按理說,即便是五分之一的紅利,也應該有上億元左右了,但是,孫益科平時很窮,甚至到皇家三號消費的時候,他從來不花錢,這說明什麼我相信你應該能夠想得到,這說明他本身沒有多少錢。

所以,通過這一點,我可以百分百的肯定,這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絕對不可能全都落入了孫益科或者他老子孫清成的腰包,而孫清成又是市長侯玉強的鐵杆嫡系,所以,他認為孫益科的錢最終應該進了市長的腰包,所以,我敢推斷,這筆錢有絕大部分應該進入了侯玉強的腰包,但是怎麼走賬我並不清楚。」

柳擎宇聽完之後搖搖頭:「如果你僅僅是有這麼一點信息的話,恐怕對我來說一點用都沒有,你所說的這些事情僅僅是限於口頭信息罷了,沒有任何我們反貪局可以用來作為證據的東西。」

黃志成略微沉吟了一下,冷冷的說道:「如果你想要比較詳實的證據的話,我可以給你一個建議,你們去調查馮正泰的房地產開發集團,據我所知,這個房地產開發集團的總資產在數百億左右,而這數百億基本上被王洪浩、侯玉強、孫清成甚至一些其他勢力所瓜分,而且,這個房地產開發集團所涉及到的腐敗關聯方方面面,你柳擎宇不是想查貪官嗎?順著正泰房地產開發集團去挖吧,國土、建設等部門的主要官員你可以隨便抓,一抓一大把,保證你抓得過癮,抓得開心,就看你有沒有這個膽子了。」

聽到黃志成這麼說,柳擎宇突然眼前一亮。雖然黃志成所說的這些都不構成直接證據,但是他所反映的這個信息絕對是十分重要的線索。對於反貪局的工作人員來說,每一個線索都是十分重要的,都有可能成為後面查案的關鍵所在。

不過,費了這麼多勁,僅僅是從黃志成的身上得到這些線索信息,柳擎宇並不滿足,他聞言之後,只是淡淡的說道:「還是沒有足夠的證據啊,黃志成啊,我相信,你內心深處應該比我更清楚到底誰才是害死你父親的罪魁禍首。

所以,恕我直言,如果你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