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1883章 博弈

第1883章 博弈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6-04-04 23:30  字數:3322

就在曾國海這邊緊鑼密鼓的準備開會的時候,柳擎宇這邊,檢察長鬍益華也接到了省武警總隊副隊長呂宏遠的電話。

電話中呂宏遠告訴柳擎宇,他已經帶著300多名警力趕往現場,預計十分鐘後會抵達。

接到這個電話,柳擎宇長長的送了一口氣。

今天的局勢實在是太過於複雜和艱難,柳擎宇不敢有絲毫的疏忽。雖然柳擎宇從來都不怕死,但是他不能容忍自己被小人算計,陰溝裡翻船。

看到柳擎宇表情輕鬆了起來,胡益華笑著說道:「擎宇啊,一會呂宏遠隊長他們來了,由你親自來負責接待、安排和指揮,這種事情你比較在行。有什麼需要我協調的事情儘管說,我會全力支持你的。不管情況有多麼嚴峻,我們整個省檢察院會堅決的站在你這一邊,不管何時,我們都會堅持正義,永不妥協!」

聽到胡益華的這番話,柳擎宇心中充滿了感動。隨即說道:「胡檢,我擔心在這次事件上朱小勇會暗中搗亂,我們不得不防啊。」

胡益華不由得眉頭一皺。

就在這個時候,朱小勇敲門後走了進來,做出一副氣喘吁吁滿臉陰沉著說道:「胡檢,現在咱們檢察院門口外面的局勢有些快要失控了。」

說著,朱小勇似乎才剛剛看到柳擎宇一般,說道:「哦,柳檢,你也在啊,正好,現在到了需要你親自出馬的時候了。」

胡益華看了柳擎宇一眼,又看了看朱小勇,心中對柳擎宇欽佩不已,朱小勇的這步棋竟然還真被柳擎宇給算對了。

胡益華表情平靜的說道:「朱檢,你是什麼意思?」

朱小勇道:「胡檢,現在門口外面聚集了數百名死者的家屬,他們要求柳擎宇同志親自出去向他們解釋黃昆鵬的死亡原因,要求親自和柳擎宇進行對話,我之前派人和他們談過,表示柳擎宇同志現在正在忙著工作,不能出去,但是死者家屬不買賬,他們表示,如果柳擎宇不出去和他們見面的話,他們就要衝進咱們院里來,把柳擎宇給揪出去。

胡檢,我認為我們絕對不能放任黃昆鵬的家屬再繼續鬧下去了,否則的話,恐怕我們檢察院的威信將會徹底崩潰了。我早就聽說柳擎宇同志是一個有擔當、敢於任事的模範幹部,我認為,在眼前這種形勢之下,只有柳擎宇同志這位始作俑者出面才能真正的解決眼前的這次危機。我相信,以柳擎宇同志的才華和能力,一定能夠儘快平息本次事件的。」

胡益華聽到這裡,心中冷笑了起來,這朱小勇還真是一個有心機的人啊,他這根本就是在捧殺柳擎宇啊。如果柳擎宇真的按照朱小勇的意思現在就出去與死者家屬見面的話,恐怕柳擎宇今天很難再回來了。

而此刻,柳擎宇聽完朱小勇的這番話之後,臉上的表情同樣很是平靜,只是看向朱小勇的眼神在狠狠的收縮著,眼底深處掠過一抹旁人難以察覺的森冷幽光。

柳擎宇不是傻瓜,他自然聽得出朱小勇這話里話外捧殺的意思,只是柳擎宇心中在琢磨著一件事,這個朱小勇在整個事件中到底扮演了什麼角色。他出現的這個時機實在是太微妙了。恰好是整個事件最關鍵的時刻。

他過來的意思很明顯是想要逼著自己出去和死者家屬見面,甚至十分罕見的使用了捧殺戰術,難道他看不出這次事件中蘊含的危機嗎?或者說是他根本就是整個事件的策劃者、參與者之一,知道這個時候出去自己即便是意外死亡也能夠有足夠的善後處理措施?

朱小勇說完,突然發現胡益華和柳擎宇全都沉默起來,他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有些急促的說道:「胡檢,柳擎宇,現在事情十分緊急啊,死者家屬們現在正在外面大聲的喊著口號要求柳擎宇出去呢?現在外面還有數十名的媒體記者們正在現場進行拍攝和報道,這次事件必須要儘快平息下去啊,否則的話,我們檢察院將會出成為眾矢之的。」

不得不說,朱小勇的表演的確是盡心儘力,如果不知道內情的人看到他此刻所說所做,還真的以為他一心都是為了檢察院的榮譽著想呢。

然而,朱小勇說完之後,柳擎宇和胡益華依然保持著沉默。

這讓朱小勇有些憤怒起來,他看向柳擎宇憤怒的說道:「柳擎宇,你到底是什麼意思?到底去還是不去?難道你自己惹出來的事情就什麼都不管了?就當起縮頭烏龜來了?你還是男人嗎?你總不能讓我們省院因為你的錯誤決策而跟著遭殃吧?這麼多年來,我們省院還從來沒有發生過一起像今天這樣的群體**件,而你才到了沒有多長時間就發生了,這就是你這個號稱全國最年輕的正廳級幹部的做事風格嗎?」

看到捧殺的效果不佳,朱小勇毫不猶豫的使用了激將法。

胡益華自始至終冷眼旁觀,此刻,他終於看清楚了朱小勇此人的醜惡嘴臉。

胡益華看向柳擎宇,問道:「擎宇同志,你有什麼打算?」

柳擎宇冷冷的看了朱小勇一眼,隨即淡淡的說道:「朱檢,並不是我不肯現在就出去和那些死者家屬見面,而是現在時機還不成熟,朱檢,你看這樣行吧,給我15分鐘的時間,我準備一下相關的證據材料,去證明黃昆鵬的死亡和我、和我們省檢察院沒有絲毫的關係,等我把材料準備齊全之後,我再去外面見黃昆鵬的家屬,想辦法平息他們的怒氣。朱檢,我相信,以你這麼豐富的工作經驗,總不能連15分鐘都無法為我爭取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