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一百六十七章金剛禪定先天無形

第一百六十七章金剛禪定先天無形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4-11-07 05:09  字數:3411

無形劍氣,斬神滅形。追書必備

苦行頭陀挨了一記無形劍氣,形骸法體徹底失去了底層約束之力,整個人宛如破碎的瓷器一般,一片片的崩散解離。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苦行頭陀神色肅穆,卻並無絲毫面臨絕境的悲苦之色,只是心靈一片寧靜的覺悟,誦念出他千年以來、日日持念、心心求證的根本咒語。

無聲無息之中,一股覺悟的明光自他圓滿的心靈之中升起,照徹一切內外虛空。

佛在靈山莫遠求,靈山自在汝心頭。

剎那之間,一道不可思議的龐大力量,由虛空貫穿而來,與他本身的天光心光相合。

虛空之中,大放光明。

苦行頭陀的身影陡然消失,無聲無息之中,不可思議的光芒明照一切,貫穿內外虛空!伴隨著陣陣梵音禪唱,佛光瑞靄,無數天人、龍神、大鵬、修羅、夜叉等龍天八部眾生橫跨虛空,往來飛舞。

而在無數天人護法的環繞飛舞的正中央,忽然現出一尊身高丈二、面容慈悲的金身法相,他周身七寶琉璃,頭頂上佛光環繞,盤空而立,不移不動,無聲無息之中,一股金剛不壞,如如不動的玄妙意境油然而生。

「金剛禪唱,琉璃金身?哼,老和尚還有兩把刷子嘛!」楊映雪看著顯出琉璃金身、氣象萬千、光芒逼人的苦行頭陀,不禁挑了挑眉毛。

大小金剛禪法是佛門最通用的法訣,幾乎個個和尚都會那麼一兩手,不過能夠練到苦行頭陀這種大成狀態的卻是少有。金剛禪法,金剛不壞,真如不動,一旦施展,既能鎮壓內外,萬魔不侵。

苦行頭陀雖然還未證就自了解脫的大阿羅漢位業,但是畢竟已經成就等同道家天仙的佛門果位,有了飛升西去,往生極樂的資格。故而他雖然被楊映雪的七弦無形劍氣斬中,險些形神俱滅,卻可以在最後關頭引動與本身佛光心光相連的西天極樂接引天光,以大金剛禪法入定坐禪,預支未來,顯化七寶琉璃金剛法身,鎮壓內外,金剛不壞,如如不動,免去形神俱滅之危。

原本楊映雪出手,只是打斷逼退苦行頭陀,不讓其干擾太乙混元祖師和妙一真人的決戰。不過看到現在苦行頭陀顯化的七寶琉璃金剛法身,頓時不禁有些手痒痒起來,自煉成七弦無形劍氣以來,她已經很久沒有遇到斬不動的東西了!

金剛法身,既然號稱如如不動、金剛不壞,相比也是十分的堅固。難得遇到這麼不容易斬壞的東西,她不乘機斬上那麼一兩下,豈不是浪費了大好的機會?如此想著,楊映雪不禁神采飛揚,戰意高昂。

「和尚就該去念念經,燒燒香,玩什麼劍氣?且讓你看看真正的太初無形劍氣是什麼樣的吧!」

楊映雪輕笑一聲,雙目微瞑,劍意升騰,扶搖而上,恍如當日突破氣關,劍意攀升永無休止,眨眼間已經拔九霄天際,鴻飛冥冥,晉入飄渺無極不可測度的天外之天。

太初之氣,在太始之前,太易之後,是故無形無質,無體無態,只能以一點神意逆反先天,回歸先天五太之境,自太易之境中接引一點先天神意,才能居高臨下,以前御後,催化太初之氣與本身先天一氣相合,使其劍氣無形,稍見一點太初鋒芒。

雖然無形劍氣不是真正的太初之氣,但是這一點點的沾染了太初之氣的鋒芒,卻也已經足以斬形滅神,無所不破,無所阻礙。

「斬!」

劍氣無形,劍意有心。

虛空明澈,天音飄渺。

在陣陣的梵音禪唱中,一股如弦如歌,如絲如縷的飄渺玉音,彷彿來自遙遠的天外一般,飄然而至,激越飛揚!

苦行頭陀入坐禪定,身不動,心不動,只有一點心光與西天接引佛光相合,身心俱被一股不可思議的宏偉巨力貫穿,身在此間,心在彼岸,不來不去,不生不滅。

金剛不壞,真如不動。

然而,本是六根清凈,空寂無聞的金剛禪境之中,一股清越激揚的飄渺劍吟,毫無阻礙的穿越而來,直直的斬向苦行頭陀的本心意識。

「轟!」

沒有七情攻心,沒有六欲迷情,只有最純粹的殺伐真意,最決絕的破碎劍意,硬生生的斬入到苦行頭陀堅逾金剛、清凈明澈的心靈意志之中。

金剛者,至堅之物。禪定者,至止之觀。金剛禪定,實有定無量之元,止無盡之觀之能。金剛禪定之境,無有耳目聲色,萬籟俱寂,永恆不動,別說呼吸、心跳、血流等等肉身生機活力,甚至連天地間永動不息、躍動不止的億萬氣機都要被徹底的凍結靜止。

無形無質的七弦無形劍氣毫無阻礙的斬入金剛禪境之中,頓時彷彿闖入了一個絕對靜止的永恆世界一般,一切元氣悉數靜止,五感六識統統剝離,整個無量無界的世界中,空空落落,一無所有。

斬無可斬?破無可破?

虛空之中,驀然睜開了一雙明眸。

「破碎金剛,我最擅長了!」

伴著一道略帶欣喜的莫名意念,激揚清越的飄渺劍吟,宛如虛空中猛烈撥弄的琴弦一般,陡然拔高,斬向永恆寂靜的無限深遠之處。

下一刻,震天撼地的轟隆巨響從苦行頭陀的心靈之中炸開,彷彿重演開天闢地的過程,又彷彿億萬道琴弦齊奏,無形的震動狂涌而出,瞬息之間越苦行頭陀所能承受的極限,將他從永恆不動的金剛禪定境界生生打落。

剎那之間,苦行頭陀周身的凝固佛光彷彿風中的殘燭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