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一百六十章百年之後蒼莽決戰

第一百六十章百年之後蒼莽決戰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4-10-31 00:07  字數:3394

峨眉大興,掃『盪』群邪,這既是末法劫前仙道迴光返照的既定天數,也是峨眉奮三代餘烈數千年積累經營下的大勢所趨。.cc蜀山之中,只要是道行高深,能夠上體天心的高手,都能夠看得出來。

然而獨孤鳳橫空出世,紫雲宮崛起,同樣也是繼承了這個世界無數前輩先賢的遺志,應這個世界無數年來無數生靈期盼呼喚而生,是代表了這個世界本土仙道勢力的崛起,也同樣受到了這個世界的眷顧與支持!

而就因為紫雲宮的崛起,原本確定的未來已經徹底模糊,原本浩浩湯湯的天道大勢卻一分為二,一直由過去貫穿到現在,沉澱了整個世界的文明和輝煌,一道由現在延伸到了無比久遠的未來,代表了另一種蒸蒸日上的文明華章。

峨眉大興和紫雲宮的崛起如此湊巧的趕在了同一個時代,那碰撞和摩擦幾乎就不可避免。雖然雙方的矛盾並不是不可調和,但是有些根本『性』的東西卻是雙方都不能退讓的。

因此,縱然金須奴本身並不願意和峨眉發生衝突,但是出於他的立場本身,有些事卻是不能不做。

雖然玉洞真人岳溫的態度看起來對紫雲宮十分的親近,似乎有意拉攏紫雲宮一方進入峨眉陣營。只是清楚雙方的根本分歧所在的金須奴,卻對此並不抱什麼期望,更何況自從他奉命追捕天狐寶相,卻在釣鰲磯吃了個閉門羹之後,他對峨眉的態度就已經隱隱有所瞭然。

如此想著,金須奴暗暗嘆息一聲,收斂了笑容,正『色』道:「五台峨眉皆是天下大派,自然是言必行,行必果,想來只要定下了斗劍規矩,無論輸贏,都必定會遵守無誤,不會因小失大,失了身份!此事自有五台派的混元道友和峨眉派的妙一道友商議,無需我等多言。」

「不過!」說道這裡,金須奴頓了頓,將目光投向了峨眉掌教妙一真人,長聲問道:「妙一道兄,不知天狐寶相夫人如今是否在貴派之中?」

對於金須奴的質問,峨眉一方早有預料,因此妙一真人不慌不忙的向金須奴道:「金道友所言不差,天狐寶相夫人如今正在我派之中做客。」無盡破碎160

做客?一個天狐異類跑到峨眉派中做客?峨眉派一向自詡玄門正宗,最是看不起異類邪修,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熱情好客了?

這句話別說金須奴,就連五台派這邊的邪派眾人都不會相信。不過金須奴卻並不理會這個理由,只是向妙一真人正『色』道:「道友或許不知,天狐寶相本是我紫雲宮三宮主門下,前日忽然從門中盜寶叛逃,我奉宮主之命前去追捕,卻發現天狐寶相夫人早已經躲到了道友所居的釣鰲磯中。只是前日登門,釣鰲磯中諸位道友全都不在,因此我特地借今日代宮主向諸位道友問上一聲,天狐寶相夫人乃是我門中叛逆,不知道峨眉的諸位道友何時能夠奉還?」

「貧道玄真子,見過金道友!

妙一真人並未說話,他身側的玄真子卻是上前一步,向金須奴誠懇一禮,道:「天狐寶相夫人從貴宮中盜寶而逃,確實有錯。只是她昔日曾經與我門下弟子有恩,道友可否看我薄面,饒恕她這一回。至於她從貴宮中所盜諸寶,可由貧道代為賠付!」

金須奴聞言不禁眉頭微皺,玄真子的態度雖然誠懇客氣,看起來誠意十足。但是金須奴卻心知肚明,天狐寶相夫人的問題根本不在於被她盜走的法寶道書,而是在於她即將生下的兩個女兒。

從紫雲宮的法統繼承上說,三鳳與金須奴都不是正統的繼承人,天狐寶相夫人即將出世的女兒才是。雖然說以紫雲宮現在的力量和陣容,只要三鳳等人不願意放棄,無人能夠動搖她們對紫雲宮的所有權。但是畢竟名不正言不順,名分在外,總會給人『插』手介入紫雲宮歸屬的借口。

如果天狐寶相夫人所生的女兒能夠拜入紫雲宮的話,那紫雲宮的歸屬權就算是名正言順了,再無旁人借口『插』手的餘地。峨眉這番庇護著天狐寶相夫人,其意不問自明了。

金須奴皺眉道:「玄真子道友,天狐寶相夫人畢竟是我宮中門下,她這般叛門背逃,無論如何處罰,總要押回宮去,讓我宮宮主發落才行!道友若是有心,不如與我一同走一趟紫雲宮,在宮主面前親自為天狐求情!想來以你我兩派的淵源,宮主必然從輕發落!」

玄真子不禁啞然失笑,他庇護天狐寶相夫人固然是為了償還其對他弟子的恩情,但是更多的目的何嘗不是為了天狐寶相夫人的女兒。誠然昔日水母成道飛升之前,連弟子帶紫雲宮都託付給了他們峨眉派祖師峨眉真人!算起來紫雲宮的所有權在他們峨眉派手中。

但是峨眉派畢竟是玄門正宗,如果紫雲宮昔日水仙重歸三鳳門下,那紫雲宮也就算是物歸原主了,峨眉派也就沒有理由掌管了。這樣下來,他們也就徹底的失去了干涉紫雲宮的理由,平白丟掉了對紫雲宮的戰略主動權,這就十分不利了。

因此,無論如何,峨眉派也不會讓天狐寶相夫人的兩個女兒落到紫雲宮手中的。所以,對於金須奴的話,玄真子只是微微搖頭,笑道:「道友此言差矣!天狐寶相乃是數千牛修道的通靈天狐,自有家世傳承!她雖因宿孽深,被貴宮宮主所擒,卻也是因為昔日孽緣果報,才有二百年被囚劫難,卻並非是貴宮門人弟子一流。就算盜寶有錯,也不當以門下叛徒論處!」

「玄真子道友!」

金須奴的眉頭卻是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