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一百五十五章黃山絕頂斗劍之坪

第一百五十五章黃山絕頂斗劍之坪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4-10-31 00:07  字數:3317

黃山絕頂,山高萬丈,群峰競秀。

此時正值日麗天中,上方晴空萬里,一碧如洗。而下方則是雲潮如海,繚繞無際。那秀出群山的危崖絕頂,被那滿空翻騰的白雲攔腰截斷,把腳下群山全部隱沒,剩半截峰頭和遠近幾座山顛在雲海中浮沉,恍若海中島嶼一般,若隱若現。

而在這一片蒼茫的雲海之中,西北方的天際倏地起了一陣烏雲,把天際青光遮成一片漆黑,頓時西北的雲海彷彿打翻了墨水盒一般,大小的黑墨煙雲彷彿奔馬一般,向著黃山絕頂急速賓士。

烏雲疾馳,雲潮如海,咕咕嘟嘟簇擁個不住,隱約可以看到黑雲蹤中閃出兩三絲金紅霞影。一會兒工夫,黑雲就席捲了到了黃山絕頂,黑壓壓烏雲將天幕遮蔽,一時群峰隱沒,碧空冥冥。

那烏雲在黃山絕頂上空懸停片刻,突然有數畝方圓的一團紅光忽而上升天中,彩霞四射,頓時滿空黑雲散開,天空中現出下數十百道大星,光華燦爛,照耀晴空。

這些大星光華連成一片,在空中一起閃耀片刻之中,猶如流星一般墜落。一時間,滿空星丸疾走,上下跳動,繞著黃山絕頂滾轉不停。

如此疾走了一會兒之後,那滿空的星丸又匯聚到一起,散開護身光華,現出太乙混元祖師、烈火老祖、毒龍尊者、綠袍老祖等等諸多身影。

太乙混元祖師背負長劍,腰懸法寶囊,被脫脫大師、玄都羽士等諸多五台門下弟子簇擁著,緩緩降落在黃山絕頂。

黃山絕頂,高出雲層,上接霄漢,四面皆是危崖絕壁、萬丈深淵。因為長年罡風侵蝕,絕壁頂端恰好形成一個三面凌空的出雲平台,滃莽的白雲,被罡風一吹,如同波濤一般在平台下飛速奔流,看起來就像大海一樣奔騰澎湃。

此地就是太乙混元祖師與峨眉派掌教妙一真人所約定的雙方斗劍之地,五台派一方眾人繞著這座絕壁山巒轉了好幾圈,確定沒有峨眉一方暗中布下的禁制埋伏之後,這才跟著太乙混元祖師,紛紛在絕壁平台上降落下來。

烈火祖師看了一眼空蕩蕩的絕壁平台,又看了一眼波濤洶湧的萬里雲海,沒有發現峨眉一方出現的蹤跡,不禁微微皺眉道:「峨眉的那些自命正義的傢伙,倒是很有耐性!」

太乙混元祖師卻是對此毫不在意,只是淡淡的道:「不過是故作高深罷了!量他們也做不出爽約不來的事情!時間到了,自然就會出現。」

綠袍老祖看著太乙混元祖師傲然而立、長袖當風,一派高深莫測的宗師摸樣,不禁暗暗搖頭,峨眉一方不提前到場,倒不是故作高深。實在是沒有必要,玄門中人個個精通默查前因預知未來之法,無需提前出發,就能將這裡的情況弄得一清二楚。完全不需要如他們這一波人一樣提前來到決鬥場地,檢查環境。

不過,這不是綠袍老祖所要關心的問題。按照原本的「劇情」,此次斗劍,太乙混元祖師雖然勝了妙一真人一籌,但是卻因為護身至寶太乙五煙羅被一個叛徒偷走,結果在被東海三仙群毆的時候,中了苦行頭陀的一擊太清玄門無形劍,最終重傷坐化。

因此,自從五台山出發開始,綠袍老祖就不動聲色的觀察起太乙混元祖師帶來的諸多弟子,看看其中是否缺了哪一位弟子。當然,知道這一段劇情的不只有綠袍老祖一個人。其他穿越者也同樣不著痕迹的觀察著這件事。

只是無論是綠袍還是其他的穿越者,先前都和太乙混元祖師沒有什麼交情,自然也沒法認識他的所有弟子,當然也沒法判斷原來的哪個叛逃弟子現在還在不在。

只是太乙混元祖師雖然門徒眾多,徒子徒孫加起來不下數百人。但是真正在原著中有名有姓的重要人物,還是比較好認得。只是觀察了一會兒,綠袍老祖和其他的穿越者就發現了奇怪之處。

此時應該成為太乙混元祖師的小妾,最受他寵愛的弟子許飛娘,卻根本沒有在太乙混元祖師的弟子門人中出現。

這麼巨大的反常,讓幾位穿越者不禁狐疑起來。莫非這位未來「蜀山」世界的「申公豹」竟然也是一位穿越者,因為覺得五台派沒有前途,就去投了其他門派了嗎?

彷彿是聽到了眾位穿越者的心聲一般,摩柯尊者司空湛在黃山絕頂轉了一圈,又將太乙混元祖師弟子門人看了一遍,突然笑道:「我以前只道師兄不解風情,倒是沒想到師兄卻是比誰都憐香惜玉啊!這般多門人弟子都帶來了,怎麼偏偏把你最偏愛的寵妾給藏了起來?」

太乙混元祖師不禁面色一沉,雙目如刀,冷冷的看向司空湛。

眼見氣氛變僵,脫脫大師、玄都羽士等等弟子不禁暗暗發急,太乙混元祖師和司空湛兩人之間雖然並沒有多大矛盾,但是因為性格偏好等原因,只要一相遇,就少不得一些言語衝突。

只是平時倒還罷了,許飛娘在太乙混元祖師心中的地位與別個不同,向來不允許人調侃輕賤的,司空湛這一番言語卻是犯了太乙混元祖師的忌諱。

為了避免太乙混元祖師和司空湛繼續衝突,脫脫大師連忙說道:「師叔有所不知,許師妹和師弟奉師傅之命,前往南海紫雲宮,邀請三霄仙姑前來助陣去了……」

「南海紫雲宮?」司空湛聽到紫雲宮的名頭,不禁一凝,微微閃爍了幾次之後,突然一笑道:「師兄好本事,我倒不知道我們五台派什麼時候和紫雲宮有交情了!」說著一面將目光又在五台派諸弟子臉上掃過,一面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