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一百五十二章五台迎賓不請自來

第一百五十二章五台迎賓不請自來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4-10-31 00:07  字數:3593

聲聲恭迎之中,那五彩蓮台光華大放,蓮瓣次第綻放,泛起絲絲光霞、點點漣漪。轉眼間,蓮台現出三個身影。

上首是一位消瘦的道人,他面容古樸,肖似猿猴,一身著裝又似道非道、似僧非僧,本應該看起來十分的滑稽,但是配著他嚴肅冷峻的面容,卻不經意間流露出一股崖岸自高的宗師氣度。此人不是別人,正是五台派開山教祖太乙混元祖師。

在太乙混元祖師身後左右,左側是一位身寬體胖,手持念珠,頭戴金箍,身披袈裟的頭陀僧人。右側則是一位身材欣長,面容清秀,手拿塵拂,身穿長衫的玄門羽士。

這二人,一個是脫脫大師,一個是玄都羽士林淵。乃是五台派門下,最受太乙混元祖師看重的兩位弟子。如無意外,未來繼承五台派門戶的人就會在這兩人種產生。

太乙混元祖師帶著兩位弟子剛剛現身,就見萬里青碧的無雲天空,一片青色奇光如狂潮電卷,從南方天際極速射來,只是一閃,就來到了五台山前。

青光落下,在迎賓仙雲上散開,現出四個身影,其中兩男兩女。為首者是一位羽衣星冠,風姿翩翩的俊逸道人,他手持拂塵,腰掛單劍寶囊,滿臉皆是笑容。他的半邊身上偎依著一名穠姿絕艷、美艷絕倫的道裝少女。

「混元師兄,多年沒見,你這排場越發的大了!」來人踏上迎賓仙雲,未語先笑道:「咱們師兄弟是自己人,師兄你弄得這麼隆重,讓小弟有些受寵若驚啊!」

「哼!」

太乙混元祖師看到來人,不禁冷哼一聲,不過他自重身份,在自家所有門徒面前,不好開口反唇相譏,平台墜了身份威嚴,因此只是冷哼一聲,道:「既然來了,就近來吧!」

來人哈哈一笑,領著身後男女越過重重仙雲通道,走到了太乙混元祖師跟前。偎依在那人身上的絕艷少女以及另外兩名男女紛紛躬身向太乙混元祖師行禮,口稱道:「弟子方玉柔,拜見掌教師伯!」

太乙混元祖師面色稍緩,微微點頭,示意三人起身。而他身後的脫脫大師、玄都羽士也同時向那俊逸道人行禮,道:「弟子拜見師叔!」

如此,不用多說,來人的身份不言自名。他正是太乙混元祖師的師弟,雲夢山神光洞摩河尊者司空湛,一直偎依在他身上的,正是他的女弟子兼愛寵叨利仙子賽阿環方玉柔。另外兩名男女也是他的弟子,一個是方玉柔的妹妹大真仙子方玉環,一個是他新收不久的弟子劉超。

五台派由太乙混元祖師開創,門丁單薄,同門同輩之中也唯有這一位摩柯尊者司空湛而已。不比峨眉派,內有東海三仙、羅浮七仙作為支柱,外有屠龍師太、餐霞大師等佛道同門作為外援,無論是從個人修為上講,還是從人數多少上講,都是遠遠超過了五台派。

因此儘管太乙混元祖師和摩柯尊者司空湛之間也有不少的矛盾,但是看到峨眉大敵當前,師弟毅然回來助拳,這讓太乙混元祖師的心情不禁好了起來,對待師弟的態度不知不覺間已經緩和了起來。

「上次師兄與峨眉派掌教妙一真人在峨眉翠雲峰斗劍,小弟因有要事在身,未能趕來,一直引以為憾。因此聽說師兄又與那齊漱銘相約,在黃山絕頂上第二次斗劍,就特地前來相助……」待雙方見禮完畢,司空湛就熱絡的和太乙混元祖師攀談起來。

只是聽著司空湛如此熱情洋溢的表態,太乙混元祖師不但沒有感到高興,臉色反而越來越黑。而他身後的脫脫大師、玄都羽士都不禁同時露出苦笑,有些哭笑不得的看著自家這位多年未見的師叔。分不清他到底是無心之失,還是刻意誠心如此。

要知道五台派與峨眉派的第一次斗劍中,太乙混元祖師不敵峨眉掌教乾坤正氣妙一真人,不但斗劍失敗,還被其消去一臂。這件事情一直被太乙混元祖師視為奇恥大辱,列為畢生禁忌。五台派門下弟子無不清楚這一點,沒有一個人敢在祖師面前提起此事。司空湛這次哪壺不開提哪壺,簡直就是要刻意的揭太乙混元祖師的傷疤!

還要就在太乙混元祖師臉色越來越黑,幾乎要忍不住爆發的時候。南方天際又有一片火雲冉冉飛來,那火雲漫卷長空,宛如火燒雲一般,看似行動緩慢,但是轉眼間就已經到了眼前。

「師傅,是華山派的烈火祖師到了!」脫脫大師望了一眼那標誌性極為明顯的火雲遁光,連忙借著向太乙混元祖師稟報機會,打斷司空湛的話語。

「恩,奏樂迎賓!」太乙混元祖師微微點頭,輕輕的揮一揮衣袖,頓時仙雲繚繞,雲蒸霞蔚,仙樂陣陣,驚虹飛起,在空中架起一道七彩虹橋,十二名青衣弟子列隊而出,迎接烈火祖師一行。

空中異彩連閃,火雲散開,現出數十名煙火繚繞、形態各異的仙人來。其中為首的一人身披大紅法衣,腰間懸掛著一個大紅葫蘆,不是別人,正是華山派掌教烈火老祖。

烈火老祖剛剛降落,就聽到太乙混元祖師笑道:「烈火道友大駕光臨,我五台派蓬蓽生輝啊!」

烈火老祖和太乙混元祖師乃是至交,五台派和華山派更是孟不離焦、焦不離孟,就如那峨眉派與青城派一般,關係非比尋常。因此烈火老祖也不在意,只是呵呵笑道:「混元道友想招,我又豈敢不來啊!」說罷,他的目光依次在脫脫大師、玄都羽士身上掃過,微微點頭後,又向摩柯尊者司空湛說道:「喔,司空道友也來了!呵呵,到底你們是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