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一百五十一章雲舟徐徐斗劍開啟

第一百五十一章雲舟徐徐斗劍開啟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4-10-31 00:07  字數:3304

「穿越者啊!」

金須奴回望著岳琴濱,目光中流露一種旁人無法明白的意味。他這位「穿越者」是獨孤鳳造就的,那岳琴濱這樣的穿越者又是誰來造就的呢?以金須奴的智慧,自然能明白這樣的事情背後又隱藏著多麼強大的力量。

或許是連岳琴濱這個真正的穿越者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無需金手指,只是「穿越」本身就是一種優勢。一個人出生於一個世界,必然如牽線木偶一般手中種種無形的約束。而當他離開出身的世界,穿越到另一個世界中,那無形中就將原本世界的枷鎖全部掙脫。而在這個原本枷鎖被掙脫打碎,新世界的枷鎖烙印還沒有來得及完全套上的空檔,穿越者的靈魂和意志獲得了一個極為寶貴的自由時期。而這種寶貴的自由意志,正是無數求道者夢寐以求的東西。

不過這種寶貴的自由時期並不會持續太長久,金須奴可以清晰的差距到,這片天地間的羅網就如正在吐絲的蜘蛛一般,將一道道絲線纏繞在他身上。這些絲線或許是師徒親情、或許是道侶愛情、或許是修行戒律、或許是道德人心,等等這個世界的一切的信息因緣都包含著某種傾向,影響著他的感應,挑動著他的慾望,影響著他的常識,約束著他的行為,試圖將他納入到天地的羅網之中。

也許連岳琴濱自己都沒有察覺,他在迅速的適應著這個世界、融入到岳琴濱這個身份的同時,他原本世界的特殊烙印也變得越來越淡,與這個世界的牽扯也就越來越深,再也難以保持一開始的超然態度。

不過就算如此,他們這些「穿越者」也比他這種「土著」要來的幸運啊,能夠掙脫天地無痕無跡的影響,獲得寶貴的自由意志,哪怕是短暫的時光,也是無比的珍貴啊!

只是金須奴畢竟不是真正的「穿越者」,穿越者雖然穿越初期不受世界影響,有自由之意志,但是畢竟不是聖人,也有愛好偏執,尤其是這種偏執在被這個世界無意識的利用之後,更是被放大到根深蒂固不可動搖的程度。

比如岳琴濱穿越之前就身為蜀山迷,極為討厭峨眉派,穿越之後又身處五台派,時刻處於峨眉未來碾壓屠戮五台派的生存陰影之下,兩世相加,對於峨眉派的敵視已經到了幾乎已經深入了骨髓。

要不然他身為一個穿越者,前身也並無多少惡行,大可等太乙混元祖師坐化之後,就脫離旁門,努力向正派靠攏。以他穿越者的先知先覺,就算也不能夠混入玄門正宗的隊伍,當個實力派的逍遙地仙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但是現在他本人卻是完全沒有想過這種可能一般,腦子中所思所想的都是如何的抵禦峨眉的壓迫、挽救五台派衰敗的命運。因此與金須奴的言語之中,也多多少少的表現了這種傾向。

金須奴卻也沒有發現岳琴濱的這種異常,只將岳琴濱對峨眉的敵視看做是五台派和峨眉派的天然矛盾,是尊師重道、同仇敵愾的表現。

而楊映雪雖然在船艙之中和許飛娘說話聊天,卻已經將岳琴濱的表現盡收眼底。岳琴濱所聽到的哪個主神任務自然不是真的,而是她悄悄動的手腳。目的嘛,自然是本著不浪費資源的原則,盡量給峨眉找些麻煩啦!

說起來,自從獨孤鳳發覺第一個穿越者綠袍老祖開始,這些也陸陸續續的又出現了幾名穿越者。只是與其他世界的穿越者同行相比,這些穿越者表現出來的素質都還不錯,最起碼都沒有急急忙忙的去改變劇情。就算有一兩個出去亂晃悠的,也多是跑到刷白陽圖解這一類的公共副本,沒有急著將手伸向蒼茫山、金石峽這種峨眉派的自留地。

當然作死的也不是沒有,比如綠袍老祖這種邪派大Boss,偷偷派弟子跑到惡鬼峽去偷合沙道長留下的道書,結果這邊剛剛得手,那邊就被事主發覺,不但道書被半路追回。脾氣暴躁的神駝乙休直接打上百蠻山,堵門叫罵,連斬了綠袍老祖的好幾個弟子。也幸好穿越綠袍的那個穿越者性子謹慎能忍,不僅僅龜縮到洞府中任由乙休叫罵,還趁機推出去了幾個作惡多端的弟子,藉助乙休之手清理門戶。事後雖然損失了一些麵皮威信,但是也藉機重整了門戶,清理了不少舊賬,也算是因禍得福吧!

自然,對於這般高調的綠袍老祖,獨孤鳳也沒有忘記送去一份「主神任務」,至於他們到底相不相信,獨孤鳳也不在乎。她的這份「主神任務」雖然是假的,但是她所發布的任務內容卻未必沒有意義。

正所謂造化弄人,他化為樂。獨孤鳳雖然沒有域外天魔那般惡劣,但是也頗為喜歡作弄人,尤其喜歡設下圈套坑一坑同類。當然,她不會故意坑害無冤無仇的穿越者。「主神任務」中給的提示大多都是頗為善意的,最主要的目的還是要給這些穿越者們一個明確的目標,讓他們無形的壓力驅動下不斷快跑進步,爭取不浪費穿越帶來的那一斷自由時光。

至於「主神任務」中所說的突破金仙之後,即可返回主神空間,獲得輪迴者身份,自然也是真的。從獨孤鳳自身的經歷以及和降臨者同伴們的交流來看,主神空間的降臨者都是穿越者出身,而穿越者成為降臨者的最重要的條件,就是達到或超越其所在位面的極限。

如獨孤鳳在大唐世界破碎虛空,如某隻大鱷魚在無魔世界活了幾億年,如某個保%護傘員工直接化身病毒意識集合體感染了整個地球生態圈等等。都是打破了其所在位面的某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