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一百四十七章紅塵為網氣海為脈

第一百四十七章紅塵為網氣海為脈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4-10-31 00:07  字數:3360

楊映雪的意念正在甚深境界中遨遊,猛然意念一震,一股無形的大力攝來,就將楊映雪的意念拉入一個難以名狀的層次之中。沒有色彩,沒有形狀,甚至連具體的線條都沒有,所有的一切都隨著眾生的不斷生滅的念頭而起伏變幻著,無一刻固定,無一刻長存。

這裡正是匯聚了眾生所有思想意志記憶過往集合的紅塵苦海,楊映雪的意念在無形大力的包若之下,猛然撞破一個虛無的屏障,闖入了一個光怪陸離的世界之中。

天地翻轉,楊映雪的意念看到了另一番的景像。先是輕雨如霧,濕潤著田園大地,然後是夕陽晚照,牧歌長笛,炊煙裊裊,隔江漁村,種種安寧幸福、卻截然不會同時出現的景象堆疊在一起,詭異之中卻帶著一種田園牧歌一般的幸福。

楊映雪明白,她所看到的「景象」並非確實的存在,而是這世界芸芸眾生中某個不知名的凡人村夫的夢境,夢境荒誕,光怪陸離,又因凡人念頭無常,起伏不定,連主人自己也無法把控限制,出現什麼奇異的景緻都不讓人覺得離奇。

隨著楊映雪的信念一動,無意識的夢境本能彷彿受到了刺激一般,驟然升起警惕、懷疑、恐懼等等諸般負面情緒,剎那間,原本祥和幸福的田園景緻消失不見,無數的荊棘盤繞而起,漆黑的天幕從天而降,幽暗稠密的森林拔地而起,巨毒蛇蠍、沼澤泥潭、雷霆暴雨、危樓火海等等可怕的災難布滿天地,整個世界都充滿著一種大禍臨頭、災難降臨的恐怖氣息。

最終在漆黑的色調塗抹完整個天地,恐懼的意味達到最一個閥值的時候,荒誕的夢境陡然崩潰。而楊映雪的意念隨著夢境的崩潰而自然彈出,順著無形力量的牽引,由一個夢境跳轉到另一個夢境之中,由一個凡人轉移到另一個凡人之上,由一個世界崩壞為另一個世界……

楊映雪的意識彷彿潛入了眾生意識網路中的黑客一般,在神念識海之中,如閃電一般的跳躍著,村夫、商賈、書生、才子、富翁、乞丐、高官、囚徒等等形形色色的芸芸眾生,無量的夢境無量的思想組成了一個浩大的諮詢海洋,任由楊映雪的意識在其中暢遊。

一夢一世界,一念一菩提。紅塵苦海之中,自有無窮天地,一點也不比大千世界多元宇宙來的遜色。電光火石之間,楊映雪的意念已經不知道暢遊了多少夢境,見識了多少光怪陸離的風景。

在無形的力量的裹挾下,楊映雪的意念猛然超拔,跳出單個夢境的局限,以一種更加宏偉的視角融入整個紅塵苦海。如果說匯聚了所有眾生意識因緣的萬丈紅塵是一片大海,那每一個生靈的意識都是一滴海水,單個的意識雖然渺小,但是集腋成裘、積沙成山,億億萬萬的無量眾生的意識匯聚,也是會在這萬丈紅塵無邊苦海深處組成一道道洶湧澎湃不可阻擋的浩蕩潛流。

水滴匯聚成源泉,源泉匯聚成溪流,溪流奔涌成長河……紅塵苦海中的潛流就像是起自高山大川的大江大河一般,從虛空起源而出,由過去流向未來,沿途匯聚無數的支流,最終河面越來越寬闊,直到奔流無盡,成為一片前不見盡頭、後不見起源、滔滔不絕、無涯無解的浩蕩海洋。

這浩蕩長河是人道洪流,這無盡汪洋是紅塵苦海!二者一體兩面,幾乎不可分割!楊映雪的意念不斷下潛,向著長河與汪洋深處下潛,這種下潛並非是具體方向上的概念,而是從虛無縹緲的精神意念層面向著無常變易的元氣層面、恆常穩固的物質層面沉降。

由虛無走向真實,由精神走向物質,那種在精神領域汪洋恣肆、自由自在的逍遙之感漸漸褪去,種種有形無形的枷鎖相繼套上,將楊映雪的意念變得「沉重」起來。

隨著不斷的下潛與沉降,萬丈紅塵無邊苦海深處瀰漫的霧氣漸漸也變得沉重起來,由霧氣而變得顆粒,由顆粒而變成水滴,由水滴而變成氣泡,由氣泡而又變成光球……

剎那之間,楊映雪的意識已經深入了一片無數氣泡組成的海洋之中,在她的意念掃描之中,可以分明的看到,那一個個氣泡之中,或是一塊懸浮大大陸,或是一片幽深黑暗的星空,或是一顆支撐起天地的世界樹,或是一片無邊無際的汪洋大海,不同於萬丈紅塵中隨聲隨滅的凡人夢境,這些氣泡都是擁有著穩固結構的幻境,每一個氣泡都在演化著一個小小的世界。

貫穿於這些氣泡之間的,既有紅塵苦海中垂落的人道長河的支流,也有元氣大海天地氣脈的微小支脈,這些無數的細小支流和氣脈混雜在一起,形成了一個無比龐大的氣脈網路,貫穿於氣泡與氣泡之間的間隙。

這種結構讓楊映雪十分的眼熟,陡然之間,她忽然想起,這種氣脈包裹氣泡的結構,與人體的結構是何其的相似呀,如果把那些氣泡看成一個個細胞,將那人道長河的細小支流看成神經,將那天地氣脈支流看成血管,組合起來不就是人體細胞與神經血脈系統的網路嘛!

一念及此,楊映雪彷彿觸動了冥冥中的靈機,陡然穿越時空,來到一處青蒙蒙的空間之中。這片空間空無一物,上下左右都是青蒙蒙的一片,除此之外,什麼也看不見,什麼也看不清。

楊映雪看到這個空間,也不驚奇,只是拍拍手,揚聲喊道:「喂喂!你費了這麼大勁,帶我兜了這麼一大圈,就是想讓我看你的成就,炫耀你的進度的嘛?」

虛空無聲無息,無人回應。只是彷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