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一百四十六章氣染天地符化乾坤

第一百四十六章氣染天地符化乾坤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4-10-31 00:07  字數:3228

「是莊周夢蝶,還是蝶夢莊周呢?」

似乎是感應到了遙遠之地的金須奴的悵然,楊映雪也在心底發出一聲似有若無的感嘆。夢境耶?現實耶?是我耶?非我耶?我與非我之辯,真實與虛幻之分,是每一個想要突破心關成就天仙位業的修者所要面對的心靈拷問與自我辯證。金須奴其實已經觸摸到了那道最緊要的門檻,只差半步邁出,即可成就這個世界人人夢寐以求的天仙位業。

然而這半步什麼時候能夠徹底的邁出,卻是一件很不確定的事情。比如獨孤鳳自己在大唐世界破碎虛空,粉碎自我界限,升華生命,幾乎化身星嬰,然而半步驚醒之後,很長一段時間都是處於這種似夢非夢、似我非我的悵然迷離狀態之中,直到在元神隔空與元祖天魔交戰,在其無匹的魔威壓迫之下,才猛然邁出最後半步,提煉升華,成就唯心神域,從此不疑不惑,唯我唯心。

「不過,一次八景世界的轉生,一個偽造出來的『穿越者』,竟然真的能夠突破固有世界的界限,超拔出來,莫非這個世界上真的存在『穿越者』光環?」

雖然與本體自我同體一人,但是自分身出來後,就繼承了三鳳的所有因果與人格,近乎一個獨立個體的楊映雪,還是對自我本體的某些手段感到驚奇!

金須奴自然不是真正的來自其他世界地球的穿越者,蜀山世界與其他世界的地球更是相隔著不知道多少個的多元宇宙,八景幻真之法自然也沒有辦法跨越這超乎一切想像的距離,轉生到其他世界的地球中去。

因此金須奴所轉生的地球世界,其實是獨孤鳳在八景天中開闢的地球,那是由獨孤鳳記憶中具現而來的世界,是獨孤鳳曾經帶著聖姑伽因參觀過的那個世界,因為是以真實的記憶所具現,所以那個世界的真實性與細節完美的自然是超乎想像,就連金須奴這等地仙等級的強者也分辨不出真假。

而且那個世界是由獨孤鳳的記憶升華而成,帶著升華後的強烈印記,平凡中孕育著感動,使得金須奴在十八年的「地球生涯」中不知不覺的被「感動」,以至於回歸本體之後,竟然產生了一種類似穿越者的錯覺,陷入似夢非夢,似我非我的心靈拷問之中。

「這到底是陰長陽錯的巧合呢?還是早有預料的算計?」楊映雪不禁抬起頭,望向南方的虛空。天魂超我,地魂自我,命魂本我三大分身雖然同體一人,但是分化之後各有際遇,天魂超我是無極所生,蘊含了獨孤鳳的一切理想化完美化的人格意識,又與紫府世界天地合一,化身為天道一般的存在,混茫浩大,恍如天意,不可測度。

而地魂主持本體,是獨孤鳳原本的自我意識,二百年潛修,沿著未知的道路獨自開闢道途,修為境界到底到了什麼樣的程度,就連命魂化身的楊映雪也難以確定。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理想狀態的完美超我,必定強於正常狀態的自我意識,而擁有著獨孤鳳原本所有能力的自我也必然強於只是繼承了三鳳因果緣分的命魂分身楊映雪。

超我造化,自我自化,本我他化。三我各有其道,本質上並無高下,但是卻因起步條件不同,而呈現出修為層次的落差。

楊映雪目視著南方,眸子中倒影出南極光明境天外神山,藉助三魂之間的無形聯繫,看到了她的本體所在。

天外神山山腹深處,大地元磁的南極極點,獨孤鳳的本體正靜坐於雲床之上,雙手十指虛空環抱,結成混元印訣,肉身僵直,一動不動,宛如一座無比精美的玉雕一般。然而在楊映雪的眸子中,倒影的卻不是如玉雕一般的形體,而是一個無數的氣機躍動、無窮的靈氣線條勾勒出的人形。

她的身體彷彿一個源泉一般,無窮的靈氣自虛空中噴涌而出,如同一個巨大的萬花筒,紫氣浩蕩,排空三萬餘里,將整個南極天外天光明境都籠罩在內。絲絲縷縷,彷彿匯聚了億萬種色彩的光線,自萬花筒中噴射而出,匯聚成一道浩浩蕩蕩的炫光長河,順著大地兩極磁場,直直而下,貫入整個大地磁場循環之中。

由無根之源不斷噴薄而出的萬花筒光線,與大地磁力線融為一體,彷彿自染色一般,將青白二色的磁力線染成無數斷五光十色的拋物線,並沿著南北兩極的磁力線循環網路,漸漸的滲入整個大地的地竅地脈之中。

蜀山世界的天地氣脈,經緯網路宏大無比,地核深處沉澱的是億萬年積累的太古混元之氣,蒼穹之上包裹的是億萬年恆常不變的太虛之氣,天地之間,風息雷動、氣竅吞吐,每一個瞬間都吞吐著難以計量的元氣,每一個剎那都有著無以形容的氣機跳變。

天地如爐,紅塵如練。在如此龐大恢弘的天地之中,獨孤鳳噴薄而出的元氣,剛剛侵染入大地兩極磁力線圈,就在無窮的地竅地脈之中兜兜轉轉,被化去了所有的個人烙印,成為純粹的天地靈氣。

縱然無根之源的力量是無窮無盡,但是其輸出的功率卻是受限制於獨孤鳳的法體所能承受的極限。獨孤鳳的元氣輸出似乎已經到了極限,但是她以自身力量侵染天地的速度,卻似乎遠遠跟不上天地清除其個人烙印的速度。

看起來獨孤鳳似乎是在做無用功,然而,事實會是真的如此嗎?

藉助分身之間的那一股玄之又玄的無形聯繫,楊映雪輕而易舉的跳過了本體與世界的內外屏障,闖入到那不斷吞吐的氣海竅穴之中。

沿著躍變的氣機、絲絲的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