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一百四十四章自由意志覺悟靈光

第一百四十四章自由意志覺悟靈光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4-10-31 00:07  字數:3469

黃山之中,碧峰刺天,雲海翻騰,峭崖壁立,蒼松點翠。

此時正值夕陽西下,倏地從天邊飛來一匹練似的三道遁光,那遁光風馳電掣,金光在前,青白光在後,彷彿流星趕月一般,眨眼間越過蒼茫的雲海,在一座孤峰絕立的懸崖上落下。

遁光散去,現處兩男一女三個身影來,他們不是別人,正是奉命出來擒拿天狐寶相夫人的金須奴以及東陽仙子夫婦!

他們所立身的懸崖,孤峰突起,山風凜冽,崖下一片雲霧遮滿,一眼望去,也不知有多少丈深。

「就是這裡了!」金須奴看了一眼懸崖下的雲霧,確定這裡就是天狐寶相夫人逃出紫雲宮的藏身之地了。

他有著一雙神目,專能透視,一切不離陰陽五行之物都遮擋不住他的雙目,此地雖然雲稠霧重,又有天狐寶相夫人最擅長的己寅九沖小乘多寶法術所封鎖,卻瞞不過他的神目透視。

那山崖之下數百丈深處,是一片長條平地,離上面有百十丈高。東面是一泓清水,承著半山崖垂下來瀑布。靠西面盡頭處,兩邊山崖往一處合攏,當中恰似一個人字洞口,石上隱隱現出三個大字,半被藤蘿野花遮蔽,只看出一個半邊「谷」字。

金須奴看的不禁微微皺眉,此谷固然風景靈秀,是一片難得清幽靜修之地,只是草木蔓延,一派天然,少有人跡,顯然天狐寶相夫人並沒有在其中久居!

「罷了,且下去看看,天狐走的這般匆忙,必然會留下一些痕迹!」金須奴只看到這谷中的情景,便已經明白天狐寶相夫人懼怕紫雲宮中的追索,並沒有在此久留,而是草草停留一番,就移居到別處躲藏了!

不過看她走的這般充滿,必然布置不夠周密,難以用法術遮蔽所有行蹤,只要下去探尋一番,就不難追蹤到她逃走的痕迹!

因此金須奴也不多言,只是伸手一指,隨手出一道金光,直往雲層穿去。金光過處,厚達數百丈的雲霧頓時消散,沒有激起谷中禁制的半點反應,直接在厚厚的雲層之中開出了一個丈許方圓的大洞。

金須奴和東陽仙子夫婦順著空洞飛遁而下,在谷口降落,只見近谷口處疏疏落落地長了許多不知名的花樹,豐草綠茵,佳木繁蔭,雜花盛開,落紅片片,那谷口一株大樹之下,正有著一雙欺霜賽雪的銀耳白兔,正自在安詳地啃青草吃,讓整個幽谷越加顯得幽靜。

金須奴和東陽仙子乃是追索天狐而來,也無心賞玩谷中景緻,只是一邊前行一邊暗暗施法攝形,試圖追索返照出天狐寶相夫人的行跡。

此時已近黃昏,谷外林花都成了暗紅顏色,不過谷內竟是一片光明。那谷內層崖四合,恰好形成一個百丈高的洞府,洞頂上面嵌著十餘個明星,都有茶杯大小,清光四照,將洞內景物一覽無遺。

金須奴等人越走越深,走到西北角近崖壁處,有一座高大石門半開半閉,顯然天狐寶相夫人走的匆忙,一時連洞府都沒有來得及全然封閉。

金須奴等人闖入洞中,但見滿室通明,霞光灧灧,照眼生纈。四面石壁細白如玉,四角垂著四掛珠球,出來的光明照得全室凈無纖塵。又有玉床玉幾,錦褥綉墩,陳設華麗到了極處。

金須奴法眼觀照,頓時心中瞭然,知道天狐寶相夫人離開此地的時間才相隔不久。正要知會東陽仙子夫婦一聲,一同銜尾追去!突然心中若有所覺,突然轉頭,看向洞口,朗聲問道:「何方道友在此?」

「咦!」

一道略感意外的驚訝聲中,一個身影在空無一人的洞口憑空顯現。

東陽仙子夫婦更是感到意外,因為他們根本沒有察覺到此地還有旁人存在。他們一起抬眼望去,只見那憑空顯現的身影看起來像是一個十一二歲幼童,他穿著一件鵝黃短衣,項下一個金圈,赤著一雙粉嫩的白足,活像觀音菩薩座前的善才童子一般。

金須奴並不認識來人,只是覺得此人的形容相貌看上去非常面熟。他在腦海中極搜索了一下,將此界以童子之身聞名的人物想了一遍,突然想起一個著名人物來,頓時明白了來人的身份,不禁問道:「可是極樂真人李前輩當面?」

那極樂童子還沒有說話,東陽仙子夫婦卻是聽的齊齊一驚,他們雖然久居海外,但是耳目卻不閉塞,自然知道極樂真人乃是玄門久負盛名的老前輩,雖然他們夫妻也是修千年,若論修行年月也未必比極樂真人少了多少,但是他們千載修行也不過是散仙位業,根本沒法與極樂真人這等已經近乎金仙一流的玄門高手相提並論。

更何況這位極樂真人威名赫赫,乃是與玄門最富盛名的老前輩長眉真人同輩的人物,是比他們夫妻的大恩人盧嫗仙婆還要更勝一籌的此界絕頂人物,因此不待來人回答,就搶先問道:「可是雲南雄獅嶺長春岩無憂洞內極樂童子李老前輩?」

來人自然是極樂真人無疑,他這幅童子摸樣自然不是本體,而是以道家玄功采煉五行精氣,凝練元嬰之軀而成的真形法體。這是一門極為上乘的玄門功夫,真形法體雖然是元嬰成就,但是並沒有尋常元嬰元神一般的虛幻綽約,而是堅固精鍊如同肉身,既有元嬰元神聚散如意無形之妙,又有肉身法體駐世長生真形不壞爐鼎永存的有形之妙。

這具童子之身,既是他遊戲人間的法體化身,也是他求證金仙位業的成果具現,比之尋常地仙的不死之身更加玄妙深奧。

極樂真人對東陽仙子夫婦的問題視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