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一百二十八章千金一諾渡船資

第一百二十八章千金一諾渡船資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4-10-31 00:07  字數:3405

先天劍氣,當者披靡。

刺蝟一般的圓球劍影橫衝進密集的甲兵隊列,硬生生的在數百丈長的街道上,開出了一道血肉鋪就的通道。

百丈距離一趨而就,密集的甲兵隊列竟然連對手的前進腳步都不能阻擋半分,只是一個呼吸,來人就已經洞穿了厚厚的人牆,衝到了長街的盡頭。

長街盡頭,就是碼頭。

而在碼頭與長街之間,還有著最後一道防線。

那頭陀看到來人身上爆發的先天劍氣之後,心念電轉,立下決定,暮地挺直腰軀,鬚眉戟張,形象間變得威猛無鑄,渾身散發著一種金屬實質一般的光芒,彷彿佛門金剛下凡一般。

而那枯瘦老者則是喋喋怪笑一聲,渾身升起一團漆黑的煙霧,將他徹底的包裹起來。那煙霧漆黑如墨,彷彿來自九幽冥域一般,隱隱間帶著無數聲凄厲猙獰的鬼魂哀嚎。

那樓頂上的持弓男子,暮然張弓搭間,鎖定來人,箭矢還未射出,四周的所有氣流和生機都被吸納的點滴不剩,天地間一派生機斷絕,只剩下肅殺與寂滅之氣。

來人被三大高手氣機鎖定,身形卻沒有半點停滯與動搖,只是漫天劍影為之一斂,連人帶馬整個騰空躍起,人馬如一,身隨劍走,騰空之中不帶半點破空之聲,亦似乎沒有半點劍氣護體,只是整體在空中化為一道美麗的劍芒,閃電般的向前衝去。

「喝!」

氣機牽引之下,宛如金剛化身的頭陀拔身而起,泥石炸裂,邪氣澎湃,一個彷彿由暗金組成、三頭六臂的猙獰魔神虛象,在他的身後冉冉升起。纏繞著無窮邪氣的禪杖,攜帶著無窮破土而出的泥石,化為一道土石長龍,向著來人當頭斬去。

那枯瘦老者同時利嘯一聲,漆黑如墨的煙霧一陣涌動,將他腳下石板瞬間侵蝕腐化為一團砂礫,蘊含著無數鬼魂慘嚎的漆黑煙霧,陡然化作一道猙獰暴虐的鬼面巨頭,向著來人瘋狂撕咬。

而與此同時,攜帶者滅絕一切氣息的箭矢,無聲無息的劃破虛空,暮然出現在來人的背後,將一切生機盡數奪去。

沒有試探,沒有留手,排教三大高手一出手就全力以赴,配合默契的將來人的生路全部封死。

長空黑雲疾走,地暗天昏。

四人之間,一瞬間的氣機交鋒,毫無花假,鋒芒畢露,宛如真正的神兵寶刃一般,在虛空中交鋒。

轟隆!

天空一下悶雷,響徹遠方的天際。

鏘鏘!

清越的劍鳴再度響起,彷彿回應著天空中的雷霆。

下一瞬間,來人的身影徹底的消失在天地之間,天地間只剩下一道美麗無比的劍光,劍光如虹如雪,在虛空中划出一道超出任何俗世之美的弧線,宛如鳥飛游魚一般,在排教三大高手聯手營造而出的天地大網中自由自在的翱翔。

一時間,空氣中響起了連忙的悶響。

長街上暴風肆虐,漫天塵土飛揚。

電光不時閃爍天邊。

天地忽明忽暗。

劍光乍顯乍現,彷彿庖丁解牛,以無厚而入有間。

雷霆炸裂,鐵騎突出,刀槍爭鳴。

風暴來的快,去的也快!

暮然之間,劍光消失,一人一馬的身影再度顯現。只是在身影顯現的一瞬間,那馬匹突然四蹄一軟,七竅流血,癱軟倒地。

而馬匹上的人影卻在馬匹倒地之後,微微停住,目光中露出悲憫之色,最後看了一眼陪伴了他一路闖關而來的戰友後,又毅然回頭,化為一道白光,向著渡口急沖而去。

長街之上,猙獰的魔神虛象,如土胎泥偶一般,崩碎散落。猙獰暴虐的黑煙鬼面,彷彿碰到沸湯的白雪一般,煙消雲散。篆刻著十二道惡毒詛咒,吸進一切生機的神箭,如朽木一般的碎裂瓦解。

長街上的烈風漸漸的平息,頭陀和枯瘦老者的身軀,仍然矗立在街頭,只是他們的脖頸之間,多了一道若隱若現的紅線,從此再無半點聲息。

而在他們生命的最後記憶之中,看到的是一雙比星辰還要明亮的眼眸。

「還算不錯!」

獨孤鳳將岸上的戰鬥從頭到尾全看在眼中,最終露出了一個滿意的微笑。她將帶著另一個世界風格劍道和武道法門在這個世界傳播了這麼久,總算結出了一個讓她比較滿意的果實了。

南海劍派是她授命冬秀建立的,而那個曲平原是南海劍派的棄徒,某種意義上說也算是她的徒子徒孫了。能夠在沒有人指點的情況下,突破天人之限,由武道而入天道,甚至只差半步就要凝聚劍種,成功築基。這種成就可謂是她向凡間傳授劍道法門之後的第一人了。若是放到大唐世界,以其資質,也是極有可能達到破碎虛空的境界的。

「不過,還是略微有點迂腐啊!」

獨孤鳳看著曲平原衝到渡口,一人一劍殺排教血流成河,無人敢靠近其身前百丈之內。只是他似乎有急事,想要借江上舟船一用時,所有的船主卻攝於排教的威脅,無人敢開船載他。

一時間,這位殺的排教肝膽俱裂、無人敢擋的劍俠,就這樣被一個很簡單的問題給難住了!

獨孤鳳看的不禁微微搖頭,對於這些吃水上行當飯碗的船家來說,人多勢重的排教和可以欺之以方的俠客,哪個更有威脅,那是不言而喻的!如果是她獨孤鳳遇到這個問題,那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搶了一首船就走,根本不會跟人廢話。只是這位曲平原,顯然是一個頗有講原則的正派人物,干不出這種強搶的事情啊!

不過看在這位曲平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