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一百二十七章昔日鮮花今日果

第一百二十七章昔日鮮花今日果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4-10-31 00:07  字數:3518

獨孤鳳隨意說些海外風情,仙島風光,都是方梁從來沒有聽過的,一時間不禁聽的如痴如醉,簡直恨不得立刻拋下一切,泛舟出海尋找仙人蹤跡去.

如此一邊行船,一邊談天,正說得入巷.這畫舫突然慢了下來,而前方的寬闊的江面之上,原本往來不息的行船也都停了下來,堆積到一處江邊渡口.

不一會兒,就有下層的船工老大上來稟報說,前方的江面上突然出現了許多排教的船隻,祭出了排教的五通神令,要封鎖大江,過往船隻無論是官船還是私船,只要沒有排教的令旗,在這半日之內俱都不能通行.

方梁聽的不禁十分驚訝,忍不住道:封鎖大江,排教這次遇上了什麼大事了?方梁出身徽商大族,因家族生意之故也多多少少與排教打過一些交道,因此知道排教的底蘊之深厚,勢力之龐大遠超旁人的想像.

排教歷史極為悠久,最早只是江上放排之人自髮結成的互助組織,不過經歷了這麼多年的發展,早已經變成了一個遍布大江兩岸,水道河網的龐大江湖幫會.而且據傳聞本朝立國之時,太祖皇帝與陳友諒鄱陽湖關鍵一戰中,也頗得排教的助力.因此排教在本朝越發的勢大.

不過排教雖然勢大,但是因為幫眾子弟遍布大江沿岸河網之地,力量卻十分的分散,封鎖長江航道這種得罪黑白兩道的大事,就算是以排教的勢力在做之前也要掂量掂量.遍數本朝以來的歷史中,排教封鎖長江的事情也是屈指可數,而且之前的幾次封鎖長江也都是配合官府的行動,完全不像這次是排教的幫派個人行為.由不得方梁不驚訝.

而那船工老大卻完全沒有方梁的驚訝,在他這等吃長江水道這行當飯的老船工心目中,排教可比官府更有權威多了,得罪了官府還能有機會隱姓埋名逃到別處去過活,得罪了排教那是根本沒機會逃跑,在船工種種傳說之中,排教的巫師個個神通廣大,呼風喚雨,拘魂詛咒,幾乎不能,任何得罪排教的人都逃不過他們的追殺.

因此老船工對方梁的驚訝並不在意,只是按照自己打聽來的消息稟報道:聽說排教的少教主在娶親,迎親的船隊就在前方,所以才封鎖了大江水道……

娶親?為了娶親就封鎖長江水道,這也太……方梁聽得不禁微微搖頭,覺得這個解釋太荒唐了,不過這完全不關他的事情,排教封鎖大江,左右不過是耽誤一點行程而已,反正他又沒什麼急事,完全不用在意.

因此方梁只是在腦海中&amp將此事略略一轉,就徹底放下,轉為向獨孤鳳笑道:前方是葉子灘渡口,我以前在此停住過,這裡有一家酒店?酒店的臘肉釀腸滋味很是不錯,左右無事,兄台不如與我一同前去喝上一兩杯,聊做消遣?

獨孤鳳對此也沒什麼異議,她只是舉目望向前方不遠處的葉子渡口,目光中帶著一絲絲不經意的玩味之色.

見獨孤鳳沒什麼異議,方梁就下令船工撥轉船頭,向葉子渡口開去.只是他的船隻剛剛靠近葉子渡口,卻愕然發現,此時的渡口外已經擠滿了行船,沒有一絲一毫的停船空隙.

方梁又令船工去打聽緣由,不一會兒,船工回來稟報後,才知道原來此時的渡口也被排教給封鎖了起來,所有的過往船隻一律不準在碼頭靠岸,只能在江中拋錨,暫時停住.

而此時的葉子渡中,早已經布滿了排教的人馬,各個刀劍出鞘,如臨大敵,不僅僅沒有半點娶親時的喜慶之色,反而更像是要和什麼大敵火拚一般.

嘿,排教這次遇到了什麼對手了?竟然連五通長老之一的黃仙長老的親自出動了?

何止呀,我剛剛在鎮之中還看到了搜魂手,瘋魔頭陀了呢!看來八戰將也出動了呢!

……

就在獨孤鳳和方梁等人站在甲板上,遠望前面的葉子渡口時,自臨船的幾位江湖中人口中隱隱傳來了議論之聲.

獨孤鳳身為仙道中人,自然對人間江湖中是毫不關心.不過方梁卻聽得微微一驚,須知道排教高手向來有二仙三聖四護法,五老七尊八部將之說.而二仙三聖高高在上,只聞其名,不見其人,傳聞已經是神仙中人,暫且不說.五老七尊八部將卻都是排教的一方大佬,每一個的地位身份都不遜於江湖的著名大派掌門之流,尋常排教遇到的敵手根本不用他們出手,只是他們座下的灘師出手就足夠了,現在卻一同現身在這個小小的渡口,只此一條就足以轟動江湖了.

獨孤鳳的目光自然遠勝方梁,雖然江船距離葉子渡還有數里的距離,但是獨孤鳳卻是將整個渡口內的情景都看得清清楚楚.

葉子渡原本地靠長江水道,本來還是個頗為繁華的集鎮,只是此時街面上行人絕跡,店鋪關門,只有一隊隊的排教幫眾,把守的街道的各個入口,將整個渡口集鎮都嚴密封鎖了起來.

整個集鎮內靜如鬼域,每一處樓頂的制高點上,都布置著箭手崗哨,將整個俯視街道的要點全部控制住.

一個頭戴頭箍,劈頭散發的頭陀,與一個抽著旱煙袋的枯瘦老者,正大馬金刀的坐在通往渡口.,!的唯一大道當口.

那枯瘦老者深深的吸了一口旱煙,愜意的噴出了一口雲霧,有些百無聊賴的道:曲平原不過是南海劍派的區區一個棄徒,值得少教主這般重視?動用五通令封鎖大江也就罷了,還我請我們幾個來出手,我看……

那枯瘦老者剛剛說到這裡,卻突然面色一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