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一百二十六章二百年前自一家

第一百二十六章二百年前自一家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4-10-31 00:07  字數:3522

船行江上,清風徐來。79閱.讀.網

畫舫樓船之中,昔日的賓客早已散盡,獨留方梁與那位靈襄姑娘。此時二人在畫舫中憑窗對坐,下著圍棋。棋桌旁邊放著酒菜,二人各自手拈棋子,不時舉杯對飲。靈襄偶爾還揀些酒菜,親昵的遞到方梁嘴邊,與其共飲共食,神態親密,耳鬢廝磨,宛如真正的神仙眷侶一般。

靈襄眼波流轉,似醉似醒,借著勸酒餵食的機會,挨挨擦擦,親昵撒嬌,幾乎半個身子都依偎到了方梁的懷抱。

方梁神色迷離,眼眸溫柔,略帶痴迷的凝視著靈襄,一刻也不願意錯開目光。只不過他的本性乃是謙謙君子,哪怕是顛倒迷離之際,也是頗為拘謹收禮,不會如其他男人一般魂色授予、淫邪不堪。

看著自己使勁渾身解數,方梁這呆公子還是沒有逾越雷池一步。靈襄不禁微微有些鬱悶,其實按照她以往的行事風格,本不會這麼快的運用魅惑的手段,只是她這一次在江南盤庚的久了,又闖出了偌大的名頭,難免吸引到一些仇家的注意,為了不引氣更多的麻煩,她還是要儘快將一切收尾,換個身份再遊戲人間才行。

而且前日她撞上了昔日的老對頭寒光道人,雙方在萬丈高空大戰了一場,雖然因為各自克制,沒有對凡間造成什麼危害。但是這麼大的聲勢,肯定驚動了不少正在凡俗遊歷修行的高僧大德們,為了她的安全計,現在最好的選擇就是馬上回山,在山中蟄伏個百十來年,等風頭過去了,才能再出來混。

不過就算她已經做好了收手回山的準備,卻不代表她會放棄現在這個到嘴邊的「肉」。她在江南行院潛伏良久,就是為了尋覓根行根器上佳的男子,如今既然遇到了方梁這個難得的「獵物」,自然是要吃進嘴裡才能甘心嘛!

不過前兩天畫舫上賓客眾多,人多嘴雜,她嫌麻煩,就乾脆暗暗施法,將這些人都趕下了船去,如今船上就只剩下了他們兩個人,自然就是「下口」的好機會。

就在靈襄正慢慢的醞釀著情調,準備細嚼慢咽的品嘗方梁這個難得的「獵物」的時候。一陣悠揚飄渺、略帶著幽怨婉轉的歌聲順著徐徐的江風,傳入船艙中來。

「我是一隻修行千年的狐……」

「千年修行千年孤獨……」

「夜深人靜時,可有人看見我在哭……」

「燈火闌珊處,可有人看見我跳舞……」

……

靈襄聽到不禁微微一愣,這歌曲辭工具妙,雖然與當下流行的曲調都截然不同,但是曲調幽怨綿長、纏綿悱惻,彷彿真的侵潤了千年的憂傷幽怨一般,實在是不可多得的佳作。

只是這詞曲雖然佳妙,但是靈襄聽著聽著,卻不禁微微的眯起眼睛來。千年修行的白狐?哼,這詞曲什麼時候不來,偏偏這個時候來,只怕是來著不善吧!

靈襄轉過頭去,透過敞開的軒窗,看向江面。

只見滔滔的江面之上,一葉輕舟,正自下游飛渡而來。扁舟不過丈許長短,船中正有著兩個人影,一個青絲垂髻,手把瑤琴,正自放開歌喉,淺唱低吟。那一曲《白狐》正是出自她的歌喉。

而另一人負手而立,站於船頭,卓然的身形隨船起伏巍然不動。船頭披荊斬浪,逆水而行,使他看起來彷彿立在滔滔江水之上的神人一般,氣度凜然。

似乎是注意到了靈襄的目光一般,那人暮然轉頭,凌厲的目光跨越近里許的空間,與靈襄搖搖相對。

「咦!」

對面那人的目光凌厲,彷彿利劍一般,無視空間與距離,直刺靈襄的眼眸。雖然這等頗具壓迫性的凌厲目光,很輕鬆的被她所化解,不過不知為何,還是讓她心中忍不出微微一顫。

靈襄眼臉微微低垂,正要暗中施展發出,認真的窺探以下對面來人的底細的時候,卻見對面的那一葉扁舟,突然加速,箭一樣的越過里許的距離,向著樓船靠近。

「溫香軟玉,紅袖添香,方兄好生自在!」

一聲清朗激越的長笑,跨越江天水面的重重空間,傳遞到方梁的耳中,讓他的神智不禁為之一清!

方梁看著懷中釵橫鬢亂、羅衫半解的靈襄,不禁面上一熱,微微發窘,為自己突然「荒唐」的舉動感到很不好意思。

因此他看了一眼江面,見那扁舟上的人影正是前日運河中所遇的那位奇人時,連忙坐正了身子,整了整衣冠,這才微微有些不好意思的走到窗口,向獨孤鳳開口邀請,道:「原來是兄台,前日承蒙兄台厚意,以美酒招待,不知今日兄台可否有暇,讓小弟回請一回!」

獨孤鳳卓然而立於船頭,饒有興緻的看著方梁和他身後的那隻人形狐狸,不禁一笑道:「兄台美人在懷,耳鬢廝磨,正自得趣,不嫌我過去打擾?」

方梁不禁微微發窘,不過當他看到正乖乖巧巧的站在獨孤鳳的崔瑩之後,亦是一笑道:「兄台放舟江湖,亦有美眷相佐,又何必獨獨笑我?」

「說的也是,即是同道中人,那就不可錯過!」獨孤鳳洒然一笑,也就不再客氣調笑,待扁舟稍稍靠近畫舫時,便輕輕一躍,跳上了船艙。

靈襄眼臉微微低垂,宛如真正的人間女子一般羞怯的避開了獨孤鳳,退到了隔壁的船艙中。不過當她一離開了方梁和獨孤鳳的視線,原本微微低垂的眼臉卻突然張開,露出自信興奮的神采,而她那羞怯的笑容盡數收斂,卻在唇角逸出一絲意味不明的笑容。

獨孤鳳化身的是一位極為英俊的男子,劍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