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一百二十二章江船夜火月獨明

第一百二十二章江船夜火月獨明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4-10-31 00:07  字數:3354

她看著微微有些局促的方梁,薄薄的唇邊噙著一絲笑意,那一雙明如秋水的盈盈美眸之中,不但沒有慣常女子見到情郎時的羞澀與躲閃,反而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魅惑與挑逗。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靈襄輕易蓮步,雙眸脈脈如含情,一眨不眨的盯著方梁,柔情款款的問道:「方郎此來,是要為靈襄贖身的嗎?」

方梁不禁微微一窒,卻是暗暗頭疼不已。若是尋常男子,能得靈襄這般名滿江南的花國魁首傾心相隨、軟語相求,只怕什麼都不想,就腿軟腳軟心軟的答應了下來。只是他自幼好道,對於美色上沒有半分興趣,只是一心侍奉父母,只等父母百年之後,就如山求道,為此他還一直找借口拖延著父母讓他娶妻成家的命令。

只是美人恩重,他雖然對靈襄並無半點兒女私情,卻因為心底仁善,不忍冷言相拒。只能長嘆一聲,微微搖頭道:「天下之大,英才俊傑如過江之魚,數不勝數,學問才行、家世富貴、人品道德勝我十倍者亦不在少數,靈襄小姐又何必在我身上……」

「勝你十倍百倍又如何?」

靈襄突然上前一步,一雙玉臂死死的環抱住方梁,打斷了他的話道:「我喜歡的只是你呀!」

溫香軟玉在懷,一絲絲香甜馥郁的體香傳入到方梁的鼻息之中,讓他原本已經硬起來的心腸不知不覺中軟了下來,他微微抬手,試圖推開靈襄,只是靈襄彷彿深怕他拒絕自己似的,緊緊的著她不撒手。

無奈之下,方梁只能放棄推開靈襄,嘆息道:「小姐盛情,方某十分感動。只是方某一生所求,只為求仙問道,長生逍遙,對兒女私情並無半點興趣……」

靈襄突然抬起頭,一雙美眸泛起了水霧,情深似海的望著方梁,道:「君若為磐石,妾當為蒲絲。妾身別無所求,只有一腔之蒲絲,系與君身,望君憐惜……」

美人恩重,柔情款款,涕淚哀求,縱然方梁的心真的是百鍊鋼鐵所鑄,也要成為繞指柔了。最終,方梁看著美人那溢滿了朦朧水霧、似水柔情的雙眸,最終心理一軟,長嘆一聲,道:「好吧,待我此番京中事了,你就跟我會故鄉吧!」

靈襄聞言,不禁心中一喜,原本彷彿快要溢出水來一般的眸子,頓時雲收雨歇,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燦爛笑容。

方梁原本微微恍惚的心靈,頓時微微清醒,突然有點覺得自己答應的有點不搭妥當,只是當目光再落到靈襄那因喜悅而流光溢彩,艷光更盛的臉龐時,卻又將那一點點微小的不安拋到了腦後。

靈襄的美眸中流淌的異樣的彩光,似乎是要把一雙含笑的眸子都投入到方梁心中一般,道:「郎君厚恩,妾身無以為報,只有蒲柳之姿態,任君戀愛。郎君現在就想要奴家嗎?」

美眸如水,吐氣如蘭。看著靈襄靠的越來越近的笑靨,方梁漸漸的感覺有性不消,幸好此時想起外廳還有諸多同伴在等待,因此連忙推開靈襄,略略有些尷尬的道:「此事,此時不急!額,對了,適才我等為船外酒香所誘,不合突然離席,冒犯了小姐。還要請小姐見諒。」

「你還叫我小姐?」

看著方梁一副手足無措的雛兒樣子,靈襄不禁一笑,媚眼如絲,喊嗔帶笑的道:「郎君若肯喚妾身一聲卿卿,妾身就原諒了郎君!」

方梁不禁一窒,猶豫再三,卻是始終喊不出口,只是拱手向靈襄致歉。

靈襄輕輕抿嘴一笑,也不迫他,只是眸子一轉,狀似不經意的提起另一件事情:「算了算啦!不怪你了!那陣酒香,我也聞到了,渾不似凡間之物。你們剛剛出去,可是曾經遇見了什麼奇人異士?」

「確實是有一位異人……」

方梁見靈襄不再捉弄於他,不禁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就將他在船外如何看到的獨孤鳳一行,又如何認出其是一位江湖奇人,如何的開口相邀,又如何的在獨孤鳳船上喝了兩杯仙釀,再如何的被莫名其妙的送回船上後云云,詳詳細細的向靈襄說了一遍。

靈襄眉眼含笑,聽完方梁的描述之後,沒有聽出什麼奇怪的地方,頓時暗暗放下了心思,正要說話,卻突然心中一動,又問道:「那人有沒有和你說過什麼特別的話,或者送了你什麼特別的東西?」

方梁對靈襄的問題微微感到有些奇怪,不過卻並未多想,只是回答道:「沒有,那人甚至奇怪,也不和我說話,只是請我喝了兩杯酒,就將我送回來了!真是奇人奇行……」

「是嗎!」

靈襄聞言頓時徹底放心下來了,低聲笑道:「確實是個很奇怪的人呢!不過不是多管閑事的人就好!」

……

「呵呵!」

遠離樓船畫舫的扁舟之上,原本正負手而立,欣賞著運河兩岸美麗夜景的獨孤鳳突然出聲一笑。

這個笑聲來的有點莫名其妙,崔瑩不禁好奇的問道:「師叔在笑什麼?」

獨孤鳳微微搖頭,輕鬆一笑道:「也沒什麼,只是聽到一隻懸狸在背後議論我而已!」

「懸狸?」崔瑩聞言,頓時明白了獨孤鳳暗中所指,不過這完全不關她的事情,她也對這些小事不感興趣,只是問獨孤鳳道:「師叔下一步想要去哪裡?是由此沿運河北上,直到燕京舊都,還是在瓜洲渡口轉入長江,去往金陵?」

獨孤鳳轉過身來,到舟中坐下,隨意的道:「不用著急,先順水而行,到了瓜洲渡口再說吧!」

崔瑩聞言頓時放慢了以禁法驅船的速度,將船速保持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