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一百二十一章自古因緣一脈生

第一百二十一章自古因緣一脈生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4-10-31 00:07  字數:3262

獨孤鳳淡淡的話語,大有將滿船人都視作草芥之意,讓船頭的諸人頓時嘩然,心道哪裡來的不知天高地厚的狂人,敢在我們面前充大氣。更有那心中不爽的,正要反唇相譏。卻見那年輕公子微微抬手,壓下諸人的不悅,笑道:「諸位且先回廳內聚飲,我去去就來!」

說著不顧船上諸人的目光,縱身提起,宛如大鳥一般划過十數丈的空間,當趨勢已盡,眼見要落到水裡的時候,卻又腳尖輕輕一點水面,頓時猶如大鳥一般飛掠而起。如是者三,最終穩穩的落到了獨孤鳳那狹小的扁舟之中。

年輕公子顯露出了一手不凡的輕功造詣,頓時贏得了船頭的連連喝彩讚歎。不過獨孤鳳卻是連看上一眼的興趣都沒有。

那年輕公子剛剛在扁舟上立足,正要開口說話,獨孤鳳卻是不給他機會,只是微微舉杯,示意他同樣舉杯。

年輕公子見狀,連忙端起酒杯,向獨孤鳳微微一敬後,一飲而盡。

獨孤鳳也不多言,讓其連飲三杯之後,直接開口道:「閣下請回吧!」

那年輕公子接連三杯藍田玉露下肚,正覺得酒香醇厚、唇齒留香、餘韻無窮時,還沒來得及開口讚歎,就見獨孤鳳輕輕一揮手,無聲無息之中,他已經從那小小的扁舟之中,返回到了原處。

那年輕公子連忙抬頭相望,卻見那一葉扁舟,無風自動,彷彿遠去的孤雲一般,消失在明月照耀下的江面!

「來去瀟洒,不滯於物,果然是異人風範啊!」

……

扁舟御風而行,不快不徐,卻輕輕鬆鬆的將那畫舫落在身後。崔瑩微微仰頭,有些好奇的看著負手而立的獨孤鳳,對於獨孤鳳剛剛的舉動感到十分的驚奇。蓋因以獨孤鳳這等修為境界的人,一言一行,無不大有深意。仙家行走凡間,接觸來往的凡人,無不是有著特殊的因緣聯繫。

就如獨孤鳳自己所言,就算是與其同桌對飲,也不是什麼凡人都有資格的,仙人與凡人的因緣牽扯極少,除非是前身過去世的某些緣分,不然凡人就算遇到了仙人也會視而不見或者因為種種陰差陽錯的巧合而錯過。

而在崔瑩看來,那名叫方良的年輕公子雖然根基稟賦還算不錯,可以看出過去世種還是有些善果積累的。只是這種不錯,也只是相對於大多數凡人而言算不錯。

崔瑩自跟隨聖姑伽因修行以來,也是惡補了不少玄門正教的玄學理論。知道凡人仙緣,莫不是有機緣所註定,而所謂機緣正是無數世輪迴轉身之中積累的性靈覺悟之光與因果緣分。每一個有緣修仙的人,都是許多代性靈與機緣累計所至。

其實在獨孤鳳允許那人來舟中喝酒時,崔瑩就偷偷的以易數來推算了一下那個人的命數,結果卻極為意外的發現,以她的易數修為,竟然看不出那人半點的過去信息,甚至連未來的命運也無比模糊,彷彿正在隨機變遷的混沌,時時刻刻都有可能叉往另一個未來。這實在有些不可思議。

想了又想,崔瑩忍不住好奇的問道:「剛剛那人,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嗎?」

獨孤鳳看了一眼崔瑩,淡淡一笑道:「不過是一些前塵因緣而已。你也不用枉費精力去推算了,有很多天機都是被人遮掩起來的,任憑你如何感應測算,也是看不出來的。」默算過去未來可不是人人能夠玩轉的事情,以崔瑩的能力,算算普通凡人的禍福還可以,一但牽扯到一些比較重要的事情,她別說推算了,連是否被人屏蔽是否是被人刻意製造的幻想都未必能分得清。更別說想要窺視某些被她刻意遮掩起來的事情了。

剛剛那年輕人的身份來歷也很簡單,正是她現在這具肉身昔日的父親方良的轉世,方良累世積得行善,本就有善果仙緣,雖然在身為三鳳姐妹那一世時福緣淺薄,沒有機會步入超脫凡俗的修行之路,但是其救下老蚌遺留的仙緣卻是全部落到了三鳳姐妹身上。

三鳳姐妹能夠入住紫雲宮,固然是因為其前世身為金母水仙的侍女的前緣所定,也同樣有方良的福源遺澤所蔭。雖然輪迴之中,每一個人都有無數世的父母妻兒,但是唯有承接其福蔭,獲得超脫凡塵機緣這一世的父母的因緣因果分外沉重,卻是需要相機償還的。

方良轉世的這一世倒是頗有根基,只是他目前上有一次劫數要過,這一劫數雖然不會危機生命,卻又決定著他有沒有機會在這一世仙緣遇合,獲得超脫凡塵的機會。

獨孤鳳穿越之時,方良便已經身死,對她來說,雙方並沒有父女之宜。只是獨孤鳳畢竟替代的是三鳳的身份,三鳳過去未來一切因果因緣都要由她來承接,因此她此時出現在這裡,也正是是不是要找機會了解這一份因果。

不過這些秘密信息卻是不能說給崔瑩來聽到,因此獨孤鳳雖然看到了崔瑩明顯不信的表情,卻也不多做解釋,只是微微一笑,提醒崔瑩一句道:「你難道剛剛沒有發覺,那首船上,有個東西很特殊嗎?」

「啊!」

經獨孤鳳一提醒,崔瑩也立刻想起了,在船中諸人都被藍田玉露的酒香吸引出來的時候,那突兀的一聲琴音,卻隱隱的帶著一絲絲法力的痕迹。很明顯,對面那首船上也同樣隱藏著與她們同樣身份的人物,而且能夠將氣息隱藏的如此隱秘,讓她也沒有察覺的人,法力修為顯然比她要強出不止一籌。

「莫非那位方梁公子,是哪位遊戲人間的同道選定的弟子不成?」

對於崔瑩的這個問題,獨孤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