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一百一十六章黃雀更在螳螂後

第一百一十六章黃雀更在螳螂後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4-10-31 00:07  字數:3233

如此過了數年,獨孤鳳漸漸將《太真八景升仙劍經》推演撰寫完畢,又因為別處另有要事,因此就向聖姑伽因告辭,離開了幻波池.

崔瑩眼見獨孤鳳離開,少了那雙如芒刺在背的眼神,讓她頓時長長的鬆了一口氣.而恰逢聖姑伽因與獨孤鳳共同參詳太真之法而有所領悟,需要很長時間的閉關參修.崔瑩頓時沒有了人管束.

一開始,崔瑩還是十分小心,雖然淫根難去,慾火難平,但是因為怕這是師傅特意安排下的考驗,所以不敢輕舉妄動.不過當她小心的借著採藥尋寶由頭,試探著出入了幻波池幾次之後,發現聖姑伽因一直閉關不出,似乎對她的所作所為一無所知,漸漸的膽子就大了起來.

這一日,崔瑩確定了聖姑伽因確實是在閉關修行,無法分神旁顧之後,仍然打著出門採藥的借口,離開了幻波池仙府.

幻波池仙府所在西南地界,數有十萬大山之稱,除了那最著名的道家十四修行聖地之外,亦有許多適合修行中人居停的名山靈穴.

崔瑩借著菜葯之名,一路在各個靈山秀峰間走走停停,如此走了數日之後,卻是來到了一處漫山遍野布滿了桃樹的山峰之前.那山峰三面成坡,地勢平坦,一面是懸崖,卻只有百丈來高,並不險要,在靠著懸崖的一面正有一條大溪,半環繞著山峰潺潺流淌而過.

而在那山峰的懸崖一面上,正有著一座洞府,洞府都是建的十分輝煌大氣,數十座金玉妝點,晶壁輝煌的亭台樓閣正凌空懸于山崖之上,門戶半開,隱隱之中,有著絲竹歌舞之聲靡靡傳出.

崔瑩剛剛在那片樓宇前落下,就見其中走出一個身材挺拔,相貌英俊的年輕人來,他一身高冠華服,風度翩翩,看起來就像是紅塵濁世中的貴公子一般,只是他的眉宇流動間,隱隱有著一股邪氣,讓人一看就知其非端正之人.

那男子見了崔瑩,不禁眼睛一亮,一面三步並作兩步的趕上前來迎接,一面朗聲笑道:原來是玉娘子來了,快輕,快請!說著,便要伸手去拉崔瑩的手.

崔瑩卻是輕輕巧巧的一個旋身,讓開了那男子的拉扯,細聲細氣的說道:唐道友有禮了,奴家現在改過了,已經不叫玉娘子那個匪號了.唐道友若要稱呼人家,叫一聲崔瑩即可.

那男子不禁一怔,旋又重新打量起崔瑩,仔細一看,果然發現她與以前有許多不同了.崔瑩以前就是以美貌著稱,其膚如凝脂,玉肌雪映,所以才有了個玉娘子的稱號.如今再見,只覺得其形容氣質比以前更是勝出數籌,舉手投足之間嫻靜典雅,玉潔冰清的味道,其身上原本旁門中人所有的那種?那種煙視媚塵之氣竟然被洗的一乾二淨,整個人看起來柔肌似雪,彷彿一塊美玉般,通無纖暇.

若非崔穎現在相貌沒有大變化,那男子也一向和崔穎熟識,只怕就差點以為眼前的人是哪一位正教女仙呢!

崔穎的容光艷麗更盛往昔,看的那男子不禁心癢難耐,忍不住貼近崔穎,笑問道:好一個冰清玉潔的玉娘子,快跟哥哥說說,你到底得了何種奇遇,怎麼彷彿換了個人似的……

崔穎又是輕輕一閃,讓開了男子的靠近,輕輕的一手抿嘴,笑道:奴家也無甚奇遇,只是前些日子,奴家有幸得幻波池聖姑青眼,開恩收錄了門下.如今奴家得恩師教導,已經痛改前非,不再做以前的那些事啦!因師門禁令,奴家以後卻是不好與諸位舊友來往了,因此特地來向諸位道別說明!

男子聽了聖姑伽因的名頭,先是一愣,旋又是眼神大亮,他又滿含笑意的巡梭了崔瑩幾眼,突然面容一整,狀似認真地說道:原來如此.聖姑前輩乃是我們旁門之中有數的高人,你能的她青睞,卻是是莫大的仙緣……可惜,我們身處旁教雖然渴慕正途,卻一直無人援引.如今玉娘子你有緣拜入聖姑前輩門下,正是我輩的緣分,如今還要多親近親近才好!

說著,那男子又十分殷勤的邀請崔瑩入洞府做客.崔瑩含笑帶嗔,欲拒還迎似的拒絕了一兩次後,才在對方的盛情邀請之下,進了洞府.

這座洞府之中處處珠光寶氣,霞彩輝煌,甬道廊柱之間更是火樹銀花,霞光萬道,一路看的人看得人眼花繚亂,一點也不似幻波池仙府那般靜謐幽深.崔瑩一路跟著那男子走進了洞府深處,只見金碧輝煌的主廳之中,正有兩班美貌的少年少女,伴著靡靡的**妙音,輕紗薄舞.

那男子一請崔瑩入座,就連連殷勤勸酒,一雙眼睛簡直都黏在了崔瑩身上,半刻也捨不得離開.而崔瑩卻巧笑倩兮,似拒還迎,對男子的勸酒來著不拒絕,但是卻對他想要借著勸酒的機會親近的動作,全都輕巧的躲開.

這般似拒似迎,看得見摸不著的誘惑,讓男子就像是嗅到魚腥味的貓兒一般,心癢難耐.只是崔瑩態度曖昧,卻又滑不留手,任憑他如何暗暗施展勾魂魅惑的手段,卻連崔瑩的半個小手指頭都沒有碰到.

就在那男子慾火大炙,幾乎要忍不住撕開文雅的偽裝,撲上去的時候.崔瑩突然盈盈一笑,抬起自己皓白晶瑩的手腕,淺笑道:哎呀,你這裡天氣太熱了,我.,!竟忘了行法避暑,這可怎麼才好,我是最不耐熱的……

那男子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到崔瑩手腕上,只見其手腕皓白如雪,冰肌如玉,哪怕見得半分汗澤?又見其雲鬢不整,斜倚匡床之上,羅衣微開,目似飛雲,通體宛如煙嵐花樹,更顯麗質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