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一百一十五章一山還有一山重

第一百一十五章一山還有一山重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4-10-31 00:07  字數:3564

白幽女此言一出,聖姑伽因頓時勃然變色。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兩人之間的氣氛頓時緊張起來,原本四季溫暖如春的洞府,頓時變得宛如寒冬一般,一道道隱約可見的寒氣在不遠處的水池中蔓延開來。

俞巒顧不得和獨孤鳳糾纏,一臉擔心的看著白幽女和聖姑伽因。正所謂聖人發怒不行於臉,聖姑伽因雖然不是聖人,但是其心境修為亦是十分高深,等閑不會有什麼起伏,但是現在竟然怒形於色,由此可見其心中積累的憤怒是多麼龐大和劇烈。

聖姑伽因怒形於色,白幽女那邊也同樣毫不退縮,她一眨不眨的盯著聖姑伽因,雙方的視線在空氣中交匯,卻都堅定如鐵、冰冷如刃,沒有半分動搖和退讓。

而處在兩人視線交鋒的漩渦中心,崔瑩更是臉色發白,聖姑伽因和白幽女兩人不經意間泄露的氣勢,壓迫的她幾乎喘不過起來。

看到聖姑伽因和白幽女兩邊僵持不下,俞巒想要出言緩和一下氣氛,卻又欲言又止。她和聖姑伽因、白幽女都是至交好友,自然熟悉兩人的性格,知道二人都是剛強高傲,從來都不肯低頭的人。如今局面僵持成這樣,雙方頭沒有台階下,無論她出言怎麼說話,都免不了有偏幫一方,壓迫另一方的嫌疑。也正是出於這種猶豫的考慮,她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咳咳!」

獨孤鳳優哉游哉的看了半天戲,也覺得聖姑伽因和白幽女吵成這樣,幾乎沒有再和好的機會了,現在雙方都下不了台,正等著第三方出來提供個台階呢!她現在再不說話,那就是真的有看戲的嫌隙了,未免以後不被聖姑伽因埋怨,獨孤鳳還是站了出來。

「仙瓜玉瓤誠為可口,不過若是以冰水相激,卻是會更加美味呦!」獨孤鳳施施然的站起身來,一邊自案几上拿起一塊形如瓜,外皮金黃,瓤如截肪,中心微作紅暈的異果,走向那因聖姑伽因和白幽女氣息相激而冒氣寒氣的冰泉水池。

得了獨孤鳳的出言緩衝,聖姑伽因的氣息漸漸平復下來,她端坐在主位,面色如霜,冷冷的道:「一切種種皆我本心意願,我既然收她為徒,那就是我自己甘願受累,即使此女日後真箇犯規叛師,淫惡不法,我也加以容恕三次。只要她第四次不犯我手,決不親手殺她。我必將她感化教導,歸入正果。否則只要她在此世一日,我也留此一日,不了此事,決不成真……」

聖姑伽因此言一出,別說俞巒臉色大變,就連白幽女也不禁微微動容。崔瑩一日留在此世,聖姑伽因就一日不成道,這個誓言發的有點大了。就連白幽女之前也絕對沒想到自己原本是好意勸諫聖姑伽因,讓其遠離崔瑩,不能因為??因為一個天生淫惡之輩連累了道途,卻沒想到自己的直言勸諫,反而適得其反,讓聖姑伽因發出這等重誓。這樣的結果,絕對不是她想要的。

事情發展到現在這個狀態,白幽女不禁隱隱有些後悔,不過她也是性情剛強、心高氣傲之人,雖然有些後悔,但是想讓她開口認錯,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不過好在聖姑伽因所發的誓言雖然嚴重,卻也不是沒有漏洞可轉。

白幽女沉默了片刻,語氣微微放緩,道:「即如此,我也沒什麼話可說的了。不過你我數世至交,我絕不會坐視平生良友為此**受害累及仙業,將來你若後悔,我自代你除此禍胎便了。」

獨孤鳳聽了白幽女此言,不禁以手扶額,暗暗搖頭不已。她算是明白了為何日後蜀山的眾多女弟子之中,為何獨獨「易靜」最惹人討厭。此人何止是性情耿直,不會說話,簡直是情商為零。

聖姑伽因的誓言中有漏洞,難道她自己不知道嗎?作為至交好友,有些事情你心理明白就可以了,有些事情更是能做不能說。聖姑伽因的誓言中,崔瑩在此世一日,她就一日不成道。看似嚴苛,其實只要有人出手幹掉崔瑩,造成崔瑩不在此世的現實,聖姑伽因自然就可以成道飛升了。

有著這個漏洞在,哪怕崔瑩未來真如誓言中所說的一樣為惡,無論是白幽女自己出手,還是由獨孤鳳等其他聖姑的至交好友出手,都可以輕鬆的將聖姑伽因從誓言中解脫出來。

但是白幽女現在卻大大咧咧的直接將這件事情說了出來,這話聽在聖姑伽因的耳朵里,自然是在**裸的向她示威,意思是你聖姑伽因再怎麼樣,將來肯定還是要請我出手幫忙。

試問以聖姑伽因的性格,聽了這話,會有什麼反應呢?

果不其然,白幽女此言一出,聖姑伽因原本緩和下去的臉色又冷了起來,她目光在白幽女、獨孤鳳、俞巒三人身上挨個掃過,語氣鄭重的說道:「我生平行事從無後悔。此女在我未逐出門牆以前,無論是誰,不容加以欺侮,就算是未來有清理門戶之事,也不勞諸位照顧。」說罷,又特意看了白幽女一眼,道:「如等她三次犯戒之後,她已盡得我所傳,只恐道友今生要想除她,還未必能如意呢。」

白幽女只覺得自己滿心好意,不納良友忠言,心裡一直不悅。如今又受聖姑伽因搶白,不禁有氣,推席而起,道:「你我昔日爭論頗多,卻未彼此生分。既然今日話已說透,我也不再多言,來日方長,且看將來誰對誰錯吧!」

聖姑伽因亦道:「你我多世故交,情分非比尋常,自然不會因一二**而心生芥蒂。今日之事,你我各執一端,誰對誰錯也分不清楚,且待來日吧!」

兩人話不投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