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一百一十三章千里因緣一線牽

第一百一十三章千里因緣一線牽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4-10-31 00:07  字數:3345

來人不禁大吃一驚,連忙放出護身的法寶,只見一道金環迎風而漲,化作一團丈許丈的金光,罩住身形。只是那些樹木生長的極快,只是眨眼之間,天地間都是密密層層,無邊無際樹林。

千林萬叢的大樹一排排的向來人撞去,枝葉藤蔓如有靈性一般的自動蔓延捲曲,彷彿萬千條活動的觸手,逼得來人東躲西藏,宛如被貓驚嚇到的老鼠一般四處亂竄。

在來人自己看來,她是陷入了一片茂密無邊的森林之中,任她怎麼亂竄亂飛,都找不到森林的邊際,她放出的護身法寶雖然能勉強抵得住藤蔓觸手的侵襲,但是那些藤蔓隨生隨長,任憑她飛劍如何切割劈砍,不僅沒有損毀半分,反而不斷蔓延生長,越砍越多。

而在獨孤鳳看來,來人剛剛闖入到洞府的第一層,就被放置在洞府中央的屏風射出的一道青光所攝,整個人都被拉入了屏風上的畫卷之中。她在叢林中的種種逃竄掙扎,看起來都只是在屏風上捉迷藏而已。

眼見成排的大樹遮天蔽日,密集的藤蔓枝葉不斷填補著林木間的空隙,能夠讓來人來躲避逃竄的空間越來越小,種種情景,讓她不禁心裡發急,卻偏偏無計可施。不過來人也明白,自己是中了洞府的埋伏,這一片森林全都是玄門大無量五行遁法幻化而成。

木行迷陣,易為金性所克。來人左衝右突,都逃不出森林之中,不禁一咬牙,從懷中取出一柄遍布利齒的金刀,倏地大喝一聲,將本命真元不息工本的噴射到金刀之上。那金刀猛然膨脹,化作十丈金光,橫掃而出。

五行生剋,果見妙用,只見那金光所過之處,一聲雷震,青煙四起,萬木全消,原是密密層層,無邊無際的森林陡然間消失不見。

然而,還沒等來人感到驚喜,她身處的環境又是一變。只見滔滔的洪水,彷彿天河倒泄一般,從四面八方滾滾而來,不待她反應,一個浪頭捲來,就將她拉入到了洪流深處。

那來人一被洪濤捲入,原本激蕩的氣機反應就慢慢平復下來,原本如天河倒泄一般的洪流也消失不見,原本一片無邊森林的屏風畫面,卻轉為一片小小的池塘,池塘只有尺許見方,雖然是在二位平面之上,但是其中詭異的卻存儲著一泓清水,即不滴落也不擴散,十分神奇。

而在那一泓清水之中,正有一個如豆子大小,渾身**的少女,在其中沉浮上下,分離掙扎。

然而那一泓清水看似不大,卻彷彿囊括了三江五湖的水量一般,磅礴的水壓擠壓的她動彈不得。而且那清水看起來是水,其實卻是五行遁法所化,具有一種奇異的粘性和腐蝕性,不僅僅將她如蒼蠅一般的死死黏住,更在片刻之後,就將她的一身衣物化去的乾乾淨淨。

隔著層次的禁制和洞窟,獨孤鳳閑坐於自家打坐的靜室,即不出手相助,也不偷偷的下毒手,而是饒有興緻的看著猴戲。

來人看起來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妙齡少女,雖然被禁法縮小的如黃豆一般大小,但是渾身**,凹凸有致的身形顯露無疑,其肌膚瑩白若雪,晶瑩似玉,看起來就彷彿是一尊白玉雕成的美人一般。

只是這屏風上的水澤乃是以大須彌攝形禁法所禁制,與西遊記中太上老君的紫金葫蘆一般,都是將人攝進去後,一時三刻便化為血水。如果沒有聖姑伽因不出手的話,以這個少女的修為,抵抗不了多久,就會被禁法所化去。

正是說曹操,曹操就到。就在獨孤鳳動念想到聖姑伽因的瞬間,只見洞府內金光一閃,一身道裝輕衫,雲鬟端正,姿容美秀的聖姑伽因已經出現在洞府之內。

她微微皺眉的看了一眼屏風,一揮手,就將被困在屏風禁制內的少女給攝了出來。

獨孤鳳輕輕一笑,昂然起身,一步邁出,下一刻,已經跨越重重禁制的阻隔,出現聖姑伽因身旁。

「萬載寒眩的內丹可是消化完了?」獨孤鳳並不看那被聖姑伽因攝出來的少女,而是將目光投注到了聖姑伽因身上。

「差不多了,雖然還差一點點火候,不過也是無礙。」聖姑伽因一邊審視著闖入洞府的少女,一邊回答獨孤鳳。

「果然!」

獨孤鳳的目光落到聖姑伽因身上,玉容恬靜,形容飄逸,看似如常。只是那如玉一般明瓏晶瑩的玉頰之下,透著一抹淡淡的紅暈,好似紫煙初生的藍天暖玉,美麗無瑕。

萬載寒眩的內丹雖然是秉天地至陰之氣所生,天然具有著孕化之力,但是伴隨著至陰孕化之力所生的,卻是一道先天至淫之氣。這淫氣由生靈生殖生命延續的本能所生,無所謂正邪,所以分外難以化解。就算以獨孤鳳之能,也要以化欲為情之法,將其轉化為綿綿情絲之後才能完全無損的吸收。

而聖姑伽因天性好強,雖然感念獨孤鳳的相助,但是在一些小事上越發的不願意受獨孤鳳的恩惠,所以並沒有採納獨孤鳳的建議,藉助她的化欲為情之法吸收。而是獨立閉關,欲以無上定力剋制本**望,將其徐徐化解。

原本這法子也不算錯,只是需要的時間長點,耗費的心力有些大,多費些功夫也能將淫毒的影響徹底摒棄。只是天機撥弄,向來不以人的意志而扭轉,就在聖姑伽因快要將所有淫性化去的時候,這個少女突然闖入洞府,觸動了禁制,因緣牽引之下,聖姑伽因心境起伏,再也維持不住定境,只得破關而出。

這就是天定孽緣,躲是躲不過去的。

此時被聖姑伽因自禁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