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一百零八章去日之多多煩憂

第一百零八章去日之多多煩憂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4-10-31 00:07  字數:3440

遙望夜空,天穹上星河燦爛。79免費閱

以聖姑伽因的目力,甚至能夠看到,那漆黑幽暗的太空背*景,其實是由無窮無量的星辰光輝交織成繁秘的光網,沒有一處空閑暗黑。

不知道多少億億萬萬千百兆光年的空間尺度,將聖姑伽因與幻波池仙府所在的位置分割開來,遙遠的難以跨越。

失去與天地呼吸交感、氣機勾連的天人合一狀態,本身的元氣元神都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縱然有萬千繁華,無盡星輝入眼,一股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遺世而**的悵然之感,浮現與聖姑伽因的心中。

「你好,伽因姐姐,初次見面,我是狄靜,歡迎來到我的世界!」

獨孤鳳悠然的抬起芊芊玉手,一副水晶手鏈帶在她皓白的手腕之上,隨著她的抬手動作而微微晃動,如冰玉相擊,交相輝映。

聖姑伽因升起一種難以言語的微妙感受,眼前的獨孤鳳的氣質發生了一種微妙的變化,那種如水晶一般澄澈透明的氣質一如既往,卻多了幾分如暗夜一般神秘幽深的氣息。

看著獨孤鳳伸出的芊手,聖姑伽因自然而然的明白這是一種握手的禮儀,因此也如獨孤鳳一般伸出右手,與獨孤鳳輕輕相握。

雙掌相觸,氣息相通。獨孤鳳的氣息神秘而幽深,宛如夜晚中的清風,有形而無痕。

這是她的本來面目,還是……

聖姑伽因微微感到詫異,獨孤鳳的氣息與這個世界的元氣波動始終保持著一致,清幽神秘,悠遠綿長,握著她的手彷彿就是握住了整個世界。這個世界本就是獨孤鳳的黃庭內景外現所化,本就是獨孤鳳的心相的體現,她的氣息與世界宛如一體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是不應該表現的這麼明顯,彷彿她就是這個世界的中心,這樣反而太過刻意了,倒像是刻意模仿某種東西一樣。

似乎是察覺到了聖姑伽因的窺探和詫異,獨孤鳳目光微微轉動,若有深意的向聖姑伽因微微一笑。

聖姑伽因亦是一笑。

就在兩人的相視而笑中,那種環繞在兩人身旁,遺世**的意境氛圍被暮然打破,喧囂的車流,行人的嬉鬧笑語,都一起涌了上來。

而獨孤鳳和聖姑伽因,彷彿由黑夜中走出的天鵝一般,突然為來來往往的人們所發覺,即使隔了數十步的距離,聖姑伽因傾城的容貌、玉帶當空的古典宮裙,也仍然吸引了所有行人的目光。

「咦,她們是誰,剛才怎麼沒有看見?」

「好漂亮的漢服,是在拍戲嗎……」

「是在cosplay吧……」

「好漂亮啊……」

……

許多聲說出口和沒說出口的聲音,伴著一道道灼熱的視線落到聖姑伽因身上。這種被人強勢圍觀的感覺,讓聖姑伽因不禁微微皺眉。

一個背著電腦包的年輕行人,一邊趕路,一邊狀似不經意的偷瞄聖姑伽因。不過當看到聖姑伽因皺眉時,他又連忙偏開視線,有些心虛的底下頭,狀似認真的往前趕路。

獨孤鳳和聖姑伽因的氣質容顏,明顯不是這個世上所能出現的。來來往往行人的神態,大多都是如那個路過的年輕人一般,一邊畏首畏尾,一邊遮遮掩掩的偷看,一邊又攝於獨孤鳳和聖姑伽因不經意中流露的壓力,心虛的挪開視線。

獨孤鳳悠然一笑,這個世界雖然是根基她昔日的記憶所具現,卻也不是事事都依靠她的意志來運轉。這裡的每一個行人,雖然都是依靠她的心相而生,卻也不是她完全操縱的傀儡,他們都是在獨孤鳳過去生命中某一時某一刻中出現,擦肩而過後被獨孤鳳不經意的記錄下來,留存在記憶之中。

如今獨孤鳳回朔起久遠的過去記憶,挖掘出獨孤鳳當時都不可能注意到的全部細節,無唯心神域和無根之源將其再度具現出來。其存在就如普通人做夢,一切雖然都是自己思維幻想出來的,但是所有人的反應變化都不是主意識所能預料和主宰。

而如今獨孤鳳具現化出來的這個小千世界,其實與夢境差不多,只是獨孤鳳以無根之源的無限力量為填充,將一個本應是記憶和幻想的世界給具現成真實而已。

所以在這裡遇到的一切變化,一切遭遇,都與正常世界沒有多大區別。

「美麗的小姐,你在想什麼呢?我在你的眼眸中,好像看到了數千年的歷史!」

握手之後,獨孤鳳嘴角含笑,一手搭在聖姑伽因的肩膀上,彷彿搭訕漂亮姑娘的登徒子,故意做出一副彬彬有禮的模樣。

不過獨孤鳳也並不算是胡說,九劫轉生,累計數千年的修行,早已經使聖姑伽因經歷了很多故事和滄桑,使得她的靈魂沉澱了起來,一舉一動就如醇酒一邊醇厚綿長。而不斷的修行,對身與心的提煉和升華,更使得她整個人如水晶一般的純粹,又如星空一般深邃。

這種獨特的氣質,正是她的魅力所在,哪怕是換一個人擁有和她同等級的外貌,但是沒有氣質的積累,一切都是如花瓶一般的蒼白和浮躁。

只是獨孤鳳幽默的調侃,並不能為聖姑伽因所理解,她只是認真的觀看著這個世界,若有所思的道:「這就是你所經歷過的世界嗎?」按理說,著一切都是獨孤鳳的心相所具現,聖姑伽因所看到的、聽到的、感知到的都是獨孤鳳曾經所經歷過的一切。

只是這個原本應該只是一斷投影的世界卻有著十分厚重的歷史滄桑感,哪怕僅僅只是獨孤鳳記憶拓印下的投影,其空間中蕩漾的歷史迴音,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