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一百零五章冰肌玉骨清無汗

第一百零五章冰肌玉骨清無汗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4-10-31 00:07  字數:3249

聖姑伽因性情喜靜,又因命數獨特,一出山門必有麻煩上身,因此等閑不出幻波池,也輕易不見外人。所以她這偌大的幻波池仙府之中,既無門徒,也無侍女,十分的冷靜寂寞。

當然蜀山玄門中人修行要脫情離欲,辛勤修持,所以大多生活喜歡清靜,一個人獨居一府修行也是常態。哪怕是玄門魁首的峨眉派,雖然門人不少,但在修行時也多是自辟洞府,各自修行。反倒是旁門魔教中人,喜好奢華,追逐享受,才會弄些仙童侍者,門人弟子一類來抽熱鬧壯聲色。從這一點來看,聖姑伽因雖然出身旁門,但是其性情偏好卻是偏向於玄門正宗。

獨孤鳳借住幻波池仙府,也未給這偌大的空曠仙府帶來多大變化,只是聖姑伽因清心修鍊之餘,有了交流修行經驗心得,談天說地,休閑玩耍的夥伴。卻是為她冷清寂寞的生活之中增添了一抹亮色與活力。

幻波池按五行方位,有五座洞府,其中西洞為煉丹煉器之所,東洞為藏珍之地,南洞為洞府的動力樞紐,中洞為聖姑伽因自己修行起居之地,唯有北洞是幻波池池水的發源地,風景靈秀,靈氣豐沛,日後也是聖姑伽因的弟子玉娘子崔穎的修行起居之所。現在正好作了獨孤鳳的客房。

幻波池北洞下層,是一處大約數百畝方圓,高及百丈的空曠空間,洞府四壁非玉非石,乃是一種形如石膏,白色透明的東西凝結而成。內中包含著千萬五色發光的石乳,大小不一,密若繁星,照得各洞透明,纖塵畢睹。

地面平坦若鏡,光鑒毫髮,卻有許多石乳到處突起。經了一番人工,就著乳石原形加以雕琢斧修,成為許多用具,如同几案、屏風、雲床、丹灶、飾物、鳥獸之類。猿蹲虎踞,鳳舞龍蟠,樣樣明潔如晶,映著四壁五色繁光,炫為異彩。

獨孤鳳與聖姑伽纖衣赤足,踏著清涼平滑的石質地面,閑閑的在洞府內漫步。在洞府中心,有著一個十畝大小方塘。雖然面積不大,但是卻幽深難測,塘中雲霧溟檬,波濤澎湃,激成數十百根大小水柱,直上塘邊,水花亂滾,珠迸雪飛,小小的一片方塘中竟然發出不遜於大海狂濤的氣勢,瑰麗奇絕。

若純以風景靈秀而論,幻波池仙府自然不及紫雲宮的貝蕊仙闕、極盡繁華,也不如南極光明境的恢弘壯闊、明鏡無塵,但是卻自有一種小巧精緻、渾然天成的獨特氣質,再經過聖姑伽因的巧手裝飾修整之後,更有一種清幽寧靜、讓人安心的家的氣質。

聖姑伽因剛剛結束了和獨孤鳳在某些修行問題上的討論,微微有些遐思,她踱步到水塘旁邊,輕輕伸手,掬起一捧泉水,微微嘆息道:「我向來不信天命,以為必能人定勝天。只是成道之路,何其多難耶。我雖然根骨異稟得天獨厚,可惜前生好些夙孽,所習不是玄門正宗,嬰兒煉成以後,不能飛升紫府,成就天仙位業。不得已而屍解再轉二劫。只是我道力淺薄,預先推演布置百密一疏,今世出生,便是人家棄嬰,九死一生,受盡苦難,幾迷本性,幸好幾經巧合之後還是在這依還嶺得到了我預先留下的靈藥道書,這才重返道途。只是以我的福緣氣數,若要無人撫顧,再轉一世的話,只怕因果糾纏之下,就會慧心蒙塵,墮落沉淪,再難以超脫紅塵。所以這些年我靜中虔心推算,算出兩條生路。」

說到這裡,聖姑伽因微微駐足,轉過頭來,向獨孤鳳微微一笑道:「我若不想再轉世重修,未來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是須上東崑崙仙山自本獨自虔修九百年,待到內外功侯具足,即可飛升紫府。二是……」

「二是要皈依佛門是嘛!」獨孤鳳輕輕一笑,將聖姑伽因的第二條路說了出來。不用推算,只憑對蜀山原著的了解,獨孤鳳就知道聖姑伽因應該在百年之後,遇到一個高僧,得其指點,去天竺尋找到一本佛門經書,專修佛門之後,再度過最後一重魔劫,才可飛升上界。

聖姑天生麗質,仙根玉貌,如此大好女仙,獨孤鳳自然不願意讓其入佛門,因此不禁大搖其頭,抿嘴揶揄道:「西天極樂清凈之鄉,自然是個大好的去處。只是伽因姐姐的大好色身,三千青絲,都要一併割捨去,不知道姐姐舍不捨得。而且佛門之中,若要求證菩薩行,更需要捨去女身,轉為男身,不知道姐姐……」

聖姑伽因不禁啞然,她性行孤潔,因初入道時的經歷之故,極為厭惡男子,平日里別說接觸,就是看到男子都覺得討厭,又怎麼會想變身男人。西方極樂世界,女子色身不能成佛,除非她想要止步於明妃天女一般的成就,不然終究要面對這一關。這也是她猶豫自今,不願意皈依佛門的真正原因。

只是聖姑伽因性子敏感驕傲,被獨孤鳳這一番揶揄,說中了內心的煩惱,不禁有些羞惱,狠狠的瞪了獨孤鳳一眼,道:「你當我稀罕佛門正果嗎?我生平行事絕無後悔,昔年我既然發現大誓願,誓以旁門證道,就絕不會半途而廢……」

修道人一言一行,皆有天機感應,聖姑這番言論一出,雖然未必從此與佛絕緣,但是原本以後受佛門高指點、皈依佛門的那一種未來分支陡然一變,橫空多出了許多的變數。

獨孤鳳見自家激將成功,不禁暗暗偷笑,歡呼一聲,撲入到聖姑伽因懷中,親昵的將腦袋枕在那一雙皓白滑膩的山峰之上,笑嘻嘻的說道:「我就說嘛,伽因姐姐仙根玉貌,大好女兒,若是投了佛門,換了一個俗氣的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