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一百零二章幻波池中自在仙

第一百零二章幻波池中自在仙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4-10-31 00:07  字數:3221

聖姑伽因精通五行遁法,五座洞府也是按五行格局分列五方,色澤材質各有不同。獨孤鳳和聖姑伽因所去的西洞,洞門金光燦爛,上面鎖著玄黑鐵環,洞門俱是圓拱形,與石壁銜接的嚴絲合縫,不漏半點空隙,如果不是門色與石壁顏色不一樣,幾乎讓人懷疑是通體渾成。

不過在獨孤鳳眼中,這五座看似清晰洞府卻被一團五色氤氳的光華所籠罩,光華之內無數條細微不可見的光線彼此交錯影像,無時無刻不在相互激蕩的光線摩擦出一朵朵的微小火花,火花瞬間閃耀,瞬間熄滅,就在這瞬間的明滅之中,又誕生出一簇更為細小的光線。光線激蕩出火花,火花閃耀出光線,彼此循環以至無窮無盡永無匱乏。

而在獨孤鳳居高臨下自宏觀貫穿微觀的視野之中,那億億萬萬條不斷生滅循環的五彩光絲雖然在每一個剎那都進行著億萬次的跳變的激蕩,看似混亂無序,其實卻在冥冥之中遵循著某種秩序,無論是奔涌的光絲激流,還是激蕩的光暈漩渦,都統一在某種呼吸一般的韻律節奏之下,散發著生命的靈動氣息。

獨孤鳳看的暗暗點頭,遁法的根本原理是元氣的形變與質變應用,聖姑伽因能夠將五行遁法應用到如生命呼吸一般自然靈動、生生不息,顯然是已經法有元靈至高層次,雖然距離無根之源的境界還有些距離,但是從對五行元氣的理解與應用上來說,已經是臻至巔峰了。

聖姑伽因帶著獨孤鳳走到門前,微微抬手一指,一道五色光華閃過,便聽門上響起一陣細密連綿的仙樂,那兩扇二丈多高的金門,應聲徐徐開放。

獨孤鳳在聖姑伽因引導下,走進洞去,在跨過門洞的一瞬間,天地氣機猛然一變,彷彿突然從一個空間進入另一個空間一般,不僅徹底隔絕了獨孤鳳與另一片天地的聯繫,還在她與天地元氣的氣機交換中蒙上了一層薄膜。

獨孤鳳自然明白這不是她的錯覺,而是這片空間確實是被禁法從天地中隔絕分割開來,整個幻波池仙府都是由一個個獨立的小空間所組成小天地,只有入門處的那五座門戶才是這片小天地與外界進行氣機交換的唯一出口。所以,只要不是仙府的主人,任何人進入到這片獨立的小天地之中,都會受到隔絕與壓制。

不過這種隔絕與壓制,對現在的獨孤鳳來說沒有任何意義,無根之源宛如虛空,無處不在又無處存在,不僅僅力量來自於自己,完全不假外求,而且還能直接透過虛空,與外界大天地鏈接為一體,根本不受禁法的隔絕與壓制。

越過門洞,出現在獨孤鳳面前的是一層十分寬闊的石室,只是室內黃雲氤氳,空無一物。獨孤鳳明白這是幻波池仙府空間與外界大天地之間的緩衝區,是內外兩個世界信息交換堆疊的沉澱池,並不適合居住修行,所以無任何裝飾休整的必要。

聖姑伽因也沒有和獨孤鳳在此地停留,只是再度微微一指石壁上懸掛的某個金環,一旋一扭之後,一片耀眼光華升騰,在一陣轟隆隆的聲響中,當空的一面三丈多高的長方形石壁忽然往地下沉去。

前方露出一個與門洞一般大小的曲折通道,通道頂上每個兩三丈遠,鑲嵌著一顆顆的金色小星,小星金光四射,耀眼生花。

獨孤鳳神目如電,早已經看到這個通道曲曲折折,足有七里才到第二層的洞府之前。而在那通道的石壁之上,更是埋伏著一道道厲害無比的禁法,雖然只是因而未發,但是只看到那一個個微不可見細小符篆,被層層疊疊不知道重疊交錯了多少層,彼此之間氣機勾連交錯,一連十,十連百,百連萬一般牽牽連連無窮無盡,偏偏又如有生命一般渾然一體、牽一髮而動全身,就知道其發動之後恐怖了。

這麼周密嚴整、戒備森嚴的防禦,看的獨孤鳳不禁有些無語。幻波池雖然是和紫雲宮一樣的建築在地脈竅穴中的仙府,但是兩者的結構布局卻是全然不同。

紫雲宮深藏萬裏海疆之下,地殼海眼之中,那深達數千里的海水,以及地底海眼獨特構造,都是天然的防禦屏障。所以紫雲宮的防禦結構就是利用這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在地竅海眼之中開闢一片虛空,虛空無限小又無限大,只要沒有紫雲宮的坐標牽引,哪怕是神通再大,也找不到紫雲宮的具體入口位置。所以紫雲宮的防禦體系全部建在最外圍,防禦體系之內是有數百里方圓的廣闊空間,除去日月星辰外,一應環境與外界無異。

而幻波池的布局結構與其說是仙家洞府,不如說是一個堅固的仙家戰爭堡壘。在獨孤鳳一覽無餘的目光之中,幻波池仙府是有五座洞府,九條甬道,八十七間五房石室組成,除此之外,就是層層疊疊根植虛空的禁法體系,那一無數道的光絲細線密密麻麻的宛如蜘蛛網一般,將幻波池的所有洞府空間包裹在其中。

那些洞府通道也同樣是整個幻波池仙府禁法體系的重要樞紐,五座洞府外分五行,暗藏五相,那些通道通體脈絡分明,從居高臨下宏觀視角看去,整個幻波池仙府就像一個卧躺的人體。而獨孤鳳和聖姑伽因如今所行走的西洞,正如人體之肺部,肺管脈象分明。

聖姑伽因見獨孤鳳頻頻注視洞府的布置的遁法禁制,不禁笑道:「是否覺得我這裡的禁制埋伏太多了?」說完不待獨孤鳳回答,又微微搖頭,坦然道:「我昔日入道頗有坎坷,又因宿根孽緣,惹下不少仇敵。若無這番布置,只怕也沒有機會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