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九十六章天仙地仙何足道

第九十六章天仙地仙何足道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4-10-31 00:07  字數:3234

獨孤鳳微微一笑,若有深意的道:「天仙固然是上乘位業,但是地仙亦是有無窮玄妙,若是走到極處,也未必會遜色于飛升異域。」

葉繽聽的微微搖頭,嘆道:「地仙人中固然有神通廣大,法力不遜於天仙金仙的人物,但是一日不超生紫極,飛升靈空天府,就一日不得逍遙,縱然能夠練就不死之軀,駐世長生,但是那一千三百年一次的地仙大劫卻一次比一次難過,就算能夠僥倖渡得過一次兩次,最終還是免不了封山閉門,百餘年才有機會開關出門一次,這等生活,縱然得長生,又與自困牢籠何意?」

初鳳亦是笑道:「葉道友所言亦是我所想。」說著,又笑吟吟的白了獨孤鳳一眼,道:「你自家已證天仙,自然是飽漢不知餓漢飢,全不體諒我們這些還在辛苦求證天仙位業的人之辛苦。」

獨孤鳳洒然一笑,她自然知道葉繽所說的都是事實,這個世界的地仙雖然多已經修成不死之身,超脫生死界限,擁有無窮壽元,但是畢竟還未超脫世界,頭頂上還有一個「天道」盯著,一舉一動都受到天地監視威脅。

所以積年駐世的地仙,要麼是如枯竹老人之流,將本體枯坐洞府,只用元神化身來行走世間,同時還要時不時的積德行善,來消減天地對其越來越強烈的排斥與敵意。要麼就是如魔門的巨擘鐵圍山老魔一般,徹底封閉洞府,只在自家的洞天福地之中宅著練功,等閑不出門半步。

如此種種,地仙雖有長生久視之壽元,卻不得仙家逍遙自由,比上不足比下有餘,處境十分尷尬,自然讓眾多的有上進心有追求的求道者們不滿意。這也是許多已經證得地仙位業的仙人們,還要苦苦求索,探尋天仙正道的根本原因。

不過地仙的這些困難,在獨孤鳳看來,只是因為蜀山世界的地仙道途並不完整,只能算是這個世界天仙道路走岔後的旁枝末葉,並非是形成了自己的獨特體系的修行道路。

在獨孤鳳看來,真正的地仙之路應該是開闢洞天福地,執掌一方世界,天地一體,為造化主。與天仙的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煉神返虛,與道合真的法門各有千秋,最終成就卻並無高下。

正所謂天仙不離於天,地仙不離於地。天仙與道合真,直指大道終極,所以最重煉化,以煉精化氣、鍊氣化神、煉神返虛、煉虛合道為主旨,層層遞進,步步通天,在蜀山的玄門修行中已經演繹的淋漓盡致。

而地仙不離於地,在獨孤鳳看來,地仙修行的要旨,就要落到法天象地、自辟乾坤的道路上來。道門有天地大宇宙,人身小乾坤之言,佛門亦有人身一切神通悉具自足之說,故而地仙修行,就是要在體內開闢一個小世界,通過不斷的法天象地,模擬天地大宇宙,最終走到身化世界、自辟天地的造物主境界。

不過一切修行皆有根基,獨孤鳳關於地仙自開天地的構思,還僅僅只是初步的設想,想要真正化為一門切實可行的修行法門,還需要無數人無數次的實踐驗證才行。

因此獨孤鳳也不向葉繽和初鳳解釋,只是不以為意的道:「人心最是不足,即得隴,復望蜀。我輩修行,雖雲仙,其實還未脫人屬,自然要秉承人性,勇猛精進,絕不滿足。天仙長生即得,自然是要求金仙超脫不朽,甚至更進一步,帝君、天尊之位,也未嘗不可期待一二。」

紅塵煉心,生死升華,是獨孤鳳一路修行所踐行的道路。七情似火,六欲如柴,人心種種的不足,正是獨孤鳳生命升華的資糧與動力,自然不會諱言。

初鳳聽慣了獨孤鳳的這種言論,只是一笑,不以為意。葉繽卻不禁微微皺眉,覺得獨孤鳳的這種言論大違道家清靜無為的宗旨,秉承人心天性種種,已經近乎魔道了。不過葉繽並非好言之人,雖然覺得獨孤鳳的言語略有不妥,卻也只是放在心中,並不爭辯。

葉繽的情緒變化,思維波動雖然只是略略一轉,然而卻如蜻蜓點水一般,在意識虛空層面盪起一點點微不可見的波紋。這點波紋雖然微小,甚至還為蕩漾出葉繽的心光照耀範圍,就已經鎮壓平復,抹去痕迹。

但是獨孤鳳的唯心神域,卻是對世間一切眾生的情思變幻最是敏感,葉繽的心性修為雖然足夠高深,但是畢竟還沒有達到脫情離欲,不能時時刻刻保持恍恍惚惚混混冥冥的先天狀態,自然逃不脫獨孤鳳的心靈感應。

不過獨孤鳳雖然察覺到了葉繽的情緒變化,卻也不多言,只是輕輕一笑,就將一切帶過。因情生景,以景入境的法門,在這個世界開天闢地頭一遭出現,想要讓這個世界習慣了玄門無欲無為修行經驗的人接受,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所幸獨孤鳳的時間還很充足,倒是不必急於一時。

道門練氣,察天象,識地理,梳理天地氣脈氣機,是最基本的功夫。宙極縮影相當於將整個星球的氣機變化都投影了下來,對於修士感悟天地氣脈氣機運轉的規律有著極大的方便,以葉繽現在的修為,尚不足以將整個蜀山星球都囊括於心念之中,因此這番直接的觀看渾天儀演化的宙極縮影,對她來說也有許多好處。

看著葉繽、初鳳、慧珠三人都將注意力投注到宙極縮影之中,獨孤鳳油然一笑,揮手升起四方玉座,請三人座下後,又一指那不斷演繹著天地氣機變化的宙極縮影,問道:「何為氣?」

獨孤鳳突然的問題,讓葉繽三人都不禁微微一愣,旋又開始思索起來。獨孤鳳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