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八十三章斬仙飛劍戮三矮

第八十三章斬仙飛劍戮三矮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4-01-16 02:51  字數:3404

苦行頭陀,易周,朱梅,白谷逸等人紛紛臉色發白,護身寶光搖曳暗淡,起伏不定,原本固若金湯,宛如鋼鐵長城的防禦陣線,竟然在這一劍之下被斬的四零八落。

一劍之威,竟至於此。

苦行頭陀,易周等人都是心中苦澀,悸動不已。若是純以劍氣的威力而論,哪怕這一劍的凝聚度再純粹,靈光層次再高深,也難以一擊就撼動他們這群人的聯手防禦。

然而這天外飛來的一劍,真正讓人震撼的卻是那直斬心靈的威力。一劍襲來,堂皇的白金劍光還未臨身,那浩浩蕩蕩,無視任何心靈防禦的一劍,就已經直接斬入了他們的心靈,在他們的心防之中硬生生的斬破了一個巨大的缺口,他們那一直珍藏在心靈深處,歷經數世輪迴而不能磨滅的醇厚深情,就如決堤的洪水,順著那缺口宣洩而出,讓自己在那璀璨的劍光之下,不能不感動莫名。

心斬靈魂,劍斬肉身。相比於在神兵玄奇世界生疏的應用,經歷了百年潛修,將心靈與劍術融合的完美無瑕的獨孤鳳,一劍斬出,已經徹底的沒有了肉身和意識的區別,劍之所向,是肉身,亦是靈魂。

世間高手,若不能脫情離欲,達到天仙境界,那在獨孤鳳的劍下,就根本沒有還手的餘地。

不到天仙境界的高手,哪怕法力再高,神通再大,人數再多,在獨孤鳳面前,也只是任她下刀的魚肉而已。

一劍斬落,苦行頭陀等人心神未定,心有餘悸之時。又是一劍,起自萬里之外。劍氣如虹,麟角崢嶸,排山倒海的劍光宛如億萬裏海潮一般,硬沖而來,剎那間,將還來不及躲避的苦行頭陀等人席捲吞沒。

這一劍凌厲果決,殺力最猛。一劍之下,那寶光暗淡,滿空閃爍,不是玄門奇珍的法寶,都瞬間炸成漫天飛絮。

苦行頭陀的太清玄門無形劍氣護住的人最多,首先與獨孤鳳的劍氣接觸,一瞬之間,不知多少道的白金劍氣從四面八方切割而來。

苦行頭陀悶哼一聲,護身巨震,咬牙道:「不好……快……快走……噗!」

話音未落,苦行頭陀臉色慘白,一口金色的鮮血猛然噴洒而出。

太清玄門無形劍,被破。

易周的修為比苦行頭陀稍若,他同樣也沒能擋住獨孤鳳的劍氣,下一刻九天之地辟魔被破,易周臉色一紅,也同樣一口鮮血噴出。

至於其他人更是不堪,基礎在與劍氣接觸的一瞬間,護身法寶就已經被破。跟著易周出來的是他的兩位妻子和一個兒子,他的兩個妻子還好,在護身法寶被破的同時,還能運起本身的與元神法力,勉強抵禦劍氣餘波。而他那個跟著出來兒子,卻法力不足,在劍氣攻破護身法寶的瞬間,來不及反應就被劍氣餘波絞的粉碎。

眼見妻子護身法寶被破,深受重創,兒子瞬間殞命,易周眼睛都紅了,剎那間,他的身周浮現出一道九宮八卦圖文,在他的怒喝聲中,玄龜殿中也同樣浮現出一道巨大的九宮圖案,九道恢弘的光柱沖霄而起,呼吸之間,已經將他受傷的兩位妻子挪移了進去。

大須彌正反九宮神陣,易周的看家本領,蜀山之中僅次於峨眉派的兩儀6合微塵陣的著名法陣。

在親眼看到妻子受創兒子死亡之後,易周終於使出了看家本領。

玄龜殿的萬千宮闕同時放射出億萬道豪光,交織成一團燦若雲錦的光霞,千萬點光雨如繁星一般升騰而起,彷彿璀璨的星河一般,層層疊疊,密密麻麻。那一個個的微不可查的光點,赫然正是一個個早已經布置在虛空的禁制符文。

大須彌正反九宮仙陣的威力如今全數發動起來,赫然將整個海域千里方圓的天地都籠罩其中,無數的視覺難以察覺的細絲光線彼此交錯,深入時空深處,按九宮數術,八卦易理,或交替流轉,或衝突激蕩,以一點而貫穿全局,以九宮而統御天地,剎那間山河變色,時空顛倒,整個天地已經成為了一片獨立的時空。

然而易周的全力出手,還是慢了一步。

獨孤鳳連出三劍,第一劍快速,劍器出手尚在數十萬里外的戰鬥起點,卻在電光石火之間,追上蜀山速度第一的心光遁法,迫使苦行頭陀不得不發動救命靈符,以芬陀神尼的大須彌金剛神掌擋下獨孤鳳的絕殺一劍。

第二劍霸道,追斬而來,直指形神的破空劍氣,只是一擊就斬的他們心神動搖,固若金湯的防禦體系瞬息崩潰。

第三劍果決,毫不留情的第三劍出手時,已經距離此地只有萬里之遙,凌厲果決的一劍,一劍之下已經破碎了他們的護身法寶。

而就在易周拚命發動大須彌正反九宮仙陣的時候,獨孤鳳志在必得的第四劍已經悄然而來。

億萬道氣機交錯,千萬道雷光轟鳴。

坎休、艮生、震傷、巽杜、離景、坤死、兌驚、乾開乾坤八門;正宮、中呂宮、南呂宮、仙呂宮、黃鐘宮、大面調、雙調、商調、越調九宮九方,符文流光,光影交錯,旗門招展,在虛空之中組合成一個玄奇奧妙的九宮八卦陣勢。

然而,就在這萬千雷光,億萬玄門之中,一抹嫣紅悄然浮現。

赤紅如血的光芒劃破朱梅的眼眸,那一抹內斂的嫣紅,彷彿絢爛煙花的最後燦爛,照徹朱梅靈魂深處最暗黑的一處空間。那無限玄奇空靈美妙的靈光,將天地間至純至美的感動傳入他的心靈,那份純粹和完美悸動的難以言表,只覺得那一抹嫣紅是天地間的最後意義所在,完美的讓人不忍破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