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八十一章劍掌隔空有對撼

第八十一章劍掌隔空有對撼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4-01-16 02:51  字數:3332

風雲破碎,銀鏡倒轉,瑰麗而華美的虹光彷彿來自於另一個世界。天際之中雲光變幻,一滴滴的流線型的水滴,一圈圈的嚮往蕩漾,彷彿有一朵燦爛的蓮花在天地間綻放一般。

世界法則所限,物質肉身難以時空跳躍,瞬間跨越數十萬里距離。但是純粹由元氣元神凝聚而成先天劍器,卻不在此列。近百年的時光,已經足夠使得獨孤鳳將前世劍道修為消化修正,以這個世界的方式展現出來。

而這一趟出手,是獨孤鳳首次全力出手,將自己近百年苦修的劍術心得層層展開。蜀山世界的高手固然防禦堅固,遁光神速,沒有完全周到的埋伏,封鎖虛空,絕對難以困住相應的高手。

但是對於獨孤鳳來說,她又何須費時費力,封鎖虛空?想要對手無法逃走,那只需要將對手存身的虛空一併斬碎即可。

獨孤鳳全力展開劍術變化,將「先天紫府七弦無形劍氣」的威力發揮到了極致。劍氣鋒芒之下,物質崩潰,元氣湮滅,空間粉碎,時光斷層。方圓數百里內的空間,在堂皇的劍光之下,原本平滑完整的時空,彷彿被裁紙刀裁剪過一般,成整個天地中獨立出來,在微小中蘊含極大,在劍光中延續到無限。

身處劍光風暴中心的朱梅、白谷逸只覺得天地旋轉,眨眼間他們竟然已經被困在了一片漫無邊際的清光之海,目之所見,耳之所聞,乃至神念所感的範圍之內,竟是一片如雲似水的清澈劍光,劍光蔓延,不知幾千萬里,赫然讓他們的升起一種無窮無盡,無邊無際的恐怖感覺。

整個劍光之海,由內向外看去,竟然是葉繽、初鳳三人在外面看到的驚天動地的氣勢截然相反,雲水清光,寂靜一片,彷彿是一片澄澈的鏡面之海。然而無論是朱梅還是白谷逸都不敢小看著寂靜雲海的威力,他們二人聯手發出的玄門禁制,以及十數件護身法寶交織的防禦圈,在著寂靜的雲光之海中,就彷彿扔進沸水中的冰塊一般,正在一層層的消融瓦解。

朱梅和白谷逸兩人聯手化作虹光,十數件法寶連番放出,化作一團團的光圈,套在在金虹之外。

「走!」

二人合力施展出玄門上乘劍術,一絲絲金色的絲線從二人的雙手中噴射而出,白絲交織,虛空滌盪,彷彿鏡面一般靜止的虛空突然出現層層波動,但是轉眼間又被無形的力量彌合平復。

朱梅和白谷逸同時臉色巨變,他們二人合力,想要使用練劍成絲的玄門上乘劍術,斬開束縛,衝出包圍圈。那知道,一動之間,卻發現這片靜止的劍光之海不但具有著無可抵擋的侵蝕鋒芒,還具有著極其強大的凝滯阻力,而且他們的速度越快,阻力就越強,所放出的法寶劍光就被消融的越快。

「兩界罡風?」

朱梅臉色難看,一個碰撞之下,他就已經了解到,外面的這層彷彿鏡面時空一般的劍光之海,其性質竟然和兩天交界之處的罡風十分的相似。身處其中,不但要受到無時無刻的罡風侵蝕,更有著難以掙脫的凝滯之力,除非法力強大到天仙境界,或者有特殊的玄門奇珍護體,不然絕對寸步難行,別說掙脫束縛,連移動起來都十分困難。

「心劍神訣,唯心變幻」,獨孤鳳的心劍神訣,以心為道,以劍為器,目之所見,心之所感,盡可以化為劍訣。這一劍分割時空,劃分兩界的手段,正是獨孤鳳遊覽天蓬神山,觀摩兩天交界之處,界域之力重疊而形成的獨特罡風,借鑒其性質,化用而來的手段。

由於世界法則的不同,蜀山世界的時空構造頗為連續平滑,可以扭曲顛倒,挪移封鎖,但是很難粉碎切割。獨孤鳳這一劍分時空,只手畫兩界,正是以無上劍術融合唯心神域,由一劍而化小天地,將己身的力量囊括外界,模擬天界與此界交匯時的重疊狀態,創造出一個只有劍光劍氣的獨立世界,雖然有界,卻又是無限。任何修為低於她的高手,一旦被封鎖其中,就再也難以逃出來。

「好強的劍術,一劍之中,竟然化生出了兩天交界的奇景,匪夷所思,這是劍術能夠做到的嗎?」

葉繽虛空踏足不斷翻卷的海浪之上,既是震驚,又是疑惑,所謂劍術,根本乃是煉劍之術,九分在練,一份在用。劍術的威力一看所練劍器的威力,二看運用著本身的修為,卻是與技擊之術的精妙與否關係不大。如她本身所用的冰魄神光劍,乃是冰雪精英所成,除了冰魄神光之外,更具有分化億萬的妙用,因此她作戰對敵,更多的靠的是本身的修為和冰魄神光劍的神妙。

但是眼前獨孤鳳所展示的劍氣威力,卻是遠遠超出了她的想像。她從來沒有想到過,只是憑著劍氣的變幻,竟然能夠製造出類似兩天交界的奇異景象,以一劍而分兩界,劍術的運用到了這等境界,已經是由劍生法了。

劍術與劍法,妙到巔峰的應用技巧,幾乎難以理解的氣機變化,讓葉繽看的如痴如醉,她雖然還無法看清獨孤鳳劍法運轉的原理,但是種種不可思議的變化之中,已經讓她感覺一道前所未有的大門正在向她敞開,那是一個從來沒有人涉足的領域。

過了片刻,眼見朱梅和白谷逸撐開的防禦光圈被壓縮的越來越小,原本彷彿煙花噴射一般的璀璨星霄,卻像是風中殘留的燭火一般,似乎下一刻就要熄滅。葉繽陡然清醒過來,卻是明白嵩山二老在這驚天動地的劍法下,已經支撐不住了,要是沒有人插手的話,要多了一會兒,只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