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七十六章明罰刑賞別有意

第七十六章明罰刑賞別有意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4-01-16 02:51  字數:3578

楊鯉此番受異人指點,隱去本身真實姓名,化名韋容,就是專門為陸蓉波而來。此時見了陸蓉波真人,不禁悲喜交集,喜的是數十年不見,故人風采依舊,悲的是世事變遷,昔年的青梅少女已經身為人母。縱然他知道這個孩子的來歷神奇,不是陸蓉波另有男人,但是仍然心中不免微微覺得酸楚。

獨孤鳳在一旁見楊鯉的表情心情盡收眼底。她自然知道楊鯉的真實來歷與身份,此時的情景與原著不同,陸蓉波並非是被自願的脅迫進紫雲宮,自然不需要楊鯉捨身營救。不需要推算,只看楊鯉現在隱姓埋名的樣子,就知道他必然是受人指使,故意借著陸蓉波的機會潛入紫雲宮做卧底。

不過長眉一方可以藉助陸蓉波楊鯉這些棋子窺探她的虛實,她獨孤鳳更是要用這些人完成一些布局呀!正所謂世事變幻,塵世如棋。對於他們這些能夠前知後察,默算千年的人來說,未來種種,本就是一種棋局交鋒。對於雙方來說,棋盤其實是透明的,真正決出勝負的,還是各自的布局謀算,以及本身的實力。

因此獨孤鳳也不揭穿楊鯉的偽裝,只是笑看著楊鯉與陸蓉波的種種表演,將之當做一場有趣的電視劇。

作為棋手之一的獨孤鳳,自然是對長眉真人、極樂真人等等其他棋手的這番動作的用意了如指掌。很顯然,無論是長眉還是極樂,或者其他的佛道玄門高人,都對於獨孤鳳十分的關注。

陸蓉波和石生母子互訴衷腸之後,也注意到了楊鯉,他鄉遇故知,又是當年良友,自然是件十分讓人高興的事情。陸蓉波並不知道楊鯉乃是專門為了自己而來,只當他原本的師傅凌虛子是散仙,所學介於正邪之間,不能求證上乘功果,楊鯉既然跟著金須奴而來,多半是為了轉頭紫雲宮,求學玄門道法。

陸蓉波正要和楊鯉打招呼,卻又見楊鯉故意錯過目光,一副不認識自己的模樣,不禁心中暗暗驚訝,不知道楊鯉這般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態度是什麼意思。不過她畢竟也是修道中人,心思靈敏,反應快捷,見楊鯉不願意說破兩人的關係,她也裝作不認識楊鯉的樣子。

獨孤鳳狀似不經意的看了楊鯉一眼,向金須奴問道:「這就是你尋來的弟子?恩,資質稟賦倒是不錯。叫什麼名字?」

金須奴連忙道:「稟宮主,他名喚韋容,原是海外散仙弟子,因慕求正道,期盼拜入……」

獨孤鳳卻是淡淡的掃了楊鯉和陸蓉波兩人一眼,似笑非笑的道:「韋容?為容。陸道友,這人看起來和你倒是頗為有緣呢!」

楊鯉聞言頓時臉色大變,獨孤鳳的這幾句話,宛如晴空霹靂一般,震的他心慌意亂,讓他不知道該如何應對。不用獨孤鳳明說,他已經明白,自己的真實身份多半已經被獨孤鳳看破。

而陸蓉波卻是又驚又羞,這才恍然大悟,明白楊鯉的這個化名另有深意,「韋容」也就是「為蓉」,如此**裸的表白,怎麼不能讓她又驚訝又是羞澀。她忍不住的偷偷看了楊鯉一眼,又恰好看到楊鯉正一臉慌亂的往她看來,雙目一接觸,兩人都是心理一跳,連忙又錯開目光。

獨孤鳳看的心中暗暗好笑,這個楊鯉資質不錯,除了情關難過之外,別的方面倒是個可堪造就之才。他雖然是長眉真人一方刻意布下的棋子,但是其實與峨眉青城並無任何的關係,他化名前來紫雲宮,只是為了陸蓉波而已。只要讓他發現陸蓉波並不是獨孤鳳等人故意囚禁,他自然也就沒有理由與紫雲宮敵對。相反,只要有陸蓉波在紫雲宮一日,他就一日不舍的離開。

因此,獨孤鳳雖然是用言語略略點了楊鯉一句,卻不再明面上說破,而是向楊鯉問道:「你的根骨資質都還不錯,符合我宮中收錄標準。以你之才,做個宮中侍童,卻是委屈了。我問你,你可願拜入金須奴的門下,正式成為我宮中的一員?」

楊鯉頓時頗為糾結,他前來紫雲宮,乃是受一位異人指點,說是陸蓉波在紫雲宮有數百年之厄,若無人照應,只怕劫難難以渡過。他因舊日與陸蓉波的情誼,又因無意害的她處子懷孕,十分的愧疚,所以沒有多想,就自告奮勇的主動按照那異人的吩咐,化名潛入紫雲宮。

哪裡想到宮中主人的法力高強,幾乎一見面就看出了他的身份來歷。悴不及防之下,讓楊鯉不禁十分慌亂。不過當他看到獨孤鳳只是微微一提,沒有繼續追究的意思之後,才略略放下心思。

只是獨孤鳳直接問他是否願意拜入金須奴門下後,正式成為紫雲宮的一員之後,他不禁十分的猶豫。有些事情,說開了和未說開,完全是兩回事。他畢竟是有師傅有師門,在師傅沒有飛升轉劫,也沒有將他開革出師門之前,他貿然拜師,轉投他派,是徹徹底底的欺師滅祖的行為。

若是獨孤鳳沒有認出他的身份,他還可以用隱姓埋名,解脫友人的名義來做理由,但是獨孤鳳暗暗點出他的身份之後,他再拜師的話,那就是真正的欺師滅祖了。

楊鯉心中猶豫不已,看看陸蓉波,又回想起師傅凌虛子的諄諄教誨,再三猶豫之後,猛的一咬牙,向獨孤鳳拜倒道:「晚輩先前所言,多有隱瞞,還請前輩恕罪。晚輩本名楊鯉,本有師門,家師乃是南海聚萍島白石洞凌虛子崔海客。前日晚輩前往蒼茫山拜見陸蓉波道友,聽聞陸道友飛升遇劫……」

事到如今,楊鯉也不再隱瞞,除了受異人指點那一段之外,將其他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