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七十三章世事紛擾如棋局(補昨天

第七十三章世事紛擾如棋局(補昨天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4-01-16 02:51  字數:3334

金須奴聽完這道童的話,頓時明白他不是陸蓉波的兒子石生。不過他見這道童年紀雖輕,為人卻很老練,飛劍道行也已經很有根底,絕非一般初學之士所能比,因此十分的喜歡,又想起臨走時獨孤鳳所說的此行當會碰到一個與他有緣的弟子云雲,不禁頗為意動。

只是他見這道童身形裝束,必有師長,不便出口,又因他自願前往,答應的太過容易,怕引入門中,日久生變。因此不能不仔細一些,細心的盤問道童的來歷和師長姓名。

那道童看似十分的坦誠,說自己姓韋名容,師父原是一位散仙,自己因犯小過,為師逐出。自念學道未成,稍一不慎,誤入歧途,因此終年遍游名山大川,一為訪師,二為擇地隱修。今日湊巧遇到金須奴,見其風姿氣度,皆是不凡,所學又是玄門正宗,乃是曠世奇緣,故此降心相從,敬求引度云云。

道童詞色誠摯,極其自然,不似作偽。金須奴本是精細謹慎的人,竟也覺得微微心動,信了大半。又見道童根骨上佳,一身正氣,不見半點邪氣,不由心中暗想:即使他別有用心,所說的有不實之處,但是憑他這點修為,我也還能制伏得他,更可靠宮中有三公主在,明澈未來,燭照大千,又有什麼能夠瞞過她的,我且收下他就是了。

如此一想,金須奴便放下心思,滿口應允,答應度道童入門。那道童大喜,立時拜倒在地。

金須奴自然不會知道,那道童雖然大半所說是真,但是卻還是隱去了許多關鍵內容。比如他真名為楊鯉,乃是南海聚萍島白石洞散仙凌虛子崔海客的弟子。因凌虛子與陸敏偶然相遇,相交默契,時常往來,楊鯉與陸蓉波也是熟識。

楊鯉與陸蓉波本有前緣牽扯,因此交情深厚,不必尋常。可惜兩人的感情還沒來得及發展,就因為楊鯉誤采合歡蓮,害的陸蓉波處女懷孕,為陸敏誤會,不得不逃入山腹中隱居。

楊鯉本來不知道此事,只是後來多次飛往蒼茫山,拜訪陸敏父女,都只見古洞雲橫,峭崖苔合,再也找不到半點人煙蹤跡。因此回山之後,懇求師傅推算,這才明白了前因後果,知道陸蓉波因自己之故,不僅蒙受了許多不白冤屈,更是險些被害了修道根基,因此大為懊悔。

楊鯉本就對陸蓉波頗有好感,又因為此事的緣故,十分愧疚。因此數十年來,時時都將陸蓉波記掛在心上,幾次去蒼茫山中尋找。只是因為陸蓉波藏身的山腹有極樂真人靈符封閉,不到時日,就是天上神仙也難以破開。因此一直徒勞無功。

這一次,楊鯉再度前來,也是算計著陸蓉波飛升之日將近,必有劫難,特來相助護法。只是他來到蒼茫山的路上,卻恰巧遇到同門師兄與一個本門仇敵在殊死拚鬥,他便連忙飛身相助。誰知道仇敵厲害,雙方一直鬥了數日功夫,楊鯉與師兄卻漸漸落在下風,被仇敵困在。若非中土有異人相助,只怕就要身隕敵手。

那異人救下他與師兄之後,又留下兩封柬帖,不但詳細訴說了陸蓉波飛升之後的遭遇因果,也指點他在此等候,如遇一姓金少年,只須設詞隨他同去,便可與陸蓉波相見云云。

楊鯉在此盤庚了兩日,正自焦急,如今果然見金須奴到來,一切又與柬帖所言的幾乎完全相同,因此十分的信服,暗暗按照柬帖指示行事,假意拜入金須奴門下,準備混入紫雲宮。

金須奴一來信奉於獨孤鳳的先見,二來見楊鯉資質出眾,又無半點邪氣,因此也未多加懷疑,很容易的就收下了楊鯉入門。

楊鯉見金須奴收下他之後,還不離去,只是看著那山崖不斷查探,似乎是在尋找著什麼,不禁問道:「師傅要找什麼?我之前因尋找仙草,也在此地仔細查探了一番,並無發現異常之處。」

金須奴笑道:「我此番來這裡,是奉三宮主之命,來接一位道友之子前去宮中,她昔日的隱居之處正在此地,只是原本計劃要脫體飛升,所以留了一子在此……」金須奴也不向楊鯉隱瞞,原原本本的將一切向楊鯉講述了一遍。

楊鯉聽了金須奴的這番言語,心情如何暫且不提。只是那山崖石壁之下,原本借著靈符隱身在亂石從中一個小小仙童,卻是心中激動不已,當聽到陸蓉波飛升不成,被人救到紫雲宮,又派人來接引兒子之後,頓時興奮難耐,連忙就要躍出石叢,表明身份。

只是那小仙童剛剛一躍,卻只覺的渾身一緊,怎麼也跳不出去,正要高喊,卻聽到身後突然有人說道:「一個小娃娃,也忒單純好騙了。」

那小小仙童頓時大吃一驚,連忙回頭,正好看到身後原本一個空空如也的大石頭上,正一個矮瘦的老者。

那老者相貌清灌,頷下有三絡短須,根根見肉,常眯縫著一雙細長眼睛,葛衫雖舊,卻甚清潔。看似相貌均不驚人,但是雙目開闔間神光映射,一看就不是凡人。

那小仙童料不到身後突然有人出現,頓時嚇了個魂飛魄散,下意識的放出劍光,飛劍激射而出,劍芒暴漲,宛如滿空銀雨一般,劈頭向老者打去。

那老者眯眯微笑,也不躲避,只是伸手一抓,那爆射的飛劍就突然落到他的手中,宛如被抓上岸的活魚一般跳動幾下之後,就歸於寂靜。

「你,你是誰?你怎麼能看穿我的隱身符?」

這小小仙童不是別人,正是陸蓉波的兒子石生,自陸蓉波飛升之後,他就按照陸蓉波的吩咐,謹慎外出,只在洞府附近活動,一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