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七十二章直線垂釣願者鉤

第七十二章直線垂釣願者鉤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4-01-16 02:51  字數:3337

說話,說真話,只說真話,只說部分真話。

屏蔽天機蒙蔽他人,就跟說謊話騙人一樣,都是需要技巧的。有時候偶爾故意透漏的真實,反而更能引入上當。

原著中陸蓉波雖然被三鳳強行劫持到紫雲宮,又被種下元神命牌,不得自由,但是畢竟沒有真的遭受多少折磨,反而藉此渡過命數中的最後劫數,最終成道飛升。若是模糊了中間過程來看,陸蓉波成道的機緣還真是應在紫雲宮身上。

若是真正的玄門高人收徒,哪怕是真的有師徒緣分,收錄之前也不會直接明說,而是暗暗考驗一番,待對方千求萬請後,才順水推舟收下。不過對於獨孤鳳來說,她即不屑於拿捏腔調,又與石生沒有真正的師徒緣分,自然不會學這一套,而是徑直向陸蓉波道:「我不久就要開宗立派,只是目下尚缺弟子,道友之子乃是秉地脈靈石之精所生,天生靈根仙骨,資質不凡,又欲我紫雲宮有緣。我欲收入門下,做個開山大弟子,不知道友意下如何?」

陸蓉波聞言,不禁微微驚訝。她在飛升之前,也曾潛心運算,為兒子石生測算未來前塵,雖然未來天機大亂,不能看清,但是也隱隱知道自己的兒子未來與峨眉頗有因緣。因此一直有心,想讓兒子拜入峨眉門下。獨孤鳳如此直接開口收徒,倒是讓陸蓉波躊躇不已。

若是按她的本心,自然是想讓石生歸入師祖門下,成就玄門正果。只是獨孤鳳等人雖然初次相見,對她卻恩情頗重,不但從異派妖邪之手救下她的性命,還不惜耗費靈藥元氣為她修補元神,這番深情厚誼,就算她有心拒絕,也實在說不出口。

獨孤鳳見陸蓉波面現疑難,躊躇難決定,倒是不急著催促,只是含笑望著陸蓉波,等待她的最終決定。

獨孤鳳不著急,那邊二鳳卻是忍不住看了獨孤鳳和陸蓉波好幾眼,她是第一次看到獨孤鳳主動要收徒,更是為陸蓉波的躊躇遲疑感到驚訝不已。她只當陸蓉波將她們當成旁門散仙一流,愛子心切,不願讓兒子身入旁門,因此笑道:「我們雖然辟居海外,份屬水仙,卻也不是普通的旁門之流。這紫雲宮曾先後是天一金母、連山大師的修道之所,我們姐妹承蒙前輩遺澤,僥倖得了仙府道統,所修所學,也是玄門正宗,並不比佛道兩家上乘法門差到哪裡去。道友又何必擔憂?」

「宮主一門竟是連山大師的傳人?」

陸蓉波聽到二鳳的自敘,不禁驚訝不已。忍不住抬頭看向獨孤鳳、二鳳等人,這麼仔細一看,她才發現,除了獨孤鳳修為高深莫測,讓她看不出究竟之外,二鳳和金須奴一身的氣息分明是最純正不過的玄門根底。

峨眉青城,同出一源,兩家的根本坐功心法,除了細小處的微妙不同之外,其他大處都是一摸一樣。因此,陸蓉波仔細辨認之下,立刻認出來二鳳和金須奴的功法來歷。忍不住問道:「諸位所學,莫非是峨眉嫡傳的心法《九天玄經》?」

獨孤鳳淡淡的道:「《九天玄經》乃是天府嫡傳,上古金仙廣成子所留,卻並非峨眉一家所有。」

陸蓉波沒有深思獨孤鳳話中的別意,只是心中暗暗驚疑不定。她自然知道連山大師是誰,峨眉雖然是長眉真人做開山教祖,但是長眉之前,還是有太元真人、萼散子、連山大師這峨眉三老,獨孤鳳等人既然傳承了連山大師衣缽,有修行的是玄門正宗的功夫,那自然也勉強可以算進峨眉一脈中去。

如此想著,陸蓉波不禁懷疑,她推算中的成道機緣,以及兒子與峨眉的因緣,是不是應在此處。

獨孤鳳對陸蓉波的心理活動心知肚明,知她已經有所心動,也不過多催促,只是道:「道友既是心中猶豫,那就不必勉強。」

陸蓉波的父親陸敏只是極樂真人的記名弟子,雖然得傳青城根本心法,但是只是基礎心法,雖然杖之勤修,也可飛升天府,但是到底不是玄門最上乘的嫡傳功夫,成就有限。陸蓉波和陸敏最大的遺憾,就是未能正式列入極樂真人名下,成為真正的玄門嫡傳弟子。

剛剛獨孤鳳主動收徒,陸蓉波心中猶豫,如今獨孤鳳似乎要放棄,陸蓉波心中著急,唯恐誤了兒子成為玄門嫡傳弟子的機緣,連忙道:「宮主且莫誤會。只是我師門門規甚嚴,師祖,父親俱在,不敢自己做主……」

獨孤鳳微微一笑,打斷了陸蓉波的解釋,道:「無妨。道友如今在我宮中修養,留下幼子在外獨居,怕是不太妥當。就將他一併接來宮中,你們母子也可一併團圓,不用分離了。」

陸蓉波見獨孤鳳說的委婉,不再拒絕,頓時鬆了口氣,對獨孤鳳的提議默默點頭,道謝贊同。

獨孤鳳又道:「道友元嬰初成,雖然有固元靈膠修補,但是仍然需要休養些時日才可外出,此外宮中還有天一真水,也有洗鍊元嬰助長功力的效用,道友也可藉機服用。至於去接道友之子的事情,事不宜遲,還請道友修書一封,我讓金須奴待道友跑一樣,將道友之子接來。」

陸蓉波聞言,沉吟片刻。最終還是修書一封,呈與獨孤鳳,並仔細交代自己所居洞府的方位地址,著重說了自己所居的洞府深藏石腹,又有極樂真人的靈符封閉,不可硬攻。

獨孤鳳不以為意,只是將書信轉交給金須奴,吩咐他道:「你此番前去,除了將陸道友的兒子帶來之外,亦要留心,若有那根骨深厚,秉性上乘的仙童子弟,也不妨一併帶來。」說著,又露出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