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六十八章仙山遠去離靈空

第六十八章仙山遠去離靈空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4-01-16 02:51  字數:3447

更新時間:2013-11-30

獨孤鳳輕輕一笑,不待丁娥等人回答,又繼續說道:「順成人,逆成仙。跳出此間,躍入彼方,悖逆天心,違背自然,猶如世俗賊寇,叛離家鄉,令投他國,自然有無窮劫數。」

此界的天劫來歷,看起來十分的複雜,有因果業力,有上界干涉,有天心意志,有人道意識,甚至還有自然反噬,種種力量混雜在一起,讓人越發難以看清真正主導天劫力量的根源。

但是在獨孤鳳看來,真正引發劫難的根源很簡單,只是修道者的元氣本質與此界不合,因此修鍊到一定境界之後,引氣天地氣機的自然反應而已。這就像科技世界的工業發展,必然會伴隨著環境污染一般,是天地的自然應激反應,無可避免。

不過若只是單純的天地自然反擊,天劫的威力不會有這麼麻煩。因為修行者所修的法門根本是來自於天界傳授,而不是這個世界土生土長,因此必然與這個世界的根源不合拍。所以修行者修為越高,接觸的世界底層規則越深,其本身源自於天界的特性就越強烈,與本世界的底層代碼的衝突也就越深。這才是造成劫難越來越嚴重的根本原因。

至於因果業力,外功善果等等,都只是在此基礎上的因勢利導,推波助瀾,而非根本。

甘碧梧穎思明悟,瞬間就明白了獨孤鳳的意思,不禁笑道:「果然是如此,難怪我以前那麼好熱鬧的性子,但是自修行以來,越發的不耐塵世喧鬧,而且修為越高,與此界越發的有一種疏離感,每每元神出竅,都有一種憑虛欲去的感覺,原來問題出在這裡。」

而丁娥等人也同樣明白了獨孤鳳話中的真正意思,不禁嘆息道:「此界的功法源流,無論是道家玄門,還是佛門魔教,都是出自諸天域外,概莫能外。如此看來,天劫更是難以避免了。」

獨孤鳳卻是笑道:「不然,觀天之道,執天之行。天地不一,法亦不同。若要長生久視,永駐此界。自然是要棄外域之道,而法此界之天。不然滯留此界,就如病蟲寄生人體,必為天地處之而後快。」

甘碧梧等人頓時默然不語,互相對視了幾下,已經隱隱明白她想要說什麼。

赤杖真人面含微笑,神色不變,只是微微點頭嘆息道:「道友之志,讓人誠為嘆服。我辟居世外,已有數百餘年不曾踏足中土,不想世事變幻,竟是如此出人預料。」

獨孤鳳淡淡一笑,已知赤杖真人心意,當下也不在多言,只是泛泛而談,說些中土海外的風情人物。

賓主飲宴,又過了些時候,赤杖真人又命弟子陪同獨孤鳳在靈嶠仙府遊玩。甘碧梧、丁娥等人皆是殷勤相邀,十分的熱情。獨孤鳳自然也不會拒絕,興緻勃勃的遊覽其這地上第一仙府來。

此番宴會雖然是泛泛而談,但是獨孤鳳和赤杖真人皆是明了對方的意思,不過因為各有想法,只是點到即止。

修為到了獨孤鳳和赤杖真人這等境界,世間一切,已經很少有能瞞過他們的事情,雙方都有推算之能,對未來的大勢都有清晰的認知。獨孤鳳能看到她的選擇多半要和峨眉激烈衝突,而赤杖真人自然也能夠看得出來。

赤杖真人並非是峨眉的鐵杆死忠,也無需峨眉相助才能渡過道家千三大劫,現在也和峨眉沒有多少深厚的交情,自然不願意貿然參合到獨孤鳳和峨眉將來可能的爭鬥之中。雖然赤杖真人看到的未來也並不太確定,但是無論在哪一種未來走向之中,獨孤鳳都是舉足輕重的重要人物。一心清凈的赤杖真人自然不願意惹麻煩,因此在獨孤鳳說道關鍵時刻的時候,故意叉開話題,不繼續深入。

對於赤杖真人的婉轉迴避,獨孤鳳也並不介意,她並非習慣於依賴盟友的人。相對於拉起一堆強大的隊友,她更信賴與自己手中的長劍,赤杖真人一門,能做朋友,固然是好的,若是不能結交,也是無所謂。

壁立千仞,無欲則剛。獨孤鳳無所求,自然態度從容坦然,只是盡情的欣賞起靈嶠仙府的風景來。

靈嶠仙府自然風景殊勝,美麗的無法形容,不過最引人注目的還是數百座仙宅宮室,俱是有鮫絹文錦,美玉靈木,就著仙山形勢所建。陳設富麗精緻,窮極工巧。

甘碧梧見獨孤鳳注意這些仙宅宮室,不禁笑道:「說來慚愧,這些宮室,本來是為迎接貴賓所建。只是仙山歲月常是清閑,除了修鍊,閑時也無甚娛樂。因此這營建宮室,添置用具。倒成了我們閑暇時的娛樂,一時貪玩,竟然不小心做了這麼多!卻非修道人所宜了。」

丁娥亦是笑道:「這些宮室都是被我們特意練過,每成一所,再用仙法縮小,大小隨心,可備到時應用。」說著,用手一指,只見祥雲如帶,橫亘樓腰,依山一段樓台,便在隱約之間,不知不黨中升高了數十丈,仙府全景立現眼底。

甘碧梧不禁笑道:「區區末技,七師妹也要賣弄,不怕紫霄道友齒冷?」

丁嫦笑道:「我們承紫霄道友不棄,一見如故,親若一家,何用掩飾作態?」

獨孤鳳輕輕一笑,對甘碧梧和丁娥的鬥嘴毫不在意。說起來,這些散仙地仙也是可憐,雖然莫**力,無窮歲月,但是限於文明局限,修鍊之餘,少有娛樂,連製造房屋玩具這等事情都能讓甘碧梧這些人樂此不疲,實在是有點可憐。

獨孤鳳的目光在這些精巧樓宇之間巡梭一一圈,悠然道:「若說休閑娛樂,我倒是有一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