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六十六章慢言天闕說靈空

第六十六章慢言天闕說靈空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3-11-28 03:28  字數:3261

靈物當前,獨孤鳳也不客氣,拿起一顆藍田玉實送入口中。只覺得這玉實看似極為堅硬,但是入口即化,只是微微一吸,就有一股甘甜的玉液順口而下。

獨孤鳳細細品味,卻發現這藍田玉實所化的玉液並非是尋常意義上的汁液或者靈氣,而是蘊含著一種奇異的力量,和靈氣有所不同,但是對修行卻有極大的好處。她無需刻意運功消化,就覺得體內升起一股溫潤的暖意,轉眼間充滿四肢百骸、周身諸竅。

「好個藍田玉實,果然不愧是萬年溫玉精英所生。」

獨孤鳳雙目開闔,不禁開口稱讚。這藍田玉實的功效十分的奇異,初服下之後,宛如流水,無聲無息之中就能融入到獨孤鳳的本身真元之中,裨補元氣,洗滌元神。而當藍田玉實所化的靈液與本身全部融為一體之後,卻功效突變,宛如由流水變為水泥一般,將所有的根基空隙與不足之處全部填滿,並且固化定型,夯實基礎。

這種功效變化十分奇異,玄妙之處難以用言語形容。如果若說人身軀殼是樓宇,經脈為堤壩的話,那藍田玉實的功效就類似水泥,能夠填充縫隙,彌補缺陷,固定形體。所謂的脫胎換骨、長生不老只是其功效的外在表現而已。

赤杖真人笑道:「藍田玉實有大小兩種,若論功效,還是小些的更佳。可惜道友來的稍早,山陽一側所產的玉實還需數十年才能成熟,不能取來招待道友,誠為遺憾。」

藍田玉實這種靈藥的功效都在它本身的獨特性質,第一次服用效果最佳,以後再服用的話只是單純的增加靈氣,再沒有特殊的功效了,服用了也是浪費。

獨孤鳳笑道:「藍田玉實,本是仙府奇珍,天下難尋,能得道友慷慨,取出待客,已是極大的福源,又何須奢求更多。」

赤杖真人微微一笑,正要說話,卻見獨孤鳳眼睛微微一轉,又盈盈一笑道:「不過我家中丁口眾多,上下還有幾個姐妹至親。若是真人不嫌棄的話,等到數十年後,那小藍田玉實成熟之時,我再帶上幾位姐妹來拜見真人,一同品嘗那小藍田玉實如何?」

獨孤鳳此話一出,不僅僅是赤杖真人,就連在做的所有弟子都不禁莞爾一笑。

赤杖真人笑道:「我府內本就每三百六十年有一次盛會,邀請諸位同道前來閑坐論道,就算道友不提,我也要發簡邀請道友。」

甘碧梧笑著插嘴道:「家師雖辟居世外,卻最為好客,對相識的道友往來,無任歡迎。而且我們長住仙府,雖然有無邊勝景,自在清凈,但是來來去去都是熟面孔,卻未免單調了些。道友儘管邀請些姐妹過來,我們正盼著新面孔出現呢!」

獨孤鳳原本只是隨口一說,倒是沒想到赤杖真人一門如此熱情。不過他們這種態度,倒是讓人十分有好感。

說起來,這赤杖真人一門在原著中雖然站在峨眉的陣營之中,但是與峨眉卻並無多少深厚的交情,就連出場也是借散仙凌渾夫婦之手引出。雖是玄門正宗,卻與旁門中的散仙地仙交情更厚,並不是峨眉派的死忠。獨孤鳳將來若是和峨眉對上的話,這赤杖真人一門倒是可以爭取的中立陣營勢力。

獨孤鳳行事,向來只重本心本性,若是赤杖真人一脈的性情風格、為人處世不符合她的心意,她也不會扭曲自己的意願去刻意結交。不過今日所見的赤杖真人一門,皆是率真好客,性情中人,倒是十分符合獨孤鳳的胃口。

不過,獨孤鳳在觀察赤杖真人,赤杖真人又何嘗不是在觀察獨孤鳳。他在數百年前就已經得道,證就天仙位業,只因不舍門人弟子,這才滯留此界,甘為地仙,只等所有弟子門人全部功德圓滿之後,才一起飛升。

原本赤杖真人默運玄功,以玄門無上法力,算定未來千年之事,為門下弟子已經安排好了條條道路。只是數十年前,因不知名的原因,突然天機大變,原本算定的未來之事全部變得模糊不確定起來。他連運玄功默查許久,卻都難以查知到天機變動的真正元兇,只是與長眉真人等人一般猜測或許是上界天人轉生,才使得此界天機變動。

本來獨孤鳳有秘法神域遮掩,就算赤杖真人道行高深近乎金仙,也難以測算到獨孤鳳的真正身份,只是獨孤鳳既然來到了天蓬山地界,踏入了赤杖真人的神念感知的領域,就再也難以掩蓋身份,被赤杖真人看出了其攪動天機的元兇身份。

赤杖真人邀請獨孤鳳前來做客,自然是想要近距離的接觸一下這位攪動天機的元兇,看看她的真正性情與行事風格。

彼此的觀察之意,獨孤鳳和赤杖真人都瞭然於胸。修為境界到了他們這個層次,心性已經極為純粹,虛偽狡飾已無任何意義,只有真正的志同道合,信念相近,才能真正的成為同道至交好友。

獨孤鳳安然坐於玉塌之上,舉目四顧,穿透玉牆晶壁,但見整個靈嶠仙府千門萬戶,宮室極多,鋪沉設置,無不窮極艷麗,妙奪鬼工。再看室內的擺放,錦墩文幾,玉案晶床,儘管華貴異常,卻又不是富貴人家氣象,於珠光寶氣之中,現出古色古香,別有雍穆清雅之致。

甘碧梧見獨孤鳳的目光落在仙府的宮室設置上,不禁笑問道:「道友可是覺得這裡太多奢華了,不是仙家氣象?」

獨孤鳳笑道:「雖說五色令人迷目,五味令人口爽。道家之心,以太上忘情最佳。但是人非草木,孰能無情?好惡美醜,皆人之所欲。只要有節制之心,不縱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