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五十三章金烏羅睺戰五行

第五十三章金烏羅睺戰五行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3-11-11 05:43  字數:3369

獨孤鳳舉目望去,只見數百里外的天際,無盡陰雷魔光,漫卷長空,數不盡的血焰火箭,何止數千丈長短,正如驚濤雪崩,狂風漫卷殘,當空肆虐。轟隆的霹靂之聲,連綿炸響,響徹數百里方圓。

獨孤鳳神目如電,瞬息之間跨越數百里空間,已經清晰的看到陰雷魔光遮掩之下的種種奇景。入目處滿空魔光陰雲瀰漫,邪焰飛揚,烏光電閃間,妖火橫飛,數十百座旗門幡幢矗立在大片妖雲魔火之中,時隱時現。旗門之內邪煙如潮,妖光壓頂,將一團青白紅黃黑五色五色流轉的光輝圍困在中央。旗門封鎖天地,上下四方時空運轉全部被陣法定住,宛如被凝膠琥珀黏住一般,根本難於動轉。

這番宏大的戰鬥場面頓時吸引住了獨孤鳳的目光,讓她潛入海底,摘取靈蘇仙草的動作不禁緩了一緩。蜀山世界各派功法雖然可以互相兼修,但是根本功法修鍊出來的真氣卻是涇渭分明,一旦施法戰鬥,都會顯露出自家的獨門色彩來。

眼前的這座大陣陰雷彌補,魔光縱橫,來去都是烏光血焰,一看就不是什麼正教路數。而被那近百旗門圍困在中間的五色奇光正而不邪,雖非玄門正宗,也不是一般的旁門可比,而且五色流轉,結成一片光幕,金光燦爛,風雲雷電、水火刀箭之跡皆在其中隱現,窮儘先後天正反五行生化奧妙。雖然在億萬道陰雷魔火轟擊之下,猶自神光湛湛,巋然不動,盡顯先後天五行遁法的威力。

「真是巧了,出門就遇上惡霸強搶民女的戲碼,這是要我英雄救美嗎?」

獨孤鳳心念感應,默查過去現在未來,在看到爭鬥雙方的瞬間,蘊含著雙方無窮信息的影像畫面就已經在她的心光內景之中倒影出來。因果嚴密的世界,就是有這點好處,只要對方遮掩天機的手段不夠高明,那幾乎沒有多少**可言,別說祖宗八代,就連十輩子的過往都能被人翻出來。

不過這次爭鬥的雙方的來歷都頗不尋常,遮掩天機的手法也頗為高妙,倉促之下,獨孤鳳心算妙法倒影的信息大多是被人顛倒處理過的東西,除了確定雙方的身份外,並沒有多大的價值。

當然,對於獨孤鳳來說,只要確定了戰鬥雙方的身份,那也已經足夠了。

就在獨孤鳳駐足觀看的瞬間,那滿空的陰雷魔光之中,又生變化。

只見天地忽然一暗,數十百座幡幢旗門突似轉風車一般忽隱忽現,連閃幾閃,四面數十里的天際已被密層層的烏金色妖光雲煙籠罩在內。只聽一聲震天的「霹靂」轟響,無數豆大的碧光烏金妖光之中噴出,大蓬慘碧妖光已似火山崩墮,宛如億萬螢潮暴雨一般,當頭爆發,聲勢猛烈,真如山崩地裂。剎那間,數十里方圓都被碧色雷火罩住,天地皆是一片火海。

「玄武烏煞羅喉大陣!」

雖然是第一次見到,但是獨孤鳳一眼就認出了這座大陣的來歷。蜀山世界正邪各派法術各有特色,而這麼明顯的烏金妖光,除了軒轅法王一門就再也沒有其他人了。

那滿空肆虐的烏金色妖雲邪煙,狂濤駭浪激湧起來,化成一朵朵血焰,夾著無數烏金色的光箭,繞著陣法中央的五色光團攢射不已。玄武烏煞羅喉威力強大,奇熱無比,就連獨孤鳳暗暗探出的神念,觸碰到之後,都驟然升起一種被灼燒的炙熱感。

那無數的陰雷血焰此起彼伏,相繼夾攻,雖然震得五色光團光華爆閃,但是卻始終堅固如初,無論無數陰雷怎麼樣時輕時重,上下左右,此去彼來,炸個不休,都是巋然不動,那護身的光華不但沒有衰弱,反而在雷光的逼迫之下,光華更盛,激發了更多的妙用變化。

那圍困五色光華的妖人一門,見始終拿不下對手,頓時紛紛現身,自旗門陰雲之後,現出數十個身影,一個個咬牙切齒,對著五色光華中的隱約身影,厲聲咒罵,百般污辱挑戰。

然而任憑妖人如何污言穢語,百般辱罵,五色光華都是巋然不動,沒有半分波動震蕩,顯然光華的主人對定力深厚,根本不為對方的障眼法所動搖。

「嘿嘿嘿!聖姑伽因,你也有今日!」

一聲刺耳的尖嘯,從不知名出傳來,瞬息之間蓋過了霹靂轟響的雷音,甚至遠在數百里外的獨孤鳳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哼!」

一聲冷哼,自五色光華之中傳出,清冷之中透著一股傲然,縱然身陷重圍,也沒有半分畏縮妥協,甚至連和來人搭話的興趣都沒有。

「呵呵,伽因你若還是當年那位冠蓋天下、威壓宇內,與絕尊者齊名的旁門第一女仙。我等自然是不敢與你照面。只是如今你已經轉劫重生,法力神通不及原來的十分之一,那就不要怪本神君乘人之危,嘗嘗艷冠群芳、美逾天仙的聖姑滋味了!」又一個陰測測的聲音空中響起。

而在五色光華環繞的光團之中,正端端正正盤坐著一個妙齡少女。她衣著素雅,雙目微瞑,滿頭秀髮披拂兩肩,一手指地,一手掐著印訣,柔荑纖纖,春蔥如玉。下面赤著一雙白如霜雪、脛跗豐妍的秀足。她身穿一件白紗披衫,衣袖頗長,彷彿雲錦一般半平鋪身後,在盈盈的寶光之下,更襯托的她宛如朝霞和雪,容光照人,神采絕世。

在她的身前立著一盞白玉燈檠,佛火青瑩,焰光若定。燈側分別有一柄尺許長的小金戈,一很好似新采折下來的樹枝,一撮黃土,一個盛水的小金盂。五種奇珍異寶,虛空懸浮,一樣接著一樣,彷彿走馬燈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