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五十一章水晶宮內百合居

第五十一章水晶宮內百合居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3-11-10 00:19  字數:3442

013-11-09

獨孤鳳弄出的這番大動靜,早已經驚動了初鳳等人。當獨孤鳳踱步出門,憑欄而立時,正好看到初鳳等人聯袂而來。

初鳳遠遠的看到獨孤鳳,不禁高聲笑道:「三妹,你又練成了什麼厲害的法術,弄出了好大一場動靜,讓我們連靜坐都沒法入定。」

獨孤鳳大功告成,心情正好,聞言笑道:「酒不醉人人自醉。我看姐姐是靜極思動,想要出去走走了,才拿我做借口。」

初鳳不禁微微搖頭,笑罵道:「三妹還是這麼好勝,萬事不饒人,總要佔個上風才罷手!」

「非也!非也!」獨孤鳳一邊大大搖頭,一邊鄭重長嘆道:「此非好勝,實乃大道不遠在身中,萬物皆空性不空。又雲是大英雄自色,是真名士自風流……」

初鳳和二鳳給獨孤鳳一正經的模樣逗的忍禁不俊,不禁笑道:「好了好了!你用賣弄你的見識啦!我們做姐姐的都來看你,你還不趕快拿出好東西來招待我們?」

獨孤鳳眸光一轉,盈盈一笑:「姐姐們來了,我自然是掃榻相迎,枕席以待。」說著上前一步,挽住兩位姐姐的芊芊玉手,親昵的湊了過去。

初鳳給獨孤鳳那柔膩涼滑一雙玉指握住,不禁微微一頓,似是想到了什麼似的,白了獨孤鳳一眼:「誰敢要你掃榻相待?你打小就不老實,也不知道從哪裡學來的痴纏人的懷毛病。跟你同居一塌,那是真的沒法好好睡覺了。別以為我不知道,上一次趁我不在,你和二妹一起鬧了多久?」

「大姊!」

聽到初鳳提及上次的事情,二鳳不禁臉色微微發紅,扭捏的抗議了一聲,嬌嗔道:「都是三妹鬧得,我,我可磨不過她……」

獨孤鳳美目流波,巧笑輕顰,對大姐和二姐的輕斥薄嗔視若未見,只是左顧右盼的道:「大姐和二姐再說什麼?我閉關太久了,好多事情都忘記了……」

初鳳見獨孤鳳又是開始裝傻充愣,忍不住伸手彈了一下獨孤鳳的腦殼,嬌斥道:「又在裝傻!算了,不跟你這胡鬧了。還不快令我們進去,讓我們看看你又練成了什麼厲害事?」

獨孤鳳嫣然一笑,也不再裝傻打趣,而是將兩位姐姐和慧珠一同領了進去。

獨孤鳳的所居的宮闕之中,盡皆是用水晶雕刻而成,走在其中,但見珠簾冰案,晶瑩剔透,諸人身上散發的寶氣神光,在水晶宮闕之中折射往返,自然而然的散發出迷人的七色光彩,令人有一種置身於夢幻之中的感覺。

獨孤鳳領著姐妹們在一張水晶長案前坐下,案幾低矮,之前並無座椅等物,只有座下鋪著四張用不知名的材質製成的地毯,溫暖柔軟,觸感舒適。

獨孤鳳自去側殿取了兩個形式奇古的玉盤,端出各色珍果待客。初鳳和二鳳在水晶案幾前或坐或卧,神態悠閑。而慧珠則是熟門熟路的從取出一個紫泥火爐,架起一個茶鼎,彷彿主人一般烹煮起香茶來。不過片刻,已見爐火通紅,茶煙裊裊。

獨孤鳳看著慧珠嫻熟的動作,不禁一笑:「怎麼慧珠對這裡比我還熟悉?既然這樣,不若干脆搬來與我一塊住吧!」

初鳳微微搖頭,起身從廳角晶櫥內取出四個白玉茶盞,用一紅盤託了,一面放到水晶案幾之上,一面笑道:「我們這裡,只怕人人都比你要熟悉這裡的器具吧!」

二鳳也自去櫥內捧了一盤餅餌出來,回身沖獨孤鳳笑道:「大家姐妹一般出身,我怎麼覺得獨獨三妹你是公主貴人,我們都是丫鬟僕役?每回到你這裡,不但沒有主人殷勤招待,反而還要自己動手,侍候你這位主人。真是好沒天理。」

慧珠雖然沒有說話,但還是含笑望了獨孤鳳一眼,又收回目光,一抬玉手,那沸騰的茶鼎之中,頓時溢出四股碧泉,彷彿噴泉一般,分注到四杯玉盞之內,待約滿八分時,便正好停住後,整套動作如行雲流水,嫻熟自然。以實際行動對照著獨孤鳳這個主人的懶散。

獨孤鳳懶懶的側坐在地毯之上,對於姐妹們以實際行動表達的鄙視,不但沒有絲毫愧疚,反而理所當然的道:「長姐如母,姐姐撫養照顧妹妹,就是天經地義的事情。這些小事,姐姐大人們就不用在意啦!」

初鳳聽的不禁連連搖頭,對自家小妹的厚臉皮又有了新的見識。二鳳則是輕嘆一口氣,對勸說妹妹勤快一點已經徹底的死了這條心。唯有慧珠的目光中沒有什麼變化,顯然是對獨孤鳳的性情已經有了深入的了解。

獨孤鳳懶懶的側坐在地上,將身子半靠在初鳳懷裡,一邊品味著慧珠烹煮的仙茶,一邊努起嘴巴,示意二鳳拿起一塊香餅來喂她。

仙家歲月,固然清凈自在,但是也有許多不便。偌大的仙宮,廣有百里,卻只有五個人存在,並無半個僕役侍者,無論是飲食起居,還是洒掃營建,都要獨孤鳳等人自己動手,自給自足,雖有仙家妙法可用,並不如凡塵俗世一般辛苦麻煩,但是到底不如衣來伸手,飯來張口來的舒服。

獨孤鳳兩世為人,都是出身富貴之家,不免也染上了許多大家小姐的生活習性。與之相比,初鳳二鳳雖然也同樣出身不凡,但是自幼蒙難,長在世外仙宮,早已經習慣了自力更生,卻是沒有獨孤鳳這種從骨子裡透出來的慵懶。兩下相處,倒是顯得獨孤鳳對兩位姐姐特別的依賴。

初鳳也無意於糾正自家妹妹的某些壞習慣,閑談了些話語之後,又問起了正題:「妹妹你之前說要創出一種不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