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四十五章迢迢天外有客來

第四十五章迢迢天外有客來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3-11-06 01:11  字數:3409

所謂修行,所謂施法自然,卻並非憑空自創。而是將自然中存在的現象總結提純,解析出其中的深層奧秘,再自我演繹,化生出種種應用。獨孤鳳觀看金須奴元丹化形也是因為同樣的原因,有果必有因,有法必有道。

獨孤鳳只需要觀看記錄下金須奴元丹化形的全過程,將其調和坎離,陰陽相濟的變化過程參悟通透,就完全可以創造出一種法門,模擬金須奴化形時的全過程,也同樣能夠做到金丹化生、脫胎換骨。

金須奴躺倒在雲床之上,一動不動,宛如死去一般。然而在獨孤鳳洞察一切,直指本源的目光之下,去看到他的體內正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

在天一真水的化合之下,金須奴已經不復存在,化為一團最精純的純陽乾明離火,將五臟六腑、筋骨皮肉一股腦的焚燒起來。純陽乾明離火極陽極熱,將金須奴體內一不屬於純陽離火性質的「雜質」都統統燃燒起來。

天一真水至陰至柔,又具先天五行化生之妙,無形無跡之間,侵入到金須奴周身的每一處竅穴、每一處經絡、每一絲筋肉、每一處臟腑,將金須奴所有的元氣元神都包容侵染。

一陽一陰,一熱一寒,宛如日升月降,交替循環。純陽乾明離火,焚軀、焚氣、焚元神,焚燒一切「雜質」。若是沒有天一真水的化合平衡,金須奴就會在徹底引發的純陽乾明離火之下被焚燒盡一切肉身元氣,徹底的自殺解化。而天一真水具備的先天五行化生之妙,恰恰可以和乾明純陽離火化合,將被純陽乾明離火焚燒過的元氣包容起來,滋潤滋長。

金須奴的體內循環往複的進行著如此的水火交替循環,藉助自然造化這位最高明的「鐵匠」,不斷的重複著熔煉、提純、磨礪、淬火的種種過程,一點點的將金須奴本身的「雜質」剔除。

自然造化,鬼斧神工,其精微奧妙之處,難以言喻。獨孤鳳全神貫注的注視著金須奴脫胎換骨的變化,將自然造化的每一個細節都記錄在案,以備以後慢慢用心揣摩和體悟。

隨著時間的漸漸流逝,金須奴彷彿被不斷打磨的璞玉,磨去了外表粗糲,綻放出美玉的光彩來。

如此水火循環,陰陽交替,到了第三日上,純陽乾明離火和天一真水漸漸的融合起來,天地交泰,陰陽相濟,卻不是如獨孤鳳原本預料的一般質返先天,而是一片混同,由極陽生極陰,又由極陰而生極陽,陰陽互相轉化,無聲無息,自然而然,沒有半分斧鑿的痕迹。

「水中火發,火里栽蓮,原來如此!」

金須奴體內自然造化演繹的變化,彷彿一點靈光,瞬間點醒了獨孤鳳,讓她產生了一種明悟。造化生機,並非是質返先天,回歸萬物混成狀態,而是後天開闢,天演進化之道,各種玄妙,難以用言語描述,能否領悟只在於一心之間。

陰陽化育,脫胎定型。

金須奴靜悄悄的躺在雲床之上,看上去如同死了一般。但是獨孤鳳卻知道現在他已經完成了初步的蛻變,雖然外面的那層軀殼還在,但是裡面卻已經經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就如青蟲化蝶,金蟬脫殼一般,外面的這層**已經徹底的化為了一個蟬蛻,真正的新軀體已經在裡面脫胎定型。

漸漸的,金須奴那一副又黑又紫,長著茸茸金毛的醜陋**,有的地方在微微的動彈,彷彿將要掙脫蟬蛻的金蟬一般,開始最後的衝刺。

獨孤鳳安坐於棋盤之前,並沒有上前幫忙的意思,金蟬脫殼,總要自己掙扎著出來,才算功德圓滿。此時上前,不是幫助,反而是一種傷害。

隨著金須奴的掙扎涌動,一大片紫黑色的肉塊竟然落了下來。只見那肉塊脫落處,現出一段雪也似白的粉嫩手臂來。

金須奴的掙扎扭動越來越厲害,一塊塊大小腐肉不斷的抖落下來,露出如女子一般白嫩姣好的肌膚來。

金須奴的全身蛻變完畢,地下落了一大堆腐肉,只剩頭皮一塊還沒有脫落。又過了一會,忽聽金須奴鼻間似有嗡嗡之聲,彷彿透不過氣來一般,腦門眉心中間隱現出一根紅線,漸久漸顯。

過了許久,金須奴彷彿憋不住氣一般,猛然用手一撕,嘩的一聲,從人中自鼻端以上直達頭腦全都裂開,一張似分還合的人麵皮便揭了下來。

「果然是青蟲化蝶呀!」

獨孤鳳看到不禁一笑,金須奴的這番化生變化,可是不亞於神兵世界的邪帝人化,都是由無比醜陋的非人姿態,變化為絕地俊秀的美男。

此時榻上卧的哪裡是平日所見形如丑鬼的金須奴,而是一位玉面朱唇的翩翩美少年。他的眼睛倏地睜開,一對剪水雙瞳,黑白分明,襯著兩道漆也似的劍眉斜飛入鬢,越顯英姿颯爽,光彩照人。

獨孤鳳目光微微一掃,只見金須奴口吻略動,似要說話,又氣力不支神氣。知道他此時已經脫胎換骨,只要在打坐入定,靜修四天,將真元運行新體,運轉十二周天,才能將真元靈神與新體徹底磨合,圓轉無礙。到時候不僅功力盡復,道力靈性還要增長許多。

獨孤鳳微微抬手,一股無形的力量托起金須奴,將他的姿態調整為盤膝打坐的狀態。

金須奴微微點頭,目光中露出感激之色。獨孤鳳也不管他,只是淡淡的道:「你如今已脫胎換骨已成。再有四天靜養,就是大功告成。這裡有我守護,你只管入定,一應內魔外魔都不用理會。」說完,獨孤鳳也不再看金須奴,而是捻起一顆棋子,自己與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