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四十三章星羅棋盤比微塵

第四十三章星羅棋盤比微塵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3-11-05 02:04  字數:3426

013-11-05

金須奴主動向初鳳求取天一真水,初鳳自然一口答應。又因金須奴是以異類之身,不經轉世,直接脫胎換骨,化生人體,此舉非比尋常,大幹造化所忌,必有魔劫降臨。初鳳沒有把握一個人就能為金須奴護法,因此帶著金須奴一同尋找姐妹們相助。

黃晶殿為後宮諸殿之首,又是整個仙宮的運轉中樞,向來為初鳳執掌,同時也是眾人聚會議事之所在。此時,眾人都未練法,而是在黃晶殿後的水精亭內聚會閑聊。

初鳳帶著金須奴穿過黃晶殿,來到了殿後的花園之中。只見庭院正中,有一顆大樹,枝葉蒼翠,青碧如玉,樹的下面,一道小小的溫泉環繞著它淙淙流過。溫泉的盡頭是一個玉石砌成的大溫泉池,水色清澈,池底鋪著五色斑斕的奇石,幾條銀色的小魚在快樂的遊動。池邊有一座八角涼亭,白玉為柱,翡翠為瓦,輕巧玲瓏,精緻非凡。而此刻,亭中正坐著三位少女。

十餘年的時光,沒有在二鳳和獨孤鳳的身上留下半分痕迹,不過昔日的女童慧珠,卻已經亭亭玉立,她一身青霓霞衣,彩綉輝煌,雲堆仙髻,長眉連娟,容顏姝麗之處,比三鳳姐妹還要勝出一籌。她如今已經恢復了昔日的全部記憶,修鍊起玄門正宗的功法也是進步神速,除獨孤鳳之外,她的修為僅次於初鳳。

初鳳走過來之時,正看到慧珠淡然閑坐,就著一尊寶鼎亨煮仙茶。而在她身旁,獨孤鳳獨據圓桌,正對著一張棋盤凝眉落子。

亭中的兩人都十分的專註,似乎對初鳳的到來恍如未覺。唯有正提著小巧的花鋤,在群芳從中回顧的二鳳看到了初鳳和金須奴,有些驚訝的問道:「咦,姐姐你怎麼把金須奴領到這裡來了?」

初鳳笑道:「當日金須奴入宮時,我曾答應他,待他功行圓滿之時,就賜予他天一真水,助他化形成人。如今他功行圓滿,又恰逢天地交泰,是千載難逢的好時機,我正要賜予他天一真水。只是他化形時必有魔劫侵擾,我功力不足,還未必能護的他周全。因此來向三妹求助。」

三鳳聞言,不禁將好奇的目光在金須奴身上轉了一圈。她早已經聽獨孤鳳和慧珠講過,異類修行,十分的艱難,往往千萬年修行,也比不過人類百十年的修行,想要尋求正果,成就散仙地仙,也要先脫去異類之身,化為人形才行。

不過直接通過元丹孕化,脫胎換骨,化為人身,那是極少數幸運的異類才有的際遇。大部分的異類,都是辛苦的積累元氣,打磨元丹,再將元丹孕化為元胎,依靠元胎轉生,投胎做人,這才能脫去異類的質,真正步入仙道之路。如老蚌轉世成慧珠,就是普通異類求道最正統的道路。

金須奴天賦異稟,秉離火精華而生,天生自帶純陽乾明離火,所凝結的元丹乃是天下獨一無二的純陽離火丹,恰好可以與天一真水達成陰陽相濟、坎離交匯完美平衡,藉助陰陽和合的化育之力,不用轉世,直接脫胎換骨,重朔人體。

金須奴這種稟賦,在天下間億萬種異類之中,也是寥寥無幾。除他之外,也只有蛛的乾天火靈珠,萬載寒蚿的玄陰內丹,才有機會不經轉世,而直接化形。

不過二鳳左看右看,都看不出來這個又憨又丑,又極為老實的異種鮫人,有什麼奇異的地方。她輕輕一笑,一指涼亭內的獨孤鳳,道:「三妹就在哪裡。她說要為我們紫雲宮煉製一件威力宏大的鎮宮法器,現在正用功呢!不過,我怎麼看,都覺得她只是在下棋!」

初鳳順著二鳳所指的地方看去,正看到獨孤鳳的手下正放著一張棋盤。棋盤通體火紅,宛如瑪瑙一般,表面流淌著一層如水的波動。而獨孤鳳正微微凝眉,捻起一顆黝黑的棋子,緩緩的落到棋盤之中。

初鳳走入涼亭之中,看到獨孤鳳手下的火紅棋盤之上,縱橫十九道直線垂直交叉,等距平行,小小的方寸之地,361個節點恆常不變,搖搖相對,將整個空間分割成均等的324份。

初鳳的目光往棋盤上投去,恍惚間產生了一種錯覺,那棋盤上的節點不再是靜止不動,而是以一種奇異的狀態在不斷地躍遷運動,361處節點在不斷的躍遷,或遠或近,或交錯或重疊,或平行或分割,將324處空格徹底的化成一個個真實不虛的空間。

那黑色的棋子,外形完美,色澤幽深,宛如最深沉的夜空,又帶著明光清水一般的質地。他們零散的分布在棋盤之中,卻有彷彿幽深的黑洞一般,散發著一種無形的吞噬之力,將一條條直線彎曲,將一個個方格吸納成圓形,將一個個節點全部貫通。

而那些白色的棋子,通體圓潤,晶瑩剔透,彷彿夜空中的星辰一般,散發出一種細嫩而又透徹的光澤,他們密密滿滿的分布在整個棋盤中,每一顆都盤據著方格的四角,淡淡的光澤充斥著每一個方格,無形的牽引之力,順著縱橫的直線,將它們彼此連接,構成了一個龐大的群體,宛如無數燃燒的恆星一般,將中心的黑洞牢牢的束縛在其中。

黑白對照,相互生克,以不動中蘊含運動,以方寸之中包含宇宙。

恍惚之間,初鳳感覺自己看到的不是一個棋局,而是一片無垠的宇宙……

「姐姐,回神了!」

獨孤鳳輕輕晃手,隔斷了初鳳的視線,又微微撫手,頓時一層如水的雲光傾瀉而出,將整個棋盤籠罩住。

初鳳頓時回過神來,那不斷躍遷的節點,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