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四十章心如潮水劍如洪

第四十章心如潮水劍如洪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3-11-03 22:07  字數:3547

分化萬千的雲光劍氣,失去了敵人的蹤跡,百川歸海一般的匯聚到獨孤鳳的身前,化為一柄清清如水、明明如光的先天劍器,沒入獨孤鳳的眉心。

獨孤鳳微微抬頭,看著虛空遠處,感受著那數道跨越萬里而來,一直在關注著這裡的強大心靈意志,淡然一笑,輕輕轉身,瞬間消失在虛空。

蜀山的這些老傢伙,都不是省油的燈,元神寄託虛空,隨念感應,瞬息就可以跨越千萬里的距離,將元神降臨,在最危險的時候將弟子們救出。

這些老傢伙之所以能夠放心的任由弟子在危險中磨難,正是仗著這種神遊天地無所阻礙的神通,可以隨時對弟子提供支援,這才放心大膽的讓弟子們闖禍歷劫。

不過獨孤鳳剛剛沒有真正出殺手的原因,卻不是忌憚那幾道越空投注而來的意志,而是蜀山中的修道者氣脈悠長元神凝固法寶眾多,幾乎各個都頂了個烏龜殼,想要擊敗容易,但是想要徹底滅殺。

縱然以獨孤鳳先天劍器的鋒利,也要花費一些功夫一層層的切開那些烏龜殼,這麼長時間的耽擱,就算是他們背後的老傢伙不出手,也足夠這些傢伙遁出元靈,再度轉世了。如果只是斬殺一具軀殼,那根本傷不到他們的根本,沒有多大意義。既然沒有實際意義,那獨孤鳳也就懶得真正出手。

當然,這一次短短的接觸戰鬥也不是沒有意義的。至少讓她明白了自己一直習慣的戰鬥方式,在蜀山世界中有很大的缺陷。她的劍鋒夠鋒利,她的速度夠快,她的劍法也同樣能夠無人能及,這些優點在蜀山世界中很強,但是卻不是足夠的強。

蜀山世界的修道體系十分完備,尤其是玄門正宗,幾乎盡善盡美。玄門以道為本,以法為經,以術為用,道法術劃分的清晰而又合理。與其他世界的頂級強者相比,蜀山玄門高手的攻擊力破壞力或許不是最強的,但是綜合能力一定是最完美的,尤其是防禦,幾乎是人人都頂著一個烏龜殼。

法寶、玄功、真氣、元神、神光、心法等等組成了一個系統十分完備的防禦體系,無論是軀體、元氣、意識還是法則層面,都沒有明顯的漏洞。尤其是玄門正宗的功法,全氣全神,精氣神全部凝練為一體,近乎不死不滅,想要徹底消滅一個他們中的一個存在,都需要用特殊的神火心火配合特殊的陣法,煉上幾十天甚至幾百年才行。一個疏忽,就會被這些人的元神逃遁,重新轉生。

因此,獨孤鳳也發現,縱然她的劍氣鋒利無匹,想要一口氣斬破這些人的所有防禦還需要一定的時間,若是沒有特殊的禁法陣法來封鎖虛空,總會留給這些人一些時間來逃出元靈遁入輪迴。而這種局面,幾乎是以前獨孤鳳從來沒有遇到過的。

無論是大唐還是神兵世界,武者爭鬥,敗就是死,幾乎沒有逃走的機會,因此也不會刻意的開發出針對逃遁的技能功法。獨孤鳳亦是如此,不過現在看來,還是要有所改變了。在這個能夠不停轉生重練的世界裡,擊敗敵人意義不大,還是需要有一個一勞永逸擊殺敵人的法子。

獨孤鳳一邊反思審視著自己的戰鬥方式,一邊回到海岸邊,帶著慧珠飄然而去。

而在萬里里外的地方,駕著九天十地辟魔神梭衝出獨孤鳳的劍氣劍圈,逃出升天的青衫老人和易周按下遁光,現出身形來。

易周看著明顯縮小了一圈,表面的柳葉狀的金屬被磨損了大半的神梭,不禁露出肉疼又駭然的神色:「好厲害的劍氣。」

他這九天十地辟魔神梭,乃是採取海底千年精鐵,用北極萬載玄冰磨冶而成,沒有用過一點純陽之火,乃是他數世隨身的法寶。他一向自信這辟魔神梭縱不能冠絕群倫,高出各家法寶之上,如說用它避禍脫身,可稱並世無兩。但是今天竟然在一個不知名人物的劍氣之下,損毀了大半。這怎麼不能讓他即震驚又心疼。

青衫老人亦是震驚不已,他雖然修為還未曾完全恢復,但是所用的飛劍卻是仙家奇珍,縱然不能比肩峨眉的鎮山之寶紫青雙劍,也是一柄劍光純金的玄門上乘飛劍,卻在獨孤鳳的雲光劍氣之下,幾乎毫無還手之力,稍稍一接觸,他發出的劍光就被瞬間破去。那清清如水的劍光,甚至比他見過長眉真人使用紫青雙劍發出的劍光,還要更加凌厲。

不過二人都是累世積修的高人,元神凝固,心性堅定,只是微微驚駭之後,就恢復了冷靜。青衫老人一邊回憶著自獨孤鳳出現到突然出手時的細節,皺眉道:「奇怪!看她身上的氣息氣機,也不像是魔道妖邪,為何一見到我們就突然出手?」

易周亦是同樣感到不解,這世上除非是生死大仇,不然就是正教中人和左道妖邪碰面,雙方理念不合,有所衝突,也要先禮後兵,爭執一番後,才會動手。如今天遇到的這位女子,前一刻還互相相安無事,下一刻卻突然刀劍相向,實在是大大的違反常理,讓人百思不得其解。

易周仔細思索了一番後,亦是點頭道:「確實很奇怪。我思來想去,遍數幾世經歷,幾個仇家之中,並無這女子存在。」頓了頓,又看向青衫老人,笑道:「我看她之前雖然出現的突兀,但是在普陀島上遊覽之時,也與我們偶然相遇,並無半分敵意存在。就算是救助漁民,捉拿海怪之時,她雖然定住了我們的飛劍,但也很快就放還,彼此並無侵犯,各不相干。直到你突然出聲,招呼她時,她才突然翻臉。這其中莫不是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