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三十五章水枯雲散明珠現

第三十五章水枯雲散明珠現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3-11-01 00:12  字數:3377

更新時間:2013-10-31

慧珠跪在父母靈前,雙目中流露出濃濃的哀思,對家族親戚的責罵充耳不聞。不過當周圍的人越罵越過分,漸漸的辱及慧珠的父母的時候。

慧珠突然抬起頭,一雙漆黑的眸子,緩緩的將所有人掃過。所有人一接觸到慧珠目無表情的臉上,幽深而又通明的雙眸,頓時無不升起一股寒意,下意識的後退一步。這才意識到眼前的女童是生有靈異的妖孽,不是任人欺辱的普通七歲女童。

慧珠目無表情的將所有人掃視了一遍,頓時原呼喝斥罵的人紛紛閉上嘴,大廳重新陷入的寂靜和肅穆。在慧珠的那雙冰冷而又清澈的眸子之中,所有人都渀佛看到的不是一個七歲的女童,而是一個活了幾百年的老妖怪一般。頓時紛紛心理打鼓,慧珠這個怪異的小丫頭,可別真的是「妖怪」吧!

大廳里寂靜無聲,前一刻還義憤填膺,沸沸揚揚的想要教訓慧珠的人在這一刻全部啞火,全都畏畏縮縮的躲避著慧珠的目光。

就在這氣氛尷尬,所有人都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外面的院落之中突然傳來巨大的喧鬧,那依著光鮮、道貌岸然的老族長頓時面色微變,豁然起身,高喝道:「大呼大叫,成何體統。你,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

被老族長指派的中年人頓時如蒙大赦,緩慢跑出靈堂,到院中查看了一圈之後,又回來稟報說:「稟太爺,外面突然來了個老尼姑,說是要化緣,卻賴在門口不走,劉三他們正在驅趕那尼姑呢!」

老族長不禁微微皺眉,不悅的道:「劉三他們幹什麼吃的?一個老尼姑,給她點齋飯,打發她走不就完了。鬧成這樣,成何體統?」

那中年人道:「劉三他們已經給了那老尼姑齋飯了,可是那老尼姑不要,她……」

「她要什麼?」老族長不悅的打斷中年人的話,不耐煩的道:「不要齋飯,那就是要錢。給她幾兩銀子,打發她走。這點小事都辦不好,劉三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那中年人偷偷的瞟了慧珠一眼,有些期期艾艾的道:「可是,可是,那老尼姑也不要錢,她要化的是……是三房的這個小丫頭!」

「什麼!」老族長不禁一驚,旋又勃然大怒,冷喝道:「哪裡來的野尼姑,拐騙到老夫頭上來了。來人,帶我去看看。我倒,是什麼人這麼大膽。」

老族長憤然起身,帶著一圈人呼呼啦啦的出了靈堂。

轉眼間,原擠滿了靈堂的人群走了個一乾二淨,只剩下慧珠一人孤零零的跪在父母的靈前。

老族長帶著一圈人來到了庭院之中,只見二門外的院落之中,正圍坐著一大堆人。在人群的正中央,正盤坐著一個慈眉善目老尼姑,她眼臉低垂,也不看眾人,只是低聲的宣著佛號。

老族長帶人走了出來,其他人頓時有了主心骨,連忙上來稟報:「太爺,這老尼姑有古怪。我們一開始見她可憐,就施捨了點齋飯給她,結果她看不上,還口口聲聲的說什麼此地主人與她有師徒之緣,要渡化她回去當尼姑。我們見她站在門口,即不要齋飯,也不要銀錢,只是一位的胡攪蠻纏,就上去幾個人想要將她轟開,哪知道這老尼姑會使法術,任何人一靠近她三丈就要乖乖的跟著她坐下來念經,動也動彈不得……」

老族長不禁聽的大皺眉頭,十分警惕的望了那慈眉善目的老尼姑一眼。老族長人老成精,久經風雨,自然知道江湖上最難纏的就是老人、小孩、女人、僧道,這個老尼姑一下子就站了三樣,自然是讓他大大的警惕戒備。更不用說這老尼姑身懷異術,早不來晚不來,卻恰好趕到這個時候才來,沒有別的的目的,說出來誰會相信?

不過老族長到底是久經風雨,不像年輕人那麼沒主見。這老尼姑雖然表現的神異,但是也不足以讓他膽怯。他定了定神,主動迎上去,抱拳道:「敢問大師法號,寶剎何處?老朽與覺寧寺的大師也是相識……」

那老尼姑慈悲滿懷,和善的向老族長施了一禮:「貧尼法號明悅,來自天台山白雲庵。因遊歷到此,見明珠蒙塵,不忍相棄,特來相渡。」

老族長聽的不禁微微皺眉,冷聲問道:「原來是天台山的大師。只是不知大師所指的明珠是什麼?」

老尼姑和善的注視著老族長,平靜的道:「就是此間主人!」

「胡說!」老族長不禁大怒,一甩衣袖道:「此間主人是我仇家子侄,夫妻具歿,又無子無孫,哪裡來的主人。你這個老尼姑,是哪裡來的野狐禪。看在你一把年紀的分上,老朽放你一馬,快快離去。不然我就高到縣裡,治你個騙拐男女的大罪。」

老尼姑目光慈祥,平和的注視著老族長,嘆息道:「此女非來自人間,降生此地,也算是一場緣分。如今她塵緣已滿,你們既也容不得她,不如將她舍給貧尼,豈不兩相方便。」

老族長目視著老尼姑,臉色變幻不定。他想到慧珠出身後的種種不凡,想到她不同於一般孩童的冷靜,想到她天生的奇異力量,也突然覺得將慧珠讓這個老尼姑帶走,是一個十分不錯的注意。

然而,就在老族長下定注意,準備答應老尼姑的化緣的時候。突然人群一片喧嘩,庭院中圍觀的人群突然如潮水一般自動分開,露出慧珠小小的身影出來。

慧珠一步步向著門口走來,深沉的哀思已經從她的眸子中褪去,只留下一抹深邃與滄桑,顯示著她不同於凡塵眾生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