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三十四章明珠蒙塵若許年

第三十四章明珠蒙塵若許年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3-10-31 22:09  字數:3471

或許換個其他的人來,會覺得太乙清寧扇是連山四寶之首,送給旁人會捨不得。但是對獨孤鳳來說,卻完全不必在意。法寶是死的人是活的,再厲害的法寶,也要有人用才能顯出威力,蜀山的藏寶之地這麼多,以獨孤鳳的能力,完全不用擔心弄不到上品的法寶,而唯一擔心的該是找不到足夠的高手來使用這些法寶。

用一件太乙清寧扇換取一個比初鳳根行根器還要高的金須奴的歸心,這是十分划算的買賣。更何況獨孤鳳還早有打算,金須奴這個太乙清寧扇可不是能白拿的。

獨孤鳳向金須奴道:「你是天生異種,有純陽乾明離火傍身,最為適合煉丹煉器,如今又得了連山大師煉丹煉寶專用的太乙清寧扇,可見前緣早定,你與丹器一道最為有緣。我這裡有一卷天書,乃是以器入道之法,與當今正邪諸派的煉寶之法大相徑庭,你可拿去學習,用心揣摩,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希望你能藉此於煉器一道上有所進益。」

金須奴連忙拜謝:「三位宮主如此厚恩,小奴感激不盡,縱粉碎碎骨,也難以報洪恩。」

獨孤鳳對他的感激不以為意,只是淡淡一笑道:「粉身碎骨就不必了,你平時無事,多煉幾件法寶,以作公用就可以了。」給金須奴的好處可不是白拿的,金須奴天賦異稟,資質悟性都是極好的,獨孤鳳正打算將他培育成一代煉器大師,而不僅僅是一名仙道高手。

旁門證道,並非僅僅開闢出一門修行功法就完了,玄門正法,直指大道,旁門仙術,窮究旁支,玄門重法,旁門重術,這是核心理念的不同,想要獲得主神認可的旁門證道之法,並不僅僅是創造一門能夠證就金仙的法門,更多的是要開闢出一條以術入道的途徑,以旁藝而近大道,這才是旁門的本意。如果還是以法為核心,只是開闢一條金仙法門的話,那也僅僅是為這個世界又增添一門玄門正宗而已,根本稱不上旁門證道。

雖然以術達道這種道路,在蜀山世界的主流修仙觀念中,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但是在其他的世界之中,卻是有許多的修真體系正是以術為主流的,而獨孤鳳正是準備以他山之石,來作為借鑒,修正領悟之後,創造出屬於這個世界的旁門證道之法。

玄門正法之外,劍術、煉器術、法術、符咒、煉丹術等等諸多技藝,其實都被歸於旁門之術,獨孤鳳想要旁門證道,就是要新創建一個修道體系,以之為主幹核心,統御一切旁門雜藝,直通大道。

不過獨孤鳳是劍客,走的是劍道,以她自己的能力,創造出旁門劍仙證道法門是沒多大問題的。但是以器入道,以法入道,以丹入道,以符入道等等,就超出了她的能力之外了,因此除了她本人之外,還要培育一些人,如她以劍入道一般,以旁門而證大道。

這個金須奴,正是她準備用來實驗以器入道的試驗品。只是實際上金須奴能不能成功,就連獨孤鳳也不知道,反正她只要播下種子,指明路線,能不能走到終點,成佛作祖,就看金須奴自己的造化了。

初鳳待金須奴情緒平復之後,又向金須奴笑道:「你雖然是異類,但是天性純良,我們姐妹也向來不拿你當外人。今日宮中分寶,分定職司,你雖為異類之身,暫居僕役,但是以我們姐妹的心思,是要等你化形之後,得了人身,就去了你的奴籍,為宮中上卿,待將來正式開府之後,也是護法長老。我們對你期望甚大,望你每日勤修不輟,爭取早日脫劫化形。」

金須奴聞言,又喜又泣,感動不已,只是將恩主的恩情牢牢記在心中。

獨孤鳳卻是端坐一旁,微笑不語。

此次所得的寶物之中,除了連山四寶之外,其他的法寶之中,也有不少奇珍,比如金鱗劍、煉剛柔,**鑒,煩惱圈;一名遁形符等物,也都是各具妙用,十分的不凡。尤其是金鱗劍,那是與龍雀母環並稱的上品飛劍,與那些蜀山中的著名飛劍相比也不遜色多少。唯一可惜的是連山大師本身所用的霹靂雌雄劍,因威力太大,而被長眉真人提前取走,沒有落到獨孤鳳的手中,十分可惜。

剩下的法寶,獨孤鳳先是挑出了金鱗劍、煉剛柔等品質較為上乘的法寶,留著等老蚌轉劫歸來給她使用,其他的寶物,各依諸人的性情,挑選了幾件符合自己心儀的,剩下的大部分都封藏了起來,以備後用。

分寶完畢,諸事平靜。

只是這次連山寶庫收穫頗豐,但是也捅了大馬蜂窩,察覺天數大變的峨眉一方證道高人,必定正在滿天下的搜尋,試圖找出她們的蹤跡。獨孤鳳等人得了實惠,自然也是要避避風頭的。因此在分寶之後,獨孤鳳就運功行法,徹底的將紫雲宮封閉,督促初鳳二鳳每日用功修行。而初鳳二鳳也因為自身功行淺薄,難以對妹妹起到怎麼幫助,因此修行起來倒是格外努力,也沒有隨意外出的念頭,一時之間,紫雲宮倒是十分的平靜。

……

入秋之夜,一輪明月,高懸中天,清冷的月光灑落大江南北。

地處東南,吳越舊地,湖網密布,細水長流,一家家民宅樓閣臨水而居,在清冷的月光之下,樹影婆娑,山水搖曳,一派水墨畫般的江南水鄉風光。

此時已經入夜,大多數人家都已經入睡,天地靜悄悄的一片,只有偶爾的犬吠和小兒的哭啼,在點綴著這寂靜的夜晚。

只是在大江以南,浙江歸安縣中,一處里巷之中,卻一反常態。燈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