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二十七章先天劍器開道途

第二十七章先天劍器開道途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3-10-28 02:51  字數:3352

獨孤鳳微微揚眉,面對這深入到甚深層次,直指精氣神本源的無匹壓力,昂然邁步。斷絕了外在的天地元氣,剝離了後天五行屬性,熄滅了紅塵六欲的燃燒,一切只剩下獨孤鳳最核心最本源的一點先天一氣。

唯精唯純,唯我唯一。

獨孤鳳一步邁出,硬生生的以本身的根本劍氣撐開這無匹巨力的一點空隙!借著這個邁步的動作,剎那間,將意識、元神、元氣、軀體都瞬間凝聚到一個前所未有的巔峰。

「人生百十年,與天相比,不過渺小一物。然而鴻蒙開闢,星河運轉,億萬年間,又有多少改變?」獨孤鳳從容一笑,跨前一步:「大千寰宇,無量世界,偌大的舞台,又是搭給誰看?」

「天地,萬物之逆旅,光陰,百代之過客。而浮生若夢,逝如流水,一去不返!」連山大師雙目幽深,空洞莫名,似乎如天道一般高遠:「天地不自生,故能長生。自然無所私,故能成其私。乾坤舞台,人生百態,縱然精彩紛呈,不能自拔,也終要曲終人散。」

「不然!」獨孤鳳淡然一笑,又是一步邁出:「天地長久,而未長久。天地永存,而未恆存。遂古之初,誰傳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屈子之天問,誰能解之?舞台之長存,是為戲劇。天地之恆久,又是為何而存?」

獨孤鳳接連兩步跨出,迎面而來的壓力驟然翻增四倍。彷彿她的詰問,面對的不是連山大師,而是恆古蒼茫的天道一般。龐大的壓力,由外到內,又由內到外,由元氣到**,又由精神到元神,每一絲元氣,每一處細胞,每一分念頭,甚至每一分元神,都承受著全方位的無匹壓力。

連山大師的目光深邃無盡,俯視著獨孤鳳:「人非天,安可問天?」

「子非魚,安知魚樂!」獨孤鳳洒然一笑,又一步邁出。

「轟!」

獨孤鳳邁出第三步的瞬間,原本燃燒著熊熊心火的紫府元嬰,竟似再也承受不住內外夾攻的無匹壓力,轟然崩潰,最最精純的元神元胎,炸裂成一絲絲最細小最純凈的元氣單元,宛如洪流一般,由紫府向四肢百骸傾瀉沖刷。

「我輩後來者,果是如此多驕!」連山大師目光中的深邃褪去,露出濃濃的欣賞與讚歎。

「熄火傳承,繼往開來,一代勝過一代,本就是我人道演進的根本所在。」獨孤鳳談笑之間,赫然踏出了第四步。

「嗚嗚嗚!」

「咚咚咚!」

「噼噼啪!」

彷彿海螺,彷彿戰鼓,彷彿霹靂!

彷彿山風吹過洞穴,彷彿海風拂過沙灘,彷彿狂風吹過沙漠,彷彿雷霆掠過龍捲。

無數的聲響,彷彿一起奏響的天籟,從獨孤鳳的四肢百骸中傳來。

那是元氣湧出竅穴時的海螺聲響,彷彿起自山洞深處的陰風,嗚嗚作響。

那是心臟鼓動血液脈搏的戰鼓聲響,彷彿兩軍交戰前的擂鼓,咚咚轟響。

那是骨節筋肉顫振共鳴的霹靂聲響,宛如暴雨傾盆時的雷鳴,霹靂炸響。

以百匯為北極,以湧泉為南極,以心臟為地核,以血管為地脈,以熱血而為岩漿,以紫府而為自然,以經絡而為天脈,以諸竅而為地穴,以五臟而為五海,以骨骼而為山脈,以筋肉而為沃野。

以身化界,練虛反實。獨孤鳳赫然逆轉太虛鼎煉大神通,以**為烘爐,元神為工,精氣為炭,在無匹巨大的壓力之下,將元胎散化,以當年化身真神,解化自身,練就神兵劍體的經歷為藍本,從最深沉最細微最根本的層次對元氣元神元胎重新洗鍊。

力量的層次到了甚深境界之後,已經不講究數量的多寡,而是要保證核心的純粹。

宇宙的力量無窮無盡,俯首可得。只要有這純粹無暇的核心來統御,那無論多少的力量都可以吸納承載。

氣關的核心難點,正是要從力量中提煉出不朽的核心,以此核心為基礎點,自我演化,自成體系,上可返本歸元,高居於一切力量頂點,下可統御萬力,化生一切,解釋所有的現象和力量。

氣關的突破,其實與心關一般,都是立足於一點,建立體系和領域,解釋包容整個世界。蜀山世界的先天一氣,正是取天地未分,宇宙為開時的先天混成之意,玄之又玄,奧妙難言。雖然因稟賦性格的不同,每位天仙的先天一氣都截然不同,但是其核心本源卻是一般無二。

元氣在獨孤鳳四肢百骸中循環流轉,一如太虛鼎煉,去偽存真,去蕪存菁。

每一個循環,都是一次翻天覆地的改變。

「天地往複,劫來劫去,問世間,可有永恆不變者?」獨孤鳳的氣機濃縮到極點,眼耳口鼻舌五感六感七感,全部與外界斷絕,宛如新生的宇宙一般,在醞釀著翻天覆地的全心改變,只有從最根本的心靈之中,傳來最純粹的意念:「天地猶橐,周而復始,比而不同,確實無永恆不變者。然而,道之演化,由一生二,由二生三,及至三生萬物,又所謂何來?日月與草木何異?蚍蜉與走獸何別?異類與人身何貴?天仙與散仙何階?蓋天地之道,莫不由無生有,由同生異,由簡生繁,以至無窮。我輩修者,如毛蟲蛻殼,羽化蝴蝶,位階升降,一步一天,是自然之道,亦是天演之理。」

低吟之間,獨孤鳳一步一階,步步通天。

剎那之間,一股難以言喻的氣息從獨孤鳳的身上爆開。每一步的叩問,既是對連山大師的回答,也是對獨孤鳳自我意念的一次梳理,在剝離了一切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