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十一章菩薩畏因人畏果

第十一章菩薩畏因人畏果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3-10-20 00:51  字數:4099

無盡破碎_無盡破碎全文免費閱讀_第十一章菩薩畏因人畏果來自更新時間:2013-10-19

俞利當年殺害方良之後,顧忌著方良在安樂島島民之中的威嚴,謊稱方良一家遇仙,舉家離世,一同成仙了。島民淳樸,又因三鳳姐妹天生異象,盡皆信以為真。還在島中建廟立祠,將方良當做神明祭祀。

這屋內的老者名為藍老鐵,他兒子名為藍佬石,當年都受過方良的大恩,是方良的鐵杆支持者,只是當年方良年老,主動離群索居,所以才給了俞利機會,一干擁戴方良的老人全不知情,只當方良如俞利編造的一般成仙而去。如今俞利倒行逆施,將好好的安樂島弄得烏煙瘴氣,這些人都十分懷念方良,暗暗對俞利詛咒不已。

獨孤鳳知道屋內這兩人的身份,在原著之中,正是這一對父子堅持站在三鳳姐妹一邊,拚死拖住俞利的禁衛,這才給了三鳳姐妹報仇雪恨的機會,品行和立場都十分可靠。

獨孤鳳此次來安樂島,除了要報復仇,了解恩怨之外。還有一個目的,就是挽救這安樂島民全體覆滅的命運。三年之後,安樂島島上火山噴發,整個島上的人畜居民全部在岩漿之中化為灰燼。這場火山爆髮帶起的海嘯淹沒了方圓數百里內的一切島嶼陸地,造成巨大的災難。

獨孤鳳想要挽救安樂島島民的命運,倒不是出於善心,更不是因為對這個島上的居民多麼有感情。只是蜀山世界,因果嚴密,對於功德罪業十分的看中。玄門修士,要積累足夠的善功,才能飛升天界,邪魔左道如果作孽過多,甚至會直接引動天刑誅滅。

獨孤鳳自然不在乎這些什麼因果善功,她想要救人只是為了兩位姐姐考慮。初鳳和二鳳畢竟與她不同,還受到這個世界的因果法則轄制,想要未來能夠比較高的功果成就,還是要如這個世界的正道人士一般刷善功。而救下原必死的安樂島一干島民,就是一份不小的善功。

其實,如果獨孤鳳能夠想辦法壓制安樂島火山的爆發,將一場覆滅了數百里方圓生靈的大劫消弭,獲得的功德會更多。但是獨孤鳳這十年來專心練氣,並沒有煉製什麼法寶仙陣,紫雲宮也還沒到開啟的時候,手中是一窮二白,根沒辦法布下鎮壓整座安樂島火山的陣法。

當然,如果獨孤鳳願意的話,以她身的修為還是能夠憑藉法力強行鎮壓火山噴發的,但是那樣她自己就被變相困在了此地了,在練出能夠鎮壓整個安樂島的陣法法器之前根沒辦法離開此地。而未來的幾年,正是天機演化最關鍵的時刻,她自然沒有閑工夫在這裡浪費。

因此,親身鎮壓安樂島火山,消弭天災豪傑的想法,獨孤鳳想都沒想,直接拋在了腦後。

想要順利的將整個安樂島的居民遷移,自然少不了土人士的配合。因此,獨孤鳳在聽到屋內兩人的對話之後,微微想了想,就暫停了帶著俞利去方良被害的居所的想法,直接走進了屋子之中。

矮屋之內正點著一盞油燈,沿桌邊坐著一個老者和一個年輕的島民,桌上陳著大盤冷魚,兩人正在舉杯待飲,突然眼前花,屋內突然多出了數個身影。

藍老鐵父子頓時一驚,連忙跳將起來,驚喝道:「什麼人?」

獨孤鳳微微將屋內的情形掃了一圈,目視著藍老鐵父子,淡淡的問道:「藍老爹,可還能認得我們?」

藍老鐵心中驚疑不定,往獨孤鳳等人望去,只看到三張一模一樣的臉龐,又見她們身穿霓裳羽衣、繽紛輝煌,漂亮的不似凡人。又想到島中一直流傳的方良全家成仙的傳說,頓時腦中靈光一閃,猜出了三鳳姐妹的身份,,跪了下去,叩頭不已,口裡直喊:「公主?是公主!還請公主救救我們!」

那年輕的藍佬石見到父親跪倒在地,口喊公主,頓時將信將疑,不知道如何是好。

「藍老爹無須如此,起來講話吧。」獨孤鳳雙手虛托,將藍老鐵扶了起來。

藍老鐵恭敬的起身,讓兒子對三鳳姐妹大禮參拜後,又請三鳳姐妹榻上上座。

若是依原著冬秀的安排,三鳳姐妹為了拉攏人心,默認了方良成仙的傳人,借著仙人的身份震懾島眾,這才成功復仇。如今的獨孤鳳三人,自然不必如此,因此獨孤鳳原原的將俞利謀劃父親方良,又如何巧言欺騙島眾的種種情況全部說了出來。

藍老鐵父子聽了真相,頓時無比震驚,同時又深深的懊悔,為自己竟然被俞利蒙蔽欺騙了這麼多年而愧疚,更為恩公方良的被害而悲痛。如今見了渾身鮮血淋漓,只剩下半條命的俞利,頓時義憤填膺,幾乎恨不得一刀將俞利捅死。

獨孤鳳將一切講述完畢,待藍老鐵父子消化了一切信息後,又道:「我們姐妹大難不死,幸得世外仙人收養,如今身登仙闕,已經不能在紅塵久居。原此次出山,只準備報完父仇,就悄悄離去。只是偶然路過,聽到你們父子感念我們父親,這才知道島上尚有忠義之士存在。因此不忍坐看你們蒙難,有一件事情要交代你們去辦。」

藍老鐵又忙跪稟道:「我藍老鐵受方老爹大恩。三位公主如有用我父子之處,萬死不辭!」

獨孤鳳道:「我來安樂島之前,曾在仙宮算定,安樂島三年之後將有一場大劫。屆時安樂島火山噴發,島嶼傾覆,岩漿橫流,海嘯席捲,數百里內無一處能夠倖免。我不打算理會俗務,只是安樂島是我父親當年心血所建,又有你們這等忠義之人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