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無盡破碎 >第十章十年大仇一日報

第十章十年大仇一日報 (1/2)

小說名稱《無盡破碎》 作者:隱仙者  更新時間:2013-10-19 16:49  字數:3648

開通了,休息一下眼睛吧,聽聽書也不錯哦!

更新時間:2013-10-19

初鳳當初降服龍鮫之時功行尚淺,還費了很大一番功夫。而對於獨孤鳳來說,卻十分的容易。她微微抬手,五指射出五道白氣,在空中交織成一張大手,宛如捏泥偶玩具一般,將龍鮫抓在手中。

這種功夫,正是《九天玄經》上所記載的基防身御魔的功夫,玄門上乘的先天一氣大擒拿。這種擒拿手法雖然是最基礎的功夫,但是威力卻隨著使用者人的修為而不斷上升,初期的威力一般,只能用來擒拿普通的刀劍山石之類的死物,只有練氣有成,功行深厚之後,才能顯露出真正的威力。以獨孤鳳現在的修為而言,使出的玄門先天一氣大擒拿,只要不是遇到蜀山中的那些有名號的飛劍法寶,普通三流貨色的法寶飛劍都可以一體擒拿。區區一頭元胎都沒成就的龍蛟,自然不在話下。

那龍鮫雖然性情溫和,向來不傷人類,但是被獨孤鳳先天一氣所化的五指大手擒拿住,頓時搖頭擺尾,奮力的掙紮起來。只是玄門先天一氣大擒拿的壓力是何等的龐大,任由龍鮫如何旋身掉尾,搖頭晃腦,都是徒勞。

那龍鮫掙扎的急了,猛然噴出一道道晶絲,這晶絲如細瀑布一般,通體晶瑩剔透,卻又粘又膩,無論任何東西,一旦被它粘上,哪怕是飛劍法寶,也別想掙脫。這是著龍鮫遭遇強敵,深陷絕境之後的禦敵絕招。

獨孤鳳卻是早有準備,這龍鮫的吐絲也同樣是一件異寶,她取出一件珊瑚雕琢的晶瓶,伸手一指,那龍鮫噴出的晶瑩細絲,彷彿乳燕歸林一般的投入到晶瓶的小口之中。

獨孤鳳將龍鮫噴出的晶絲全部收集起來,又將那龍鮫仍然不放棄掙扎,不禁微微一笑,五指用力,擒拿住龍鮫軀體的大手同時收緊,彷彿捏泥人一般的捏住龍鮫的腦袋,讓它頓時掙扎不得。

獨孤鳳走到龍鮫跟前,向龍鮫笑道:「像你這麼異種生靈,能生靈智,十分難得。我現在正好缺個坐騎,看你性情還算溫順,又有分水異能,倒是勉強何用。怎麼樣,願不願意臣服?」

那龍鮫乃是海中靈獸,生有靈智,能夠聽懂人言,若依它的性,大海廣闊無邊,自有無窮自在,它自然不願意被人拘束主宰。只是如今被獨孤鳳一掌擒拿,又掙扎了半天,識的厲害。又見獨孤鳳雖然笑眯眯的十分和藹,但是卻蘊含這一股極為威嚴龐大的神聖氣息,讓龍鮫不由自主的升起臣服之念。

獨孤鳳見龍鮫大嘴閉緊,渾身抖戰,趴伏蜷伏,絲毫也不動彈,一副老實臣服的模樣,不禁一笑:「你倒是挺識時務!」說著又取出一條早已經煉製好的水晶絲絛,從龍鮫鼻環中穿過,打了一個緊結。然後鬆手,放開先天一氣大擒拿對龍鮫的壓制。

獨孤鳳放開鉗制,那龍鮫緩緩站起身來,不討不鬧,只適合一雙虎目淚汪汪望著獨孤鳳,大有可憐乞討之色。

獨孤鳳見它性情馴服,又憨頭憨腦,十分可憐,也不好意思在折騰它,只是拍拍它的腦袋,笑道:「似你終日在海陸遊盪,能有什麼未來?好好聽話,以後少不了你的造化。」

在獨孤鳳收服龍鮫的同時,那邊的初鳳、二鳳姐妹也用飛劍將獅群斬殺小半,獅群畢竟是野獸性,見到獵物兇猛,自己傷亡不淺,又失了首領,頓時一鬨而散。

初鳳和二鳳也不追趕,只是首次使用飛劍發威,雖然對手只是一群獅子猛獸,但是仍然讓她們十分的興奮。又見獨孤鳳收服了龍鮫怪獸,頓時都湊了過來,好奇的在龍鮫憨憨的大腦袋上撫摸。

二鳳天真燦漫,見了龍鮫虎目淚汪汪的,不禁驚呼道:「你怎麼都把它欺負哭了。」

獨孤鳳不禁微微搖頭,有些好笑,也不解釋,只是道:「這頭靈獸名為龍鮫,善能分水,我們居住的地宮仙闕深藏海底地竅之中,初入多有不便。以後你們出行,可以用它來代步。」

說著又讓初鳳、二鳳一起乘坐龍鮫。那龍鮫果然善知人意,不用獨孤鳳吩咐,就乖乖趴伏下來。

二鳳試探著,縱躍上去,騎在龍鮫項間,果然不見龍鮫掙扎,十分方便。然後將初鳳、冬秀也依次上去騎好。

最後獨孤鳳也坐上龍鮫後背,在心念中發出命令。那龍鮫便站起身來,昂首一聲長嘯,放開龍爪,便往前面奔去。所到之處,頭前半步的海水便似晶牆一般,壁立分開,巡遊之間,四圍水雲亂轉。人坐在龍鮫上面,頓時宛如騰雲駕霧一般。晃眼工夫,便飛出老遠。

初鳳姐妹自從藍二龍處問清了殺父仇人的身份,自然不在耽擱,騎著龍鮫直接殺向藍二龍在安樂島的寢宮之中。

俞利所居的別殿建置在海濱山坡上面,周圍大有百畝,四面都是花園,只當中一叢高大宮室,巍然獨峙,除朝海一面的涼殿突出宮外,四圍都有宮牆圍起。

因為獨孤鳳的存在,三鳳姐妹的事比原著高強出許多,報起仇來不必如原著一般躲躲閃閃。

諸人在海濱宮殿前的波濤之中下了龍鮫,獨孤鳳拍拍龍鮫的腦袋,讓它自去海中尋找海藻覓食。

為了怕俞利得到消息,突然逃跑,初鳳和二鳳商議之後,用獨孤鳳所傳的隱身法隱去身形,悄悄的向著宮殿潛行。

宮牆內的道路兩旁,點著許多鯨油明燈,大如栲栳,用兩三丈長的木杆掛著,每隔幾步便有一個,照的整個宮殿恍如白晝。

三鳳姐妹以及冬秀一路潛行,見到防守的